幕间剧

立花在一阵眩晕般的头痛中睁开了眼。

她扶着脑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了倒在不远处地板上睡得昏天黑地的明石。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皱着脸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呻吟。

 

“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你和深山开一个欢迎会?”

明石从一块巨大的三明治中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端着餐盘在他对面坐下的立花。

“不愿意?”

“没有没有,怎么会。”他沾着一嘴的酱汁咧开了一个笑容,“多荣幸啊,那时间地点呢?深山知道了么?”

“啊,他还不知道。”立花挠了挠脸,“我先来告诉你了。”

她把餐盘推到明石的身边,将身子挪了过来:“你和深山共事这么多年……知道他酒量怎么样么?”

“诶?”明石觉得,他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欢迎会选在周五的晚上,事务所来了不少人,连藤野都放下两个可爱的心肝没一下班就往家里赶。

深山笑眯眯地坐在吧台一旁,面前放着一杯番茄汁和一盘没吃完的薯条。

立花把明石拉到一旁:“你确定他酒量不好?”

“什么?我只是说从没见他喝过酒,没说他酒量不好啊。”

立花撇撇嘴:“酒量好的人怎么会从来不喝酒,那不就是酒量不好么。”

她深吸了一口气,端起两杯颜色奇妙的鸡尾酒就朝深山走了过去。

顺便还拽上了明石。

 

“……所以你说现在的男人怎么这么过分啊?女孩子喜欢搏击格斗是很奇怪的事情么?我只是喜欢看,又不是喜欢对身边的人滥用啊?因为这种事情拒绝发展下去,真是太差劲了。”

“啊————我的司考什么时候才能过,已经二十年,二十年了啊!算一算我参加司考的时间都要比佐田先生从业时间长了吧?究竟,什么时候……呜……”

“还有你!一个男人打车要蹭女同事的也就罢了,吃饭也要蹭?这个月工资已经发下来了你准备什么时候还我钱?周边很贵的啦!最新出的那款主题外套我都没钱买了!”

“我也想要老婆和孩子啊——想要老婆孩子都爱我到让我左右为难的生活啊——”

深山依旧端着一杯番茄汁坐在吧台旁,笑眯眯地看着面前两位同僚脸红耳赤地如同喝了吐真剂一样念叨个不停。他一边不时伸手搀扶一下快要摔下座椅的明石,一边“是,是”的敷衍着立花,还分出神来和酒保抱怨“你们家的薯条炸的太老了”诸如此类。

立花的记忆到这儿就断开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现在躺在客厅地板上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太差劲了。”

她扶着额走到厨房调了一杯蜂蜜水,一边喝水一边揉着蹙起的眉心试图缓解一些宿醉的头痛。

“太差劲了——!”

“啊什么这是哪儿?!”

 

深山就是只狐狸,狡猾又巧诈。这人裹着层壳似的把自己伪装得极好令人窥不见内里。

周一,立花沉着一张脸来到事务所,在电梯里刚好遇上那位正在她心里被私自殴打的对象。

“早上好啊。”他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微笑。

啊啊太讨厌了,真想打他一拳!或者过肩摔,或者十字绞。

“早上好。”立花咬着牙回应他,同时在心里又恶狠狠地补上了一个肘击。

 

深山坐在他的办公椅上左摇右晃。他闭着眼睛一脸灿烂过头的笑容,手里攥了两把糖。

立花捅了捅明石:“这怎么回事?”

明石傻了眼:“不知道。”

“你们不是共事多年?”

“这种情况还没有见过啊!”

一个多小时前佐田刚刚拿着一盒酒心巧克力扔在了深山的桌上。

“你不是爱吃糖,送你了。”

“啊,谢谢。诶你的脖子,昨天没有睡好?”

佐田啧了一声,冲深山飞过一个眼刀,然后揉着脖子气哼哼地走了。

深山拆开了巧克力,就着新打开的卷宗,扔了一颗进嘴里。

“所以他吃了半盒?”

立花憋着一脸的笑意看着明石和深山纠缠。

“我也没想到。这是俄罗斯产的,灌的伏特加的芯,估计劲还挺大的。”闻言前来看热闹的佐田根本连忍耐都不忍耐了,就差在脑门上写上幸灾乐祸四个字。

所以,立花之前耿耿于怀的愿望还是实现了,深山喝醉了。

呃,吃醉了。

他醉起来还不算失态,只是有些缠人。端着自己的办公椅坐到办公室门口,揣了两口袋鼓鼓囊囊的糖,谁路过都要强行给人发上一颗。

人家不拿的话,他倒也不生气,自己就拆开了包装塞进嘴里。于是五分钟过去,他嘴里已经被自己塞了三颗糖,两颊被糖块儿撑鼓,看起来像个包子一样。

“你,你别坐门口了,卷宗还没看完呢。”明石握着他的椅背拉也不是拽也不是,只能焦头烂额地朝办公室里所有幸灾乐祸的人求助。

可是幸灾乐祸的人们是不会去帮忙解决问题的,他们还要忙着幸灾乐祸呢。

这时,楼上办公室的高木小姐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地走来,路过他们办公室时看见举着两把糖的深山愣了一下站住了。

“要糖么?”深山把手往高木的面前伸了伸。

高木原本凶煞地表情一下缓和了许多,她从深山的手心挑走一颗红色的,揉了一把他的脑袋。

“谢谢你了小同学。”

然后又风驰电掣地走了。

明石松了一口气,本想这糖发出去了大概也要安分了吧,不想深山反而垂下了头,原本高涨的情绪也地落了下来。

“……”

“你说什么?”明石凑上前。

“……田子老师。”

“什么?”

深山没再开口,将两把糖重新揣回口袋,竟然拎起包跑出了办公室。

佐田看着还放在办公室门口此时已经空空的座位愣了一下:“算他早退!”

 

第二天,立花又在电梯里遇上了深山。她努力规整了一下面部表情让自己看起来不要那么不怀好意,这才转过脸冲深山打了招呼。

“早上好啊。昨天之后你去哪儿了?”

“嗯?”

“我说你昨天从办公室消失之后跑哪儿去了?”

“嗯?”

“……”立花翻了个白眼,不过她还是太想看深山尴尬的样子了,终于还是忍着不耐烦又重复了一次,“我,说——”

“啊!”

深山突然叫了一声,吓了立花一跳。他从包里掏了半天,掏出两大袋散装的五颜六色的糖果。

“新口味,吃么?”



之前之后会发生什么请去询问比彩虹还美老师❤

虽然yjx只有四个字的戏份但是我努力了(。

 
评论(22)
热度(198)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