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喻法

背景设定的Bug特别多,多到无力修复。其实只是想通过他人视角看他俩的关系和分手,所以……望大家不要认真计较啦!干这行的朋友在心里骂我就好(._.)


近日,本所收治了一名深受失恋困扰的来访者。他刚刚经历分手不久,约莫三周有余,虽面色有些苍白,但并未出现精神萎靡、情绪难以自控等症状,与同样因为这类问题来本院咨询的来访者有较大的差异。当今社会,因失恋或分手而苦恼不休的人越发少了,人们通常会选择去空白公司*等机构清除与前任的有关记忆以此获得解脱。我也向这位来访者提出了上述建议,可他却回绝了。

“我的工作使我无法删除与他有关的记忆。况且……我也并不认为与他有关的回忆是痛苦的...

不是影评,也不是观后感,只是在写我自己


这两天好像一直在看这部电影。

说是一直,其实也只连头带尾的看了两遍,剩下的时间不过一直在暂停和重播,好好一个电影被看得四分五裂,这大约不是一种值得推荐的观影方式。

书是近两年前看的,看的台译,竖版,内容方面的不喜欢加上排版不适应,读整本花了一些时间,体验并不好。加之大众评论看来口碑也说不上好,因此对电影本是没有存任何希望的。点开电影时真与朋友从旅行中返程,通宵一晚,累得不行。

“看个雷片醒醒脑好了!”我本是这么和她说的。

看下来竟然……也许说不上相当吧,但也是挺喜欢的。


即便是到了已经决定写点感受的现在,我仍旧...

终于写完了!感谢所有看的人。我写这么一篇不算长的中篇就已经很困难了,长篇作者真是好了不起!

文章其实是16年底的时候就想动笔好的,没想到竟然到现在才完成,因为拖得时间太长了,整个故事已经和最初构思的大相径庭。其实是有些遗憾的,有一些情绪逝去了就不会再回来,想动笔的时候就要抓紧啊。灵感来源于《真幌站前番外地》里《星良一优雅的日常生活》这一章,里面说了一句“高三的最后一个暑假竟然要在年上的恋人家耗费掉”(大体是这个意思,并非原文),一下被击中了!

所以其实是为了这个结尾才想的整个故事来着。

说来惭愧,写这篇文的时候正度过一段特别困难的时期,情绪断断续续起伏又大,致使文章中间好几节的成果也不太...

茶番 14 END

-01

-13


-14

人恐怕是天下最为贪得无厌的动物了。

是从来不知道见好就收的。

松本怒视着再次站在他房门口的樱井,却最终还是将他放进了屋来。

自那次并不太合拍的同床经历之后,樱井就迅速蹬鼻子上脸,稍有降温就拿客厅漏风的窗做借口,要求睡到卧室来。松本清楚他的心思,不愿陪玩这种心知肚明的装傻游戏,可那窗户又确实关不太牢,原本是想着平时也不长呆在客厅就随它去吧,没想到竟给今日种下了恶果。

人生真是容不得丝毫松懈。松本愤愤不平地往床边蹭了蹭。

可他仍旧没有找人来将漏风的窗户修好。


两人的作息重合得并不厉害,因此严格意义上的同床,一晚也没有多少小时...

茶番 13

-12


-13

松本弯腰穿鞋的时候,感到有熟悉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背上。他起身回头,却只看见了樱井后脑勺上一缕翘起的头发。

这是已经是松本第四次发现他在偷偷打量自己了。打量倒没什么,但又何必每当自己回过头来就要慌张的躲闪,有时嘴角甚至还带着诡异的笑,看起来……怪恶心的。

最近的樱井有些奇怪,难不成又在策划什么奇怪的事情?

松本撇了撇嘴,快速套上靴子,将门一扣,随后又靠在墙上叹出一口气。

……他俩的关系在那次争吵之后,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并非是仍对那次的事件留有余怨,可就是没办法像原先那样普通地相处了,分明打的是要更坦诚些的主意,却不知为何总是分外小心和紧绷。

松本...

茶番 12

-11


-12

若不是时间不允许,小舞恐怕会呆到第二天再走。樱井原以为他并不擅长和年纪小的人相处,不想只短短的几个小时,松本就已经将自己的妹妹降服。

这大概是在酒吧工作的必备技能吧。

他将小舞送到公交站台处,本想苦口婆心地嘱托一番,却说着说着自己先跑了神,思绪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我不会和妈说的,不用露出这样的表情吧。”小舞不满道,“这么不相信我的么?”

“不是。”他回过神,“……到宿舍后记得打来电话。”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回去把礼物给送了吧!”小姑娘将哥哥推出站台,迫不及待地开始挥手:“要加油哦!”

樱井皱起鼻子,冲她嫌弃地挥了挥手。


校...

茶番 11

-10


-11

下课铃响起,国文老师意犹未尽地放下手中的粉笔离开教室,樱井立刻回过身趴在好友的课桌上,推倒了他好不容易搭好的原子笔塔。

“さくしょう,我要杀了你。”

“对不住对不住!”樱井帮他捡起落在地上的原子笔,手忙脚乱地想要摆出原先的精妙造型,只可惜手不太巧,越摆越乱,好友实在看不过眼,挥开了他的手。

“你别弄了,越弄我的杀意越盛,到底要干嘛,有事儿说事儿。”

“……如果我想给人道歉,应该送些什么礼物啊?”

铃村停下了手:“额,不用这么隆重吧,我并没有生气?对不起已经足够了。”

“谁在说你了!”

“切。和妹妹闹矛盾了?”

“不是,道歉的对象是男性。”...

茶番 10

-09


-10

松本几乎要走在路上就睡过去。

他已经好几天没能睡个好觉,这两日又逞强着承接下一个朋友打工的代班,忙得几乎没什么时间坐下休息,眼窝乌青地像只熊猫。

拖着脚步挪上楼,他将脑袋抵在门上摸索着转开了锁。防盗门缓缓地打开,玄关处豁然是一坨看不清面目的黑影。

今、今清大叔?!

松本吓得差点叫出声,面前的黑影熟悉的坐姿使他情不自禁地开始回想那部电视剧的内容。

喉结狠狠滚动了一下,他一手扶住门框,一手慢慢取下肩上的背包挡在胸前,慢慢往前跨出一步。

室外的灯光因为动作漏进了一些,足以让松本看清了这位“今清大叔”的脸。他气不打一处来,额角的血管都开始跳,脚都已经抬起...

茶番 09

-08


-09

大概是太疲倦了,醒来后觉得四肢像被碾过一样酸麻,昨晚睡下时已近天亮,此刻还没到中午,樱井只睡了一小会儿,头也沉得厉害。

可醒了便再也睡不着了。

盯着陌生的天花板看了许久,他强迫自己坐起身来。

这样的早晨还有些似曾相识。

自嘲地笑了笑,他捂着脑袋推开了门,屋里静悄悄的,屋主看来尚未醒来。

房子是完全陌生的,完全不知道每个房间的设置,樱井蹑手蹑脚地走在过道上,看见了一个似乎是厕所的门,轻声敲了敲,见没有反应,便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条缝。

然后立刻扣上了。

随后是一阵冲水的声音,老板夹着一沓报纸从门里走出来。

樱井眼观鼻鼻观心。

“醒了?”老板说。...

茶番 08

-07


-08

松本又将酒吧内外找了个遍,依旧一无所获,看到朋友们从外面进来,他猛地冲上前一把攥住了小栗的手。

小栗摇了摇头。

“早知道该问他的电话号码的。唉!”松本嘴唇失了血色,随即又抬起眼,带着埋怨瞪向小栗。

小栗面带愧疚地别过脸。

说好站在原地等着的樱井不见了。黄毛在这样的场合里不是个独一无二的特征,顾客们都说没注意有这样一个孩子。

若只是自己离开倒也算了,但若是被什么有心的人带走……

松本着急的眼眶都红了。

有人突然开口:“有你表弟的照片么?”

狠狠抓了把头发刚想说没有,却又猛然想起前几日发生的事情,松本的眼睛重新亮了起来。他慌忙从裤袋里翻出手机,哒...

茶番 07

-06


-07

深冬渐至,天黑得越发早了,粗粗算来住进这里也即将一个月,时间流逝得竟如此悄无声息。

松本今晚也有打工,樱井早早完成了作业,实在是太闲,于是良心发现,决定来收拾房间。

他俩呆在家里的时间都不算太多,两个学生,没有太多闲杂物件,不过都是不爱收拾的男孩子,有随手乱放的习惯,进出频繁的客厅最是遭殃,生生被摆出了公用空间的凌乱感来。

樱井拾起松本摊了一茶几的戒指项链,将长满衣服的椅背清理干净,才发现原来椅子上还堆了一小叠书。

拿起一看,三岛由纪夫和松本清张夹着两本周刊jump。

倒也没有太过在意,合着衣服一起抱进房间里。他不知道松本归类衣服的方式,怕随便摆放反而给人添麻烦,...

最高の别れ

宴席过半,酒足饭饱,会场内燥热的温度让酒气蒸腾得更快,大家都醉得有些迷糊了。

“你们说说,到底什么才叫最完美的离婚啊。”永山把头往桌上一砸,哐得好大一声,菜盘都跳起来。

“说你和主演长得像竟然还当真了,看电视看疯了吧。”小栗狂笑着拍他,“人家结婚的时候你在这边说离婚的事,不怕连人带椅子被扔出去么?”

永山不再说话了,鼻子顶着桌面呢呢喃喃着什么。

“又没人离过婚,谁知道什么叫最完美的离婚?我们这群人最多也就和你谈谈分手。把那电视剧接着看完不就得了,人家会告诉你的。”

“那电视剧到底好不好看。”生田凑了上来,他每次喝多了都有些大舌头,说话囫囵,要仔细辨识,醉鬼们听着嫌烦,刚说一句就被七手...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