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编乱造

 

 

 

大热多拉马的宣传期内总是有数不清的番组要上。除去那些游戏竞赛类的节目,谈话类的番组多少有这么些大同小异,关于剧内人物的那些感情纠葛几乎要问出花来,松本差些就要对这些内容产生条件反射了。

又一次听着主持人问出他的角色与剧中好兄弟就爱上同一个女生而产生的那些嫉妒与隔阂,松本在心里叹了口气。

“当然是会嫉妒的。除去嫉妒,大概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对好友背叛自己的震惊和伤痛吧。毕竟是相伴这么多年,花泽类从来也没有忤逆道明寺些什么,更何况是他心爱的女人。”他看了看身边的同伴,在座位上换了个姿势:“不过我倒是觉得道明寺的嫉妒不是太有必要,毕竟杉菜还叫着花泽类的全名,而对着道明寺可是只叫姓的,亲疏远近一下就看出来啦。”

语罢,松本转过脸冲小栗示威似的龇牙皱眉,主持人适时发出起哄的声音,对着小栗调笑不止。

“这么一看你确实是输了,花泽类,这可怎么办?”

小栗还是那副余裕的样子半靠在椅背上,过长的金色刘海挡着一部分视线,为他营造出一种乖顺的假象。他露出剧中人物那样幅度不大有些腼腆的笑容:“两对相遇相处的情景模式不同,用称呼来判断也太草率了。更何况,润啊,你不也时不时会叫你们团的樱井翔,樱井桑么?”

松本反射性地伸出脚顶了一下小栗没有及时收回的腿,伴着主持人为了效果发出的大呼小叫,小栗有些僵硬地皱了下眉。

 

坐在保姆车里赶向另一个电视台的松本得到了一个短暂的休息,他把头靠在椅背上软下身子闭上了眼。

之前谈话节目里的一些部分想必是不会播出的,虽说效果不错,但多少还是有些逾矩。可想起那些话,松本多少还是有些讪讪,他瘪了瘪嘴在心里将小栗咒骂了一通,决心下次的酒会说什么也要忍住不能结账了。

 

接下来要录制的自家团的深夜番组,松本一下车就差点撞上自己刚才一直想着的人。

樱井穿着件黑背心顶着一头还没set过的乱发低着头在乐屋里横冲直撞,一抬头看见豁然看见一个松本,惊得了一跳。

松本表情有些异样,樱井让开了一步。

“怎么了?”

“没,没有。”松本别开了脸。

录制番组的时候松本有些心不在焉,话格外的少。

引得主MC又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多看了他几眼。

接下来的游戏环节樱井的拔群的猜拳技术使他再次第一个出战,他手忙脚乱地应对着嘉宾,还要分出神来应和节目气氛。

战局渐渐显出颓势,樱井越加紧张。

旁边突然传来低低一声:“加油啊樱井桑。”

樱井手一抖,输了。

他抬起头看向那个始作俑者。

那人微低着头敛下了眼,大概是感受到了自己的目光,睫毛扇了两下,扭过了头。

露出了个线条美好的脖颈朝着自己。

樱井觉得自己好像被猫挠了一下。

 

樱井围着浴巾擦着头从浴室里热气腾腾地走出来的时候又听见了一声“樱井桑。”

这回他正大光明地转头看向了此时正在沙发上窝成了一团的人。

那人将个不算小的马克杯举在脸前遮住了大半张脸,堪堪露出的带笑的眉眼也被杯中的滚滚而上的水汽掩得不怎么清楚。

带着一脸恶作剧之后期待被发现的神情。

樱井停了停,随即便假装没听见,半裸着身子就往厨房走。

然后半裸着身子站在厨房里带着同样的不怀好意开始喝水。

过了会儿。

“樱井桑。”

“……”

“樱井桑?”

樱井这才从厨房里走出来,慢慢走到沙发边,拿过松本捧了半天的杯子凑到他的脸前。

“嗯?”

他抓住了先前挠了他一把的那只猫。

松本的嘴唇被水汽氲得又软又热,樱井的口腔则被冷水滤得有些凉。

杉菜大概是故意的。

松本想。

说不准她确实更喜欢花泽类一些。

 
评论(13)
热度(243)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