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m

还是那句,专业知识没有,细节不要深究。

大概算的异地恋+电话告白……吧(。

毕竟恐高所以,那个,还是不要做机长了,就做个空管吧,不知道满不满足那位姑娘的要求了_(:з」∠)_

@S.s  @包不黑喵  @你看起来很好吃  @大都市 


这天的天特别蓝,一眼望去看不见什么云片,当然也不见飞鸟。

樱井坐在塔台里,抬头看着天空,如同千万个往日一样。

今天是个适合飞行的好天。

停机坪上一架飞机随着巨大轰鸣慢慢起飞,樱井定了定神调试了一下耳机,沉稳冷静地吐出一串指示命令。

这架飞机上乘着他的所喜欢的人。

这不是他第一次指引载着那人的飞机飞向蓝天了。在最繁忙最凑巧的日子里,他曾一周四次的指引着这样的飞机起飞。

这事儿刚开始的时候,樱井还紧张得很,一边害怕着这些那些的事情,一边又在心里将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恨不得将那些不吉利的东西全部呸出去。可是越想忽略却越忽略不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像六月的乌云一样在心头越压越低,压得连气都喘不过来。第一次指引那架特殊的航班时,他的声音紧绷的好像累年没有上过弦油的小提琴弦。

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而这样大概也算得上是亲手保护着喜欢的人的安全吧。

樱井也由最初的紧张担忧变成了心中隐隐的满足自豪。

 

樱井所喜欢的人是同所机场的空乘松本。

虽说不是一个工种,可还算得上是同期,加上志趣喜好相投,入职后两人来往交流了几次,便很快成为了朋友。

比普通同事更亲密,但还称不上好友的那种。

那么究竟是什么时候对好友的感情变了质呢?

樱井也曾这样沉痛而又疑惑的叩问自己的内心。

然后他理所当然地没有找到答案。

因为他根本连自己喜欢上松本的那个时间点都找不到。

至少不是一见钟情。

他一直觉得松本很好看,从第一眼看见就这么觉得了。

那时他刚入职,穿着新领的制服有些歪扭地靠在休息室旁,夹着制服的帽子,微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员工手册,刘海垂下遮住了眼睛的一部分。

可能觉得平时见到的空乘大都站姿笔挺,第一次看见这么宛转的,樱井不禁多看了两眼。

能当上空乘的男人都是好看的,穿上制服后更是能引得小姑娘们在心中闷声尖叫。

因此松本当然也好看。

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好看到惊天动地,能让见者皆对他不可自拔的美人。由于轮廓偏深,不笑的时候气质更偏向凌厉,加之微微低了头,更带了几分生人勿进的意思。

总之,他并不是能够让樱井一见钟情的类型。

但是就是鬼使神差的,当时的樱井看着对面的松本,就这么走上前去向他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樱井,刚刚入职。”

他记得那是松本的手指很凉。

后来等到发觉自己面对松本时会有些紧张,接到来自对方的各国特色小礼物时总会不自觉地心跳加速,因为对方一句不经意的话而去下了和自己看起来不怎么搭配的instagram,还会听到空姐某些话语时心中泛起难以言喻的不高兴时,樱井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泥足深陷了。

仿佛这是他近三十年来的第一次怦然心动。

就像不知道自己从何时起开始做梦一样,他闭着眼睛往前一路前行,等到睁开眼睛时才发现自己早已走进了一片苍翠的森林,往前看不见尽头,向后找不到入口。

究竟是什么时候走进去的呢。

但是森林里风景甚好,无论是什么时候走进去的,如今他也不想离开了。

 

作为空乘,作息不定班次不定,加之轮班的时候时间交错,樱井早已经习惯松本一下子消失,然后过了好一段时间才重新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了。

可是这样的消失,从没有长达一个月。

离开的前一天,松本捧着一盆薄荷,在下午两点半敲开了正在休息的樱井的家门。

“诶?这次怎么时间这么长?要飞去哪里?还有你竟然养了植物,还不是仙人掌,而且竟然还活着?”

“是技能培训,去奥斯陆,为期一个月。”松本咬了咬嘴唇,“至于这盆薄荷,是上周才买的。总觉得家里有些死气沉沉,走在路上看见有人在卖,就一个冲动……”

“总之现在不能扔了吧,所以……翔君拜托了!”

樱井看着举在自己面前的颇为可爱的绿色植物,又看了看植物后面松本亮晶晶的眼睛,根本连犹豫的念头都没有出现。

 

但是啊,一个月还真的是挺长的一段时间。

樱井抽了抽鼻子往水杯里丢了最后一颗泡腾片,看着药片浸入水中开始咕嘟咕嘟冒泡分解,水面滋出气体,杯壁开始变凉。

数了数日期,距离樱井“亲手”将松本送走,已经过了十五天。

的确习惯了消失,可之前从未经历这么长时间的分别。

即使是耗时最长的国际航线,来往一趟最多也只有十天。加上这样那样种种原因,樱井见不到松本的时间,最长也只有十二天。

可现在都半个月了。

他无意识地开合着手里的泡腾片空盒,继续盯着变成橘色的水面发呆。

这管泡腾片还是松本送给他的。

樱井倒是没有自己买过这种东西。一是觉得没有必要,二是总也记不得买。因此他所有的泡腾片都来自松本。

那些泡腾片花样还挺多,无论是包装口味还是功能,生产国家也都不一样。樱井想松本大概每到一个新的国家就会去专门买一次泡腾片吧。

更加奇怪的,他总能在自己泡腾片用完之前扔给自己一管新的,时机之恰当,甚至让樱井产生了他在送自己的泡腾片里加了同位素的荒诞臆想。

分明比自己还要繁忙。

掂量了两下,樱井将这个已经空了的盒子放回了口袋里。

 

那盆薄荷也被他好好的放在了窗台上。

养盆植物在家里其实真的挺好的。

有时候工作太忙,回家累得连饭都不想吃,看着那个绿色的小家伙在窗台上耀武扬威着,心情的确会变得好起来。

就像有人在等着自己一样。

何况这还是松本的薄荷。

时间慢慢过去,自己对他的想念也越发浓重。但两人终究不过是朋友关系,联系太过频繁总有些尴尬奇怪。何况樱井的生活也并不精彩纷呈,每天也没这么多话来和松本交流。

幸好有了这盆薄荷。

有这个借口在,至少他可以每天给松本汇报一下薄荷的生长情况了。

他时不时发点薄荷的照片给松本,松本便会回他一些可爱的表情,有时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还会拍来发给樱井,说是当做薄荷的借住费。

但即使每天都会说一些话,樱井还是被一只名为思念的兽缠上了。

这只兽大概从比预料中更早的时候起便一声不响的趴伏在樱井背上了。它将他的感情作为食粮,暗自汲取着那些他埋藏着的,压制着的,甚至自己都没能察觉的小心思。食粮日益丰沛,兽也越长越大。

直到大到不可忽略,那沉甸甸的重量一起压在肩上,樱井的身心都变得沉重。

照顾薄荷,刷一刷ins,看看line聊天记录。这些大概可以暂时安抚巨兽,可过一会儿之后便要变本加厉的反噬而来。

究竟什么才能将人从这样无赖巨兽的怀抱中拯救出来呢?

 

 

-201X年X月X日

「下午好,这是今天份的薄荷[图片]

依旧很健康哦

天气预报说近日挪威天气偏凉,还请注意身体。」

「翔君早上好(*°▽°*)ノ

多谢关心啦,我是带够了衣服的。不过这么说来其实有些可惜,要么就可以借着因为降温的借口多买点新衣服啦。」

 

-201X年X月X+2日

「松润,下午好。

这两天东京的天气不太好,工作也加大了难度,希望你在那里一切顺利。

这是今天份的薄荷[图片]」

「翔君早上好(。・ω・。)ノ♪

工作请加油,也要注意休息哦

泡腾片快吃完了吧,这次会给你带产自挪威的新品种哦」

 

-201X年X月X+6日

「翔君早上好,但愿我数学还没有全部忘记算错了时差,可不要耽误了你的休息

昨日从机场出来时天已经黑透了,那里偏僻,抬头竟然看见了极光,便拍了下来,实在是心情激动,希望首先与你分享

[图片]

[图片]

[图片]」

「数学并没有忘记,计算的很精准,我正好起床

早起就能看见这样的风景,今天一天大概过的也会很愉快。真是好看,羡慕你,希望有一日我也可以亲眼看见」

「一定有机会的」

 

 

到了第二十八天。

樱井拖着本就足够沉重的身子回到家中。今天格外繁忙,他一天都没喝足一瓶水,久坐的身子似乎动一动就能够发出齿轮错位的咔咔声,肩膀僵硬得好像一块铁板。

他什么都没做,直接倒进了床铺中。

半夜被黏腻的汗意弄醒。

全身又痒又难过,喉咙干涩,眼球发胀,眼皮眨一眨,都能听见粘膜闭合再分离的啪嗒声。

樱井连镜子都不需要,就能想象出自己究竟有多糟糕了。

他揉了揉脑袋,下床喝水,在路过窗台时却惊讶的发现薄荷开花了。

软软小小的,一簇一簇的,串在茎叶上的白色的小花。

在夜色显得格外可爱,细闻起来有醒人的味道。

樱井一惊,随即又泛起一股柔软的情绪。

他举起手机想要拍照发给松本,却觉得什么角度拍出来都不够好看,又不愿用滤镜折损其本来的色彩。试了好几个角度,怎么都不满意,想起松本之前玩笑似的嘲笑他的拍照技术,樱井有些自暴自弃了。

反正就快回来了,不如到时候给他一个惊喜好了。

 

樱井站在窗前,习惯性的抬头看向天空。

现代都市的夜晚看不见什么星星,弦月很高很细,几乎看不见。

今天的天幕一片墨黑,好像有口袋将天上的发光的东西悉数盗走了一般。

窗台上的那盆薄荷歪着脑袋安静的呆在那里。

他甚至能想到松本见到这盆植物时惊喜的表情。

大概会笑得露出牙齿,眼睛弯弯的,捧着花盆转着圈的三百六十度打量。

他最近没有刘海,如果有刘海的话大概会笑得更可爱些。

不知道在奥斯陆有没有换发型,他这人也太喜欢折腾头发了。

自己的确是很想念他。

樱井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最终打出了一通电话。

忙音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隔着大洋的失真有些厉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

“翔君?有事?”

樱井听着这个声音一时失语了。

他不仅仅想告诉松本薄荷开花的事情。这只是个由头,他还想说些别的。

他们从未失去过交流,在line上发送的薄荷的照片,在instagram上及时又精准的点赞,这样算来,甚至可以说每天都在联络。

不过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讲过话了,如今他对松本想说的话还是有整个宇宙里的星体这么多,那些星体全都坠在他的心头,和肩上的巨兽一样将整个身体压得更加沉重。可如今真让他说,又如同这个墨黑的夜晚一样,那些亮闪闪的东西都被人用口袋全都盗走了,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揉了揉眼睛,舔了一圈有些起皮的嘴唇,张开嘴。

“薄荷开花了。”

他的嗓子哑的如同第一次指引载着松本的那架飞机上天时一样。

“嗯?什么?”

“我说,你养的薄荷开花了。”

“诶?就要说这个?”松本笑了,声音带着细小的白噪声传过来,“在line上说不就好了,还可以附赠照片,长途也不便宜。”

“这不一样。”

“嗯?”

“我……”樱井嘴巴一张一合。

他停顿了好久。

松本在另一头安静地等待。

樱井皱了皱眉鼻子,吸了一口气。

“我喜欢你。”

“我知道的。”

他们俩的声音叠在了一起,然后又同时陷入了沉默。

此时樱井彻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觉得自己就像被塞进了一个鼓胀的气球,整个人陷入了一种隆隆的静寂中。

“嗯,我就说我是知道的。”

樱井想松本一定又笑了。

如今,那些被盗走的星光大概都被倒进了他的眼里。

 

 

Fin.

 
评论(26)
热度(312)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