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养 05

斑比Xmomo

许多私设



中込太抱着孩子,看着Momo被突然闯进来的两个人拉到一边窃窃私语。来人一男一女,看起来是和Momo差不多的年纪。男生长得很高,比他们两都要高出不少,不过很瘦,看起来像是一根竹竿儿。女生倒是小鸟依人,脸圆圆的,有些可爱。

说话间,那高个儿的男生一下搂住Momo的脖子按着他的脑袋就是一顿搓揉,女生站在旁边,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中込太觉得不开心起来。

多大的人了,说话的时候还要这么动手动脚的。

这股不开心在看见Momo趴上男生肩膀的时候更加燃得旺盛了。

他想起来之前曾问过Momo的那个关于他是否会一开心起来就亲人的问题,和当时他那个语焉不详的回答。

现在看来,大概是有的吧。

实在是非常不愉快,像是心脏的某一角突然皱缩起来了一样不舒服。

中込太多少能够反应过来这股强烈的不快来源于Momo与别人过于亲近。

他确实从未将Momo看成过是自己的宠物,因此也不至于产生些什么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了的占有欲。可自从自己将Momo从那个箱子里捡回家之后,他还从未和除了自己之外的人这么亲密过,现在看见这样的画面,多少还是会有些……

中込太这才意识到自己早在潜意识里以为Momo只会依赖自己,竟是没想过他在此之前还会有别的好友这回事了。

想来也是合理,像他这么漂亮又活泼的男孩子,想必走到哪儿都特别受欢迎。

想到这儿,他更是觉得现在困扰着自己的这股不快实在是没有根据,根本是在无理取闹了。

他兀自沉浸在踌躇之中,丝毫没有察觉到Momo已经悄无声息地跑到了他身边来。

“你在想什么?”他在他耳边小声地说。

湿热的空气随着声音一起冲进耳廓,中込太惊得一下子转过了头。

耳朵更烫了。

Momo也被他吓了一跳:“抱歉,没想到会吓到你。孩子还在睡觉,我也不好大声说话。”他指了指还站着的男女,“他们是我的朋友兼舞伴,我已经向他们介绍过你了。”

中込太一听,立刻紧张起来:“你怎么说的?”

“放心啦。”Momo拍上他的肩,“我还不至于和他们说我是你的宠物你是我的主人,我说你现在是我的室友,叫斑比。”

中込太一颗提起来的心随即放下,却又感到一阵失落。

室友啊。

 

这两个人是来给Momo送东西的。

Momo接过顺平递来的药膏,拿在手上颠了颠:“这种东西,明天再给我也没关系吧?”

顺平歪了歪头,眼神指向了站在一边故意别开了眼的留美。

Momo似笑非笑地往她的方向瞥了一眼,然后伸手搂上和顺平的脖子。

“谢谢啦,这么关心我。”

顺平一下被两道冰冷的视线集中,冷汗都出来了。

咦,两道?

“走了。”也不管他的身上还半挂着一个Momo,留美拉过顺平头也不回地就冲出了门。

“拜拜~”Momo笑眯眯地冲着他们的背影挥手。

 

春天已经步入尾声,天黑得越来越晚了。中込太一时还没适应时令的变化,总是觉得一天之中缺了一个小时。

Momo的两位朋友走后不久,小老板和他的老婆就回来了。他也才不过离开了三个小时左右,却一副分开几个月之后再次重逢的激动模样。

走出野球狂之诗的时候整好遇上日落,从中込太的角度看过去,橙红的太阳正好卡在一出枝叶渐胜的枝桠中。夕阳透过枝叶照上他身边年轻的同租人还鼓鼓的带着婴儿肥的脸颊,中込太这才发现原来他的这位同租人脸颊上还有一层未褪去的淡淡的绒毛。

在这样的光线下,他像是在微微的发光一样。

在发光的人缓缓转过头,正好对上了中込太的目光。

“明天的公演,你要来嘛?”

“当然了,一定会来的。”

Momo闻言把手伸进他那个看起来没装什么东西的包里掏了半天,掏出来了一张有些皱巴巴的宣传单。

“我还有一段solo哦。”

“哇,Momo真厉害。”他将手按上了Momo毛茸茸的头顶揉了起来,带着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自然与温柔。

 

“我洗好了轮到你咯。”中込太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正好遇上Momo在脱上衣。他捏着下摆把宽松的T恤掀起来脱掉,露出了腰上一块青紫色的淤伤。淤伤面积不算太大,但颜色很深,在他过白的皮肤上显得格外明显。

中込太看着吓了一跳。本以为今天那人拿来的是和家里一样治疗肌肉酸疼的药膏,也没仔细去看,没想到他竟然撞伤了这么大一块。

Momo察觉到中込太盯着他赤裸的后背不放,意识到他看见了什么,“这个没什么大碍啦,只要不去碰就不会很痛。”

“什么时候受伤的?”他走上前凑近了观察,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用手掌捂上了那块青紫。

中込太才洗完澡,手掌温热柔软。Momo腰部本就格外敏感,突然被触碰到,不禁往后躲了一下。

“前天,不小心撞到了。真的没关系啦。”

“……你先去洗澡吧,洗完我帮你擦药。伤在这里,你自己也不是特别方便吧?”

Momo罕见的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

洗完澡出来,本还有些抗拒的Momo被中込太拽上他的腿。

“诶,我真的没事的,这种伤不管他也没关系过几天自然就好了,你不用……”Momo难得一见地慌乱了起来,趴在中込太的腿上动来动去。他刚刚从浴室里出来,白皙的皮肤被热水冲成粉红色,身体软软的,还隐隐往外散着热气。

中込太到底还是个野球boy,力气不是Momo能够比的,Momo挣脱不得,只好趴着装死。

中込太捅了捅他的腰,他缩了一下。

“怕痒?”

Momo没说话,往外挪了挪。

“我会下手很轻的。”

有些凉的膏药和中込太的手不由分说一起敷上Momo的伤处,冰凉和钝痛的感觉一起袭来,Momo抽了口气,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中込太确实如他所说的下手很轻,膏药在按摩下慢慢发挥了作用,伤处变得热乎乎的,很是舒服。

可惜对于怕痒的人来说,动作越轻,痒得感觉只会越胜。药膏慢慢吸收,中込太的手重新触上了Momo的皮肤。

他又开始左躲右闪地胡乱扭动起来。

“好了,已经够了,真的,唉你别了……啊!”

动作幅度太大,中込太一时没按住他,他从膝盖上滚了下去,一下撞到了放在前面的矮桌。

中込太与摔痛了头皱着眉的Momo面面相觑。

他看着捂着头的Momo大笑了起来。

实在是太少见了,这样狼狈又气急败坏的表现。今天实在是个好日子,竟然能让他接连见到这样失态的Momo。

这么长时间过去,他终于露出了的狼狈和弱点。就像只蜷缩了许久的刺猬终于展开身体露出了柔软的腹部一样,中込太竟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成就感与满足。

“你原来这么怕痒啊?”

Momo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他看也不看身后依旧在笑的中込太,一言不发地侧躺了下来,只留给对方一个冷酷无情的后脑勺。

一副闹别扭的样子。

中込太笑得更欢了。

他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挪到正在赌气的人身后,伸手揉上了面前还微微湿润的脑袋。

“明天的公演我会去看的,Momo要好好加油哦。”

那颗脑袋一点儿也没理他。

 

先前没参加过类似的活动,中込太竟不知道第二天该穿些什么。Momo看他站在小衣橱前纠结困惑的样子只觉得这人实在是有趣,本来还有些赌气着不想和他说话,现在反而忍不住了。

“其实你随便穿什么都可以,这又不是什么特别盛大的公演。”

“那怎么行呢。”中込太连眼睛都没从那几件衣服上挪开,“这可是Momo的表演啊。”

他的语气异常认真,Momo听了一时竟想不出什么回应的话,只好干巴巴地说:“那你选好了告诉我一声吧。”

“不要。”

“啊?”

“我要给Momo一个惊喜。”

说什么傻话,这有什么可惊喜的,你有几件衣服我还不知道么。

“切。”Momo仰天翻了个白眼,重新躺下不去看他。

他慢慢蜷起身子摸了摸耳朵。

天开始热起来了啊。

 

中込太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什么这么紧张,即将登台表演的人又不是他,他却出了一手心的汗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抖腿。

他来得特别早,是第一个到的,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之后,就开始对着不怎么明亮的灯光翻阅起在门口领的宣传手册。

“合田武至……诶,原来Momo叫这个名字啊。”他翻到主要演员介绍的部分,凭着上次那个竹竿儿称呼Momo的读音找出了他的大名,“噗,和胖虎的名字一样啊。”

本来分明是怀着闲散放松的心情坐在座位上,结果随着入场的人越来越多,他竟然也开始越来越紧张了。

他将汗涔涔的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按了按自己不停抖动的腿。

中込太对舞蹈一向有些苦手。

木更津每年都要举行一次祭典,无论男女老少每个人都要跳一场やっさいもっさい。这舞有些滑稽,偏偏还要情绪高涨地配合节奏大吼出声,与生俱来强烈的羞耻心使得中込太非常抗拒这项活动。

可偏偏每年都被逼着参加,这东西都快成为他的心理阴影了。

虽说以偏概全不对,可迁怒毕竟是人之本能嘛。

当灯光终于暗下来的时候,中込太的喉头艰难地滚动了一下,紧张得攥紧了衣角。

 

可当表演真正开始之后,中込太便把他那些无关紧要的心理阴影全都抛到脑后了。

Momo皮肤极白轮廓又深,画上了舞台妆五官更是分明得惊人,让人移不开视线。他似乎天生就该站在舞台上发光发热,每个动作都格外流畅漂亮,将力道与松弛结合的恰到好处。

中込太看不太懂这场舞蹈究竟讲得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可他看得出来,Momo绝对是跳得最好的一个。

他大概是永远没办法真正了解这个人,他太精彩了。

当灯光重新亮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下摆已经被捏得全是皱褶。

中込太差点在人前惨叫出声。

 

在洗手间里抻了衣摆许久发现根本没有用之后,中込太有些泄气地来到后台,还没等他找人询问哪一件乐屋是属于Momo的,就被堵得水泄不通的人群吓了一跳。

根本不用问嘛。

一群姑娘一边尖叫一边捧着各色花束礼物往他怀里塞。

中込太只觉得这个场景似乎有些眼熟,后来想起了这人在野球狂之诗当班时候的盛况。

虽说没现在这么夸张,但也有些相似。

这人果然走到哪里都能成为明星啊。

中込太站在拐角处看着Momo应对面前激动的粉丝们,他刚下舞台,脸颊还红彤彤的,蜷曲的头发被汗水浸透贴在额头,看起来蓬勃旺盛地,像一颗小太阳。

我家Momo跳得这么好,当然值得获得这些赞誉和喜爱。

中込太心头燃起一股浓烈的自豪,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Momo好像越过人群瞧见了他,他冲着自己的方向挥了挥手,加速了应对粉丝的速度,一会儿就挤到了自己面前。

“怎么样?”他还微微有些喘气,拉过肩上披着的毛巾矮了擦眼角,仰起脸一副等着夸奖的表情。

“特别好,Momo真是太棒了。”中込太当然不会吝于夸赞,他伸出手摸了摸他还有些汗湿的头发,“竟然这么厉害,我小看你了。”

“嘿嘿。”他笑起来,用头顶蹭了蹭他的手心,“我在台上的时候也看见斑比了。”

“不可能吧?台下这么暗。”

“因为斑比的头发和耳环都很显眼啊。”Momo眨了眨眼,“无论你坐在什么位置我都能找到你。”

中込太被他说得有些害羞,他挠了挠脸想要换个话题,正好看到墙上贴着的海报。

“啊对了,今天我看见你的真名了,以后不叫你Momo了,还是叫你名字吧。”

“诶?不要。”Momo一听,竟然瘪下了嘴,一副受了委屈的表情。

这幅耳朵尾巴都垂下来的样子,竟和当初自己不让他叫主人时一模一样。

“为什么啊?”

“因为这名字是你起的,我很喜欢啊。我希望斑比用独一无二的名字叫我,如果你也叫我大名不就没有意义了么?”

他凑上前来,几乎要钻进中込太怀里,还热气腾腾的脸就凑在鼻尖,中込太几乎要被他弄出斗鸡眼来。

“啊!”他发现什么似的又往后退了一大步,“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他指着中込太身上穿着的衣服。“你竟然真的穿了件我没见过的衣服来。”

中込太露出了个颇为自得的笑容:“怎么样,不错吧?”

他穿着件小纹和服,深蓝的布料上是缟纹样的条纹,腰带也端正的系好。Momo绕着他转了一圈仔仔细细地打量:“还挺正式的……很好看啊。我还以为你这样的头发还带着耳环穿和服一定很奇怪,结果溜肩很合适啊?”

“毕竟是你的演出……话说这时候一定要提溜肩?”

“因为就是事实嘛。”

 

留美和顺平站在休息室里隔了老远看着两个人站在角落里黏黏糊糊。留美看了一会儿戳了戳顺平的腰眼,把顺平戳得一跳。

“你干嘛?”

“……你说他们两个人真的只是室友么?”

“啊?那不然还能是什么。”

留美抬起了一边眉毛,深沉地盯着那两个人的背影,她沉默了片刻才放松了下来:“……也是。”

顺平反倒不说话了,他看着前方陷入了沉思,表情慢慢变得凝重起来。


tbc.


下一更就完结啦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评论(4)
热度(218)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