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养 04

斑比Xmomo

许多私设



他们最后还是折回去买到了最后一盒打折的刺身。

“切得也太糟糕了。”Momo夹着一块形状奇怪的鲷鱼不满的甩了甩,“这样切的话肉的纤维都被破坏了,口感会变差的。你难道本质是什么厨房杀手不成。”

“烦死了!不愿意做饭的人不要说话!”

之后Momo确实没再给别人做过吃的。小老板因为这件事还来和中込太诉过一次苦,说他这位表弟突然就不乐意给他做意面了,总用嫌麻烦推脱。

“有什么麻烦的,大不了他远程指导我手动操作好了?”

“那会变得完全不一样吧,味道。”中込太戳着盘子里的花生干巴巴地说。

“啊————”小老板把脑袋砸在了吧台上,爆炸头抖了抖,“太过分了,要么就干脆不要给我吃过,弄得现在魂牵梦绕的……难道他是在这种方式向我抗议工资太低了?!”

“斑比,你去劝劝你表弟吧,就说我会给他涨工资的。”

“不好意思,我性格太差,他从来不听我的话。”他竭力板出一副最冷漠的嗓音,稍稍别过了脸,藏起了嘴角的笑意。

 

转眼就到了发薪的日子。大概是依旧怀着想让Momo再给他做意面的幻想,小老板这次出手格外阔绰。上缴一部分工资充当房租之后,竟然还有不少余裕。

Momo弹了弹手里的钞票,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地微笑。

之后的几天,中込太发觉家里逐渐多了好些炊具,什么方底煎锅圆底煎锅铁锅平底锅之类的,还有好多他根本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有一天出门前正好遇上采购回来的Momo,他拎着一堆食材,怀里还抱着个小箱子。中込太一看,竟然是一个章鱼烧机。

“小老板到底给你发了多少工资啊?还没花完?话说你买这些回来有什么用,我又不会用。”Momo吐了吐舌头没回答他,抱着一堆东西像一只小螃蟹一样横着往房间里钻。

中込太一脸的莫名其妙。

算了,反正都是他的钱。

结果第二天他就明白这堆被Momo像是蚂蚁搬家一样搬回来的炊具到底有什么用途了。

“我教你做饭吧?”这位不怀好心的始作俑者搂着他的胳臂左摇右晃,极尽所能地劝说他接受自己的厨艺培训。

就差钻进他的怀里打滚了。

然而中込太非常有原则,他根本不为所动。

“不要,我没有天赋的。”

“哪有,你都没尝试过怎么知道自己没天赋?”

“有天赋也没时间,我很忙的。”

“几乎每晚都在野球狂之诗插科打诨的人没有资格说自己忙。”

“你不是还要跳舞,时间很紧吧?不要勉强自己了。”

“不勉强,时间我都安排好了。”

“可我真的对做饭没兴趣啊!”

“兴趣是可以培养的。”

“啊啊啊,烦死了,到底为什么一直要让我学做饭啊?”中込太被缠得不耐烦了,一下站起来,甩开了Momo搂着他的手。

Momo也不生气,照样笑眯眯的跟了上来:“因为我也不想一直吃很难吃的饭嘛。再说斑比以后也要一个人生活的吧,一直做饭这么难吃不行的吧?”

“老是点外卖会变胖的。”他在中込太张嘴反驳前及时补充。

中込太向来驳不过Momo,也一直对他的撒娇无计可施,在Momo真的钻进他的怀里打滚的一秒之后,他终于再一次的,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坚持。

“好吧好吧好吧,我答应你了。”

“太好啦!”Momo一下子扑上来搂住中込太的脖子,顺势亲上了他的脸颊。

这实在是太过冲击了,中込太甚至没能立刻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脸颊被一个温软的东西触碰了一下,然后,然后……?

像是火焰燎过草地,空气涌进气球,阳光从窗中一举驱散黑暗,热力从被触碰的那块皮肤一下子迅速扩散开,他听见自己脑子里“嘣——”的一声。

他一下子跳了起来,捂住那边被袭击了的脸颊磕磕绊绊地往后退。嘴里我你这那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什么有意义的词句。

Momo倒是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样子,仍旧坐在地上一脸笑意。

“你你你你你,你干什么?!”

“因为很开心嘛?再说宠物亲主人难道有什么不对么?”

“可你不是宠物啊!”

“斑比前段时间还以主人的身份让我不要做饭给别人吃,现在又不承认了?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他转过头,抛出了一个鄙夷的眼神。

中込太依旧捂着那边脸,肌肉都僵住了。他脸颊上的红色一直往下蔓延进了领子里,看起来整个人就像一只烧开了的水壶。

“你,啊,我,你……”他搓了搓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却想到另一个严肃的问题,一下子变得更紧张了。

“你,难道有高兴起来就亲人的习惯?”

“啊?”Momo愣了一秒,然后竟然笑了起来,“这个啊……嗯,有没有呢?”

他还一脸深不可测地用手指点了点脸颊。

“记不清了。”他眨了眨眼。

中込太变得更僵硬了。

 

事实证明中込太对自己的预计是正确的,他真的不是很擅长做饭。

努力了好几天,也不过是从难吃变成了一般难吃而已。

他趴在矮桌上,面前放着一盘颜色诡异的炒蔬菜。

“只是卖相不好罢了,还是能吃的嘛。”Momo用筷子戳了戳他的手背,“斑比,你喜欢吃什么菜?明天教你做吧?”

“什么都行啦,我什么都吃的。”桌面把他一边脸颊压瘪了,说话变得含含糊糊的,“Momo你,你喜欢吃什么?”

“非要说的话,蛋包饭吧。但是这个好难,我也不擅长,你肯定学不会。”

“诶,原来蛋包饭很难啊……”斑比若有所思。

 

春天走向末尾,公演的时间也近了,Momo向小老板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去专心练习舞蹈。他这段日子忙得很,早出晚归的,中込太又重新过上了打开家门无人欢迎的日子。

看起来很辛苦啊。

他拿起了桌上放着的一盒开封了的缓解肌肉酸痛的药膏。

Momo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晚了。要不是顺平说他现在住得太远不让他再继续下去,说不定他就得坐着末班车回来了。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中込太哒哒地从里屋跑了出来,“辛苦了,吃过了没?”

Momo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人一向对吃饭的话题有些逃避,虽说每次晚归都会留下点什么吃的,但是从没有这么殷勤主动地问自己吃过没。

不过今天练得有些太猛,他光喝了很多水,确实没有吃饭。

看见Momo摇头的动作,中込太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他拉过Momo把他按在矮桌前坐下,自己跑进了厨房。

然后端出了一盘意外规整漂亮的蛋包饭。

“自己做的?”

“对啊,自己做的。”中込太咧开了嘴,一双眼睛里全是得意的神采。“特意回家问老妈要了食谱,还被追问了一堆要这种东西做什么的话。不过也不是很难做啊,蛋皮的部分倒是有些难办,不过失败了几次也就成功了。”

他把盘子往Momo面前推了推。

“试试吧。不过我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我自己没尝。”

Momo看了看蛋包饭,又抬眼看了看斑比,勺子举在半空悬了一会儿,才有些迟疑地慢慢落了下去。

他捅破蛋皮的动作轻柔地有些过分,竟然显露出一点不舍得的模样。

“怎么样怎么样。”中込太看着吃下一口后面无表情咀嚼起来的Momo急切地几乎要把脸贴上去了。

Momo咀嚼了半天,才把嘴里的一口食物咽了下去。他垂着脸半晌没有说话,凝滞沉积地气氛激的中込太额头都生出了汗来。

“嗯————————————————”他抬起了眼睛,“还,不错。”

“哇,这还是我第一次从你嘴里听到除了难吃之外第二个评论呢。”中込太长舒了一口气,“刚才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打比赛都没有这个来的紧张。”他伸手拿过勺子,舀了一勺送进嘴里,“真的挺不错的,说不定我在做蛋包饭方面有点天赋,毕竟你都说难嘛。”

他又挖了一大勺塞进嘴里,把两颊撑得鼓鼓的,像只可爱的啮齿动物。

Momo撑着头看着他,突然凑上去在他鼓起的腮帮上亲了一下。

中込太想被按了暂停键一样一下停下了咀嚼的动作,瞪圆了一双眼睛回头看向Momo,拿着勺子的手举在半空不知该如何是好。他这次的反应比上次小了不少,可到底还是没能习惯这样亲密的动作。

Momo笑眯眯地从暂停了的中込太手中拿过勺子:“难道不是给我的晚饭么?你怎么吃得比我还要多。”

中込太终于艰难地咽下了嘴里的食物,再次从额头一直红到了脖子。

Momo端着吃干净了的盘子来到厨房,才发现垃圾桶旁边垒着的三盒已经全部空了的鸡蛋托,和装满了一个垃圾袋的鸡蛋壳。

他一下子笑出了声了来。

 

“我说你也不要一直做蛋包饭啊?”连续吃了快一个星期蛋包饭当晚餐的Momo终于提出了抗议。

“可我只会做蛋包饭啊。”中込太振振有词。

Momo沉默了一下跑进厨房,抱出一大叠空了的鸡蛋托垒在桌上。

“鸡蛋是很贵的。”

中込太闭上了嘴。

 

公演的前一天,Momo很早就从舞蹈教室回来了。工作日的下午两点,街上人不是很多,Momo挎着那只有些空荡的黑色背包四处乱转了一会儿,发觉自己似乎也没什么地方可去,最后还是走到了野球狂之诗的大门口。

还没到营业时间,推开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连小老板和他老婆都不在。

他把双肩包扔到了沙发上环顾了一圈,最后决定去后厨给自己弄点吃的。

然后一转身就看见了抱着婴儿手上脖子上还挂着个奶瓶的中込太。

他吃了一惊,差点惊呼出声,可嘴巴还没张开就被中込太伸手捂住了。

“嘘,别把他吵醒了。”

中込太轻手轻脚地抱着孩子坐回了沙发上。大概是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孩子,他小心得有些过分了,使整个人的动作显出一种不协调的笨拙。Momo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撇过头去笑了一声。

中込太冲他竖起了眉毛。

毫无诚意地做了个抱歉的手势,Momo凑到中込太身边,盯着孩子打量起来。

“小老板不是一向走到哪儿把孩子带到哪儿么,今天怎么让你来照顾了?”结果他也没比中込太放松多少,连呼吸的力道都放轻了。

“他那个前著名演员的姐姐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两张歌舞伎的票,非要他们夫妻去看。看歌舞伎怎么也没办法带孩子去了,结果我不巧正好在这个时机来店里,他们俩就把孩子托给我照看了。”

“还真是相信你啊。”Momo盯着孩子放不开眼。虽然在这儿工作了一段时间,但这么近距离看这孩子还是第一次。

不,应该说这么近距离地看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他还是第一次。

那孩子睡着时候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脸颊实在是有趣,Momo不由得伸手上去戳了一下。

孩子没醒,只是动了动脸。

“我来抱抱吧。”

中込太相当不信任地看了过来:“你会抱么?”

“你也就比我多这么一个小时左右的经验而已。”

中込太托着后脑,小心翼翼地把孩子往Momo的怀里放。交接的时候,两个人紧张得呼吸都要停滞了。就这么个简单的动作,松开手后,中込太竟觉得脖子上都有些出汗了。

Momo更是连动都不敢动了。

很少见到这样的Momo。面对着中込太的时候,他要么在耍赖要么在撒娇,再要么就在一边耍赖一边撒娇,但无论他在做什么,总有一股悠闲的自信和余裕在。这么一副紧张到无所适从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

自从与这个孩子的距离减少到10米之内以后,Momo连用鼻子呼吸都不敢了。因为花粉的缘故,他近来呼吸有些不畅,吸气的时候总有些声音。怕打扰到孩子睡觉,他微微张开了嘴,一小口一小口地往里抽气。

这份紧张比起中込太来真是有增无减。中込太心里腾起一股近乎幸灾乐祸地愉悦,他放松了身体靠上了沙发,专心致志地观察起Momo来。

Momo皮肤很白,睫毛很长,眼睛也很漂亮,嘴唇有些厚,上嘴唇上有两颗痣,下唇下还藏着一颗,要说Momo的相貌特征,中込太闭着眼睛都能描述出来,毕竟已经同住了这么久。

可他从没有这样专注地观察过他。

此时Momo正小心翼翼地抱着那个孩子,垂下眼仔细地盯着他瞧,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出一片阴影,眼中的温柔几乎要凝聚成星星,从里面掉出来了。他的嘴巴因为呼吸的关系轻微的一张一合,上唇的两颗痣也随着动作轻微的颤动。因为长时间呼吸的关系嘴唇有些干燥,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中込太眨了眨眼,不知为何竟感到一阵窘迫。

他的耳朵也有些发烫。

还没等他想明白自己究竟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反应,就听见店门外传来的是一个男声和一个女声。

“人家还没营业,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关系,反正都看见武志走进来了。”

Momo一下子抬起了头。

声音渐渐走进,店门被打开。

“武志——”

“嘘!”Momo和中込太同时冲着推门进来地两个人龇牙咧嘴。


tbc.

 
评论(3)
热度(222)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