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养 03

斑比Xmomo

许多私设



“诶?表弟?!”

中込太拉着Momo站在一群人中间,硬着头皮接受了来自众人含义各异的目光。他不是个善说谎的人,可偏偏身边这位能言善辩的又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无所谓模样,情急之下只得随口编了个最常见的理由来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怎么没听说你还有个表弟?”小渊一脸怀疑。

“是真的,我拿这种事情骗你干嘛。”

“嗯……也对。所以你这几天总不见人,是因为这个?真是的,我还以为你失恋受打击太大生无可恋了呢。”

“你说什么呢,我才没有……”

中込太感受到了一道来自右边的充满戏谑和好奇的视线,他头皮一麻,伸手拽过Momo将他推到身前。“咳,别说这个了,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弟,叫……”

“大家叫我Momo就好啦,常听表哥提起你们,请多关照。”

他瞥了中込太一眼,把表哥两个字说得特别用力。

“Momo啊,这名字还挺奇怪的。”

“小哥你没有资格说别人。”

“都说了我是有名字的,是你们记不得了吧?!”

 

“所以你找到的打工是这个?”

“对啊,有什么问题么?斑比也没有和我说不能来这里打工吧?”Momo裹着一条大围巾走在中込太旁边,转过头凑了上来,“不过斑比原来失恋了啊,所以捡到我的那天才会一股酒味么?”他用手肘捅了捅中込太的腰,笑得非常玩味。

中込太觉得自己真的拿身旁这人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总是能够特别精准地抓住别人的弱点痛处,将对方堵得无话可说。却又把整个自己伪装藏好,那层外壳光滑严密,没有缝隙又抓不住,叫人无处下手。

中込太根本看不懂他在想些什么。

表面上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其实却狡猾得很。

关于茂子的问题今天已经被调笑了很多次了,中込太先前一直压抑着的不愉快终于发泄了出来,他一把推开凑在身边的Momo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他的步伐越来越快,到最后已经全完不顾身后Momo的叫喊,飞奔了起来。

 

等回过神来,中込太发觉自己已经跑到了之前和友人们常聚的大桥下面。

刚才跑得太猛太急,脑袋被风吹得刺痛,胸口也像堵了什么一样突突地发胀,中込太解下缠在脖子上的围巾扔在地上,撑住膝盖大口大口喘起气来。

开什么玩笑,他当然不会开心,喜欢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中込太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用力到喉咙酸涩,呼出了颤音。他慢慢坐到了地上,将脑袋紧紧埋在臂弯中,拼命想要将自己已经开始颤抖的呼吸声压在怀里。

早春的夜晚特别安静,除了奔腾的流水声和一两声野猫的叫唤声之外,什么动静都没有。

他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身后传来急促的喘息,有运动鞋踩在草地上的沙沙声。

中込太依旧把脑袋埋着不肯抬起头,来人也没有说话,只是慢慢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河水在他们面前淙淙流过,风带来水汽,将他依旧埋在怀里的脸颊都沾湿了。

不知道坐了多久,中込太连屁股都麻了,他终于冷静下来将脑袋从手臂上抬起来,向后一倒,仰面躺在草坪上。

他身边的人也随着他的动作躺了下来,还悉悉索索地蹭到了他的旁边,用脑袋顶了顶他的肩膀。

“干嘛?”他没好气的问,喉咙里带着一丝嘶哑和颤抖。

“摸摸我的头吧。”

“哈?”

“不开心的话,就摸摸我吧。”Momo蹭了蹭他,“这样就会开心一点。”

“我可不想看见斑比伤心的样子。”

中込太转头看向Momo,眼睛里还留着没完全褪去的水光。他看了一阵Momo黑漆漆的眼睛,将手放上了他的头顶,揉了揉。

然后一把把他推开了。

“谁要摸啊。”他皱了皱鼻子,用袖子胡乱抹了把脸,转过脸避过Momo的目光,站起身往家的方向跑。

“好疼啊……”Momo捂着被推疼的脑袋坐了起来,他看着中込太奔跑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有些难测的微笑,“还真是害羞啊。”

 

自Momo在小老板的店里打工以来,野球狂之诗的人气竟然旺了起来,小老板呆在店里的时间增加了一倍,都没时间和他们出门厮混。中込太和小渊坐在吧台上看着店里从未出过的盛况,彼此交换了一个内涵丰富的眼神。

“这都是哪儿来的人,怎么觉得里面有一大半我都没在我们这儿没见过。”

“额,他们好像都是来看,Momo的。”

“呜哇,还真是可怕呢,现在的小姑娘们。”

中込太夹起一颗花生米扔进嘴里,瞥了一眼正被一群年轻女性围在中间的Momo,略带不满的啧了一声。

“女人真可怕。”

“你吃醋么?”小渊一脸揶揄。

“才没有。只是有点好奇,她们都喜欢他哪儿。”

“嗯……脸吧?”

“也还好吧?你不也长得不错么。”

“那性格?这家伙看起来性格很好的样子。”

中込太听了他的话,手抖了一下,扔上天的花生米都不接了,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转过脸来:“性格好?你说这家伙?”

“他性格不好么?”

“烂透了。”

“诶,不会吧?”小渊十分浮夸地惊讶了一声,他伸手招来了好不容易休息下来的小老板,两人一脸兴奋地凑了上来。

中込太被他们剧烈的反应弄得有些尴尬,他伸手推开了挤在面前的两张脸:“咳,其实也没有烂得多夸张啦……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善良可爱的好人,不要被他的外表欺骗了。”

“是么?”小渊捅了捅小老板,“他在你店里干活,你来评价一下。”

小老板一脸深沉地思考了一会儿:“还好吧,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做事很勤快,人也很健谈有礼貌。当初你说他是东京来的我还以为会是什么高傲看不起人的小少爷,结果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哈?!”中込太一下站了起来,他虽然不是什么性格温和的人,但也很少用这么大的音量说话。小渊和小老板吓了一跳,他们一边转头安抚被惊到的女顾客们,一边合力将中込太按回了位子上。

“这家伙做事勤快?他在家里可什么都不做啊,打扫的话一直会打碎东西,上次让他晒个被子还把被子弄掉了。唯一擅长的家务大概就是做菜了,还绝不肯做给我吃。”他越数落越生气,一张脸上全是愤慨。“健谈也就算了,礼貌的话,他哪里有这种东西啊?”

“诶……会么。”小老板不怎么相信,“不过Momo做饭真的很好吃啊,上次他用厨房里剩下的东西做了一盘意面给我,啊,那大概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意面也说不定。”

“真的么?”小渊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立刻站起身来朝着被女孩子围住的Momo嚷了一声:“Momo,今天闲下来之后能做饭给我吃么?”

“恩,好哟。”说完还附赠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看。”小渊重新坐下后推了推中込太比平时更垮的肩膀,“他哪里有你说的这么糟糕啦。”

“是你性格太差了吧?”小老板帮腔。

中込太百口莫辩,恨不得把这家伙在家里的样子录成录像带以证自己的清白。

 

如果来野球狂之诗插科打诨的日子正好碰上Momo在店里打工的话,中込太都会等到Momo下班,然后两人结伴回家。

截止到目前为止,每一个Momo当班的日子,中込太都非常碰巧的晚上没事,有空来野球狂之诗等到打烊。

今天客人格外的多,等到扫尾工作彻底结束,时间已经有些晚了。

Momo从后厨走出来,看见了仍旧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的中込太,正放空似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Momo看了一会儿歪着头笑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地走上前,一把扑到了他的背上。

“我下班啦,我们回家吧~”

“?!”中込太被吓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热烘烘地呼吸打在耳畔,脖颈被卷曲的发丝扫得发痒——Momo被他跳起来的动作带的双脚离地,整个人挂在他的脖子上不肯放手。

“啊,关系真好呢。”目睹了一切的小老板露出了一个人父才会有的慈祥的笑容。

中込太的耳朵都红了,他手忙脚乱地拍着Momo的手把他掰了下去:“你干什么呢?!”

他力气有些使大了,可Momo一点也没生气,反而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因为斑比看起来很没精神的样子嘛。”

捉住他乱捣的手指,中込太拽过他离开了野球狂之诗。

今夜有风,但不大,徐徐吹来了点儿春天的味道。

 

最近木更津的天气慢慢好了起来,天上厚重的云层终于变薄变絮,风吹过,它们闲散地躲开,露出了小半片月亮。

中込太和Momo在月亮下走在回家里的路上。

安静无言的。

气氛稍微有点儿古怪,可Momo似乎并不在意。

在路过一家全日制便利店时他停了下来,凑到玻璃门前盯着贴出来的打折告示看了两秒,跑回去戳了戳身边人的胳臂。

“刺身在打折哦。”

“刺身的话,即使是斑比也不可能弄成奇怪的味道的对吧?”

也不管中込太是否回应他,Momo咧开一个笑容就要往里去。

然后他被拽住了。

Momo一脸问号的回过了头。

中込太攥着他的小臂,嘴唇抿得紧紧的。

“不喜欢吃刺身?”

中込太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盯着他。

他的一双眼睛极大,眼珠黑白分明,时刻都是副含着水的模样,小鹿似的,也难怪被人叫做斑比了。

可当他严肃地盯着人不放的时候,那双大眼睛便一下变得慑人起来,黑白分明在此时显得格外深不见底,看得人心底有些惴惴。

即使是Momo也被他看得有些发毛,他避开眼拍了拍中込太还拉着他的手:“到底怎么了,也别站在便利店门口啊。”

中込太又看了他一眼,将他拉到路口的一条暗巷中才松开了手。

“Momo说过是我的宠物对吧?”他低着头把小半张脸埋进了竖起来的领子里,嘴巴被挡住,声音变得闷闷的。

“对啊,怎么了?”

他没有回答,只是兀自皱紧了眉头,像是正在做什么艰难的心理斗争。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脸抬起头,直直地看向Momo。

“你以后别给别人做吃的了。”他说得一脸视死如归。

“……哈?”Momo吃了一惊,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出声来。

中込太好不容易做好的心理建设全线崩塌,脸一下子就红了。

“有什么好笑的啊?!”

“因为,因为你竟然在为这种事情不高兴么?”他用手背蹭了蹭眼角,一步窜到中込太身边凑近了想看他的脸。中込太被他弄得窘迫的不行,躲闪了几下实在是躲不过,也就自暴自弃了。

“因为Momo做的饭这么好吃!”他皱着脸十分不开心的样子,“不做给我吃就算了,为什么还这么轻易就做给别人吃?不是说嫌麻烦的么?”

“因为斑比是主人,和别人都不一样嘛。”他跑过去用肩膀蹭着中込太的肩,像是没骨头似的赖在对方的身上,“宠物不会做饭给主人吃,但是主人做的饭无论多——难吃,Momo还是都会全部吃完的哦。”

“……既然这么难吃你来做不就好了。”

“不行,这是原则问题。”

“不是很懂你的原则。”

“不过既然斑比不让我做饭给别人吃,那我以后不会做了。”Momo拍了拍中込太的肩膀安慰道,“主人的话我会好好听的。”

“那你以后做饭给我吃。”

“不要。”

“诶————怎么这样!”


tbc.

 
评论(8)
热度(232)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