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养 02

斑比Xmomo

没有存货,大概会,更得非常不定吧

私设,好多好多私设

恩……无论它看起来有多逆,它都不是逆,真的(。



中込太是一个十分正直的青年,虽说时常会和他那群思路清奇的朋友做一些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事情,但就其本质来说,还是非常正直的。

用小渊的话说,斑比有些过于沉重了。

一个正直沉重的好青年当然不可能接受让一个人来给自己当宠物这件事。在中込太心中,Momo不过是自己好心捡来的一个室友。虽说找室友一事本在他的计划之外,但现在既然有一个人愿意来为他分担一部分房租,他也没有理由拒绝。

但Momo并不这么想。他可是在非常严肃认真的扮演着宠物这一角色的。

这是将Momo捡回来的第三天,中込太站在自家房门前,踟蹰了许久。

终于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

“你回来啦——!”一道黑影闪电似的扑入他的怀里。

中込太被冲击力一举扑到了墙上,他皱着眉头有些脱力地阖上了眼:“你真的没必要这样。”

怎么这么入戏啊,难不成他原来是舞台剧演员么。

“因为Momo是宠物嘛,当然要欢迎主人回家。啊,咖喱,今晚吃咖喱啊~”

中込太抹了把脸,再次了放弃和这人争论这一话题。

 

“难吃。”Momo舔掉了嘴边的咖喱放下了盘子,“原来方便咖喱竟然也可以做出这种味道啊。”

中込太鼓起了脸颊。

除去回家就会遭受的飞扑攻击之外,他的这位室友(中込太坚持)对他厨艺毫不留情的批判羞辱,也成了每天中込太必须忍受的挑战。

在捡回Momo之前,他基本靠外卖和去小老板的店里蹭饭解决伙食。可现在家里多了个来路不明还受着伤的少年,而中込太又尚未想好该如何和自己那帮朋友介绍,也只好为难自己,在家开火了。他对自己的厨艺多少有点自觉,因此也没有什么底气为自己争辩。可每天费时费力做的饭菜都要被人说上一遍难吃,还是挺令人挫败的。

难吃是没错,毕竟他自己也吃了,可,可你就不能换一种委婉的方式讲出来么?

生闷气的感觉不好受,中込太决定发出反击。

“那明天起你来做饭好了。”

“不要。宠物是不会做饭的。”他说着,舔了舔勺子。

中込太差点给气出个好歹。

 

次日キャッツ又有一场比赛,中込太翘掉了下午的课,背上球棒一颠一颠地跑去和他那群朋友碰头。

“最近不怎么容易见到你啊,找到了新的女朋友?”比赛间隙,小哥冲着中込太打趣。

“说什么呢,只是最近课比较多罢了。”中込太白了他一眼。可不知为何,他竟有些心虚。

这次他们依旧没有听从猫田的要求给对面放水,再一次将京极堂打得落花流水。看着猫田被气急败坏的山口前辈举着钉鞋追着满场跑,棒球队员们很高兴,一致决定用挣来的钱去别的店里吃顿好的。

“诶?!是嫌弃我家的饭菜不够好么?!”小老板的抗议被淹没在了大家的欢呼声中。

年轻人一旦高兴起来,就再也不会有什么时间概念了,何况这本来就是一群能玩能闹的人,等回过神来,已经临近半夜了。

小老板被他老婆的一通电话训了个清醒,一边道歉一边迅速撤离。小渊和小哥兴头正胜,拉上中込太和小内便准备往换一家继续。

“啊,那个,我就不去了。”中込太连看了三次时钟,终于还是将拒绝说出了口,“明天还有课,我得先回去了。”

小渊挑起了眉毛:“你周五不是向来没课么?”

“那,那是我一直逃了,明天上午第一节有测试,实在是逃不掉,对不起。”

小渊的眉毛挑得更高了,一脸十万分的不相信:“真的?”

“真的真的。”

“我说你,该不是真的有女朋友了吧?没见你这么用功过啊。”

“说什么呢。”中込太露出了不怎么开心的表情,“先走了,有事联络。”

 

最近木更津天气不好,一直多云,今夜也无月,天空黑漆漆的。

和几天之前那个捡到Momo的夜晚还有些相似。

寒风吹过,中込太拢紧了外套,心里不禁有些懊恼。

自己到底在着急些什么劲啊,难道他一个半大不小的人,还能在家里将自己弄伤弄病了不成?

真是麻烦啊。

中込太一边加快了脚步一边想。

那晚就不该扶着墙走,不扶着墙也就不会提到那个纸箱了。

……或者换一边墙扶。

 

不想打开门之后又被熟悉的头槌撞了满怀。

“你还没睡么?”看着他这么精神的样子,中込太一时竟不知该做出些什么反应为好。一边觉得自己那些担心果然是无用的,一边竟然又有些高兴。

“当然没有,斑比没回来,我怎么能睡觉呢,如果连这个时间点都熬不住的话……你当我小孩子不成?”

“……都说了没必要这样啦……”中込太挠了挠脸,微微别过了头。“你吃过东西了没?”话刚说完,他就看到矮桌上放着的一盘吃剩的蛋炒饭,上面还有些热气,看起来刚烧好不久。

“你做的?”他走上前去夹起一点尝了尝,然后一双眼睛亮了起来。

他慢慢挪到窝在地上的Momo身边,脸上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讨好:“那个,Momo啊。”

“唔?”

“以后……你能多做几次饭么?”

Momo翻了个身侧躺在了地板上,脸上带着一种天真无辜到有些刻意表情:“为什么?”

“……因为很好吃嘛。”

“可是做饭很麻烦啊。再说了,我是宠物嘛。”

“我没有把你当成宠物啊。”

“你收留我之前不就已经说明了么?”他坐了起来,盘着腿左摇右摆,“许下的约定可不能随便更改,斑比是个好人,我可不能令你食言啊。”

他看着中込太一下子变得失落的表情,忍了半天,还是转过头去笑了出来。

 

又过了几日,Momo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他本就是个闲不住的性格,立刻在难吃的晚饭后宣布自己即将出门找工作。

“不过你能先给我点车费么,我得去一趟舞蹈教室。”

“你是跳舞的?”

“恩,现代舞。”

“诶,好厉害……”中込太鼓着一嘴饭菜抬头看着他,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关于Momo的其他信息。现在仔细一想,他对Momo这人几乎一无所知。除去这个自己一时兴起起的宠物的名字,他对斑比的了解就仅剩那段小说似的追杀经历了。

有些不公平啊。中込太气闷地想。

“Momo!”

“有!”中込太突然提高了嗓音叫了一声,将那个正在捣着碗里剩下米饭的人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

“性别?”

“……男?”

“姓名?”

“……喂。”

“姓名!”

“……Momo。”

“年龄?”

“19岁。”

原来只比自己小一岁。

得益于蓬松的发型和两颊鼓鼓的婴儿肥,momo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上一些。中込太一直以为他只有十七八岁,一直将他当个孩子来看,现在倒有些惊讶了。

他抿了抿嘴巴,继续提问。

“身高?”

“169公分。”

“哟,你比我还矮两厘米啊。”

Momo冲他翻了个白眼:“可我比你年轻,我还能再长。”

中込太投以轻蔑地一瞥。

等到后面的问题开始涉及到家庭和过往经历的时候,Momo便再也不配合了。这反而勾起中込太强烈的好奇心,他甚至违背自己的原则动用了主人的权利。

可无论中込太怎样询问,Momo都不再开口。

被问得实在是烦了,Momo一个人抱着毯子缩到角落去团成一团,无论中込太怎么招呼,都不愿再搭理他。

中込太只得放弃了完成“Momo简历”的念头。

不过好歹知道了他的身高和年龄,也不算一无所获吧。

 

自打Momo出门打工,中込太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在回家打开房门后受到那项过于热烈的欢迎仪式了。

这段日子,Momo甚至比他要回家得更晚。

再一次走进空荡的单间,中込太有些失落地摸了摸鼻子。

分明之前还嫌烦来着……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拎起包,向好久没光顾的野球狂之诗走去。

 

“欢迎光——什么啊,是斑比啊。”小老板的老婆抱着孩子,朝吧台那儿示意了一下,“要找人的话,正好他们都在哦。”

其实不用说也能知道这群人在哪儿,这家店里根本就没几个人嘛。

小渊他们没想到中込太今天回来,见到人都有些惊喜。他们自之前那次庆功宴之后就再没聚过,大家的情绪都很高涨。

“我说斑比啊,你真的不打算换一个目标么?毕竟茂子她都……”小哥和小老板从不在这个问题上面放过他,中込太被逼得窘迫又酸涩,椅子一转,背过身子不想再看他们。

结果竟然看到了个熟悉的背影。

中込太瞪大了眼睛。

真的假的,不会这么巧吧。

大概是他的视线过于炙热,那人放下手里的东西,也转过了身。

“啊……”是真的。

Momo看着一脸惊讶的中込太,笑眯眯地打了声招呼。

“哟,斑·比~”


tbc.

 
评论(5)
热度(232)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