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养 01

斑比Xmomo

我窥伺这对,好久了。

十分喜欢这两位,但是OOC又不可避免,还有许多私设,对不起(跪



这本是个普通的早春夜晚。

而中込太却在这个普通的夜晚再一次失恋了。

于是现在,他避开了那群好友,一个人坐在陌生的酒吧里表情沉痛地喝着闷酒。

自喜欢上茂子以来他几乎每隔几个星期就要失那么一次恋,久而久之也已经习惯——毕竟茂子换男友的速度甚至超过美礼老师班上那些原宿系不良少女,要是每次都要悲痛一把,那未免也太伤身伤心了。

况且一看就没有动真心的样子。

可这次不一样了。中込太看着茂子左手中指上闪闪发光的戒指和她脸上傻兮兮的笑容想。

对方是东京东都新闻社国际部的精英,不要说汽车了,房子说不定都有好几栋呢。

茂子到底是怎么认识这样的人物的。

自己大概是一点胜算也没有了。

中込太从没有把茂子的男友们放在眼里,也根本不在乎她到底交过多少个男友,别人怎么看茂子都没有关系。小渊他们总说茂子笨,可他一点也没觉得,即使茂子真的是笨蛋,自己也能让她变得聪明起来。

毕竟他这么喜欢茂子嘛。

可是……

他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大口,冰凉的啤酒唰地一下涌进胸腔,后脑勺和食道都被冰得疼了起来。

 

“那个莲实什么的……到底为什么要跑到木更津来旅行啊……”

一个人喝闷酒,不注意便稍微喝过了。中込太步履有些蹒跚,嘴里嘟嘟囔囔地,一点一点往出租屋的方向走。

毕竟是大学生了,不能总赖在家里。这学期初他找了间单间租了下来,位置有些偏远,价格却足够便宜。虽然增加了一笔不小的开支,但现在来看也确实是一个明智的抉择。

要是带着这样的一身酒气回家,肯定要被念叨半天吧。

租金便宜的后果就是基础设施太差,通往住处的小路路灯昏暗,今夜又无月,醉醺醺的中込太根本看不清道路,只好扶着墙壁慢慢往前挪。

在快到大门口的地方他一下踢到了什么,下意识地说了对不起之后才发觉那触感太硬,似乎是个纸箱。

什么啊,大型垃圾么,放的地方也太碍事了。

还是被人遗弃了的小猫小狗?

中込太蹲了下来,借着昏暗的路灯打量起这只纸箱。纸箱纸箱不算太大,但也不小,大概是用来装家电之类的东西,上面没被封口,留了条缝,从外面看进去里面黑漆漆的,看不清楚到底装了什么。

但仔细听去,竟似乎能听见呼吸的声音。

果然是被遗弃的小动物么?

早春的半夜还是挺冷的,让小动物呆在这儿,似乎不太好吧。

他挠了挠鼻子,伸手掀开了半掩着纸箱盖。

入眼是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人的眼睛。

诶?

中込太合上了箱子。

已经醉成这样了么?他皱起眉。怎么也不可能是个人吧。

“那个……”

可还没等他想明白,纸箱却自己说话了。

中込太喉头滚动了一下,慢慢转头看向那只奇怪的纸箱。

纸箱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箱盖被从里顶开了。一双纤细的,带着斑斑血迹的手缓缓从里伸了出来。

还是双即使在夜里也白得晃眼的手。

诶诶诶诶诶????????

中込太迅速向后倒退了几步,先前的醉意一扫而空。

贞子?!啊不对那是井……那,那,纸箱子?!

头脑里闪过无数遍赶快离开的念头,可手脚却全然不听使唤,甚至连眼睛都没办法从纸箱上挪开视线,他惊恐地站在原地,看着纸箱里慢慢钻出了个人来。

那人顶着一头杂乱的头发,满脸灰尘,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几处,从破口露出的伤口正往外渗着血。全身上下没一处干净的地方,看起来狼狈极了。

“那个,”他迈出纸箱,想向对面依旧呆立着中込太走去,不想脚一软,又重新摔了在地上。中込太看他摔倒下意识地往前走了几步,被他拽住了衣角。

纸箱里钻出来的男孩子抬起了头,中込太这才看清他的脸。

什么啊,这么年轻,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上两岁。

“那个,”男孩又说话了,他的嗓子有些沙哑,“能收留我一晚么?”

 

花了一点时间煮好了一碗白粥,中込太把餐盘端到了少年的面前——他已经趁自己煮粥的时候给自己简单清洗包扎了一下,勉强露出了本来的面貌。

是个清瘦漂亮的少年。

他谢过中込太,伸手端过碗,不管不顾地舀起一勺白粥往嘴里送。

一副饿极了的样子,连烫都不顾了。

“啊——活过来了,不过难吃。”他龇牙咧嘴地喝完粥,把碗放到了一边,无视了中込太一时复杂起来的表情,转过头露出了一个灿烂过头的笑容。“可还是谢谢你,你真是个大好人。”

……好人什么的。

中込太被这样笑容一时闪红了脸,分明上一秒还在为这人说自己做的粥难吃而有些生气,喝醉了之后身体反应果然会变得奇怪起来。他轻咳一声皱了皱眉,皱出了一张严肃的脸:“你,究竟怎么回事?”

“你说这些么?”少年指了指自己脸上已经贴上了纱布的伤口,“是这样的,我离家出走,然后在一间旅馆里白吃白住,本以为是遇上了好人,没想到那家店的老板娘却让我肉偿。肉偿什么的果然还是不行啊,所以我就溜走了,再然后嘛,就被发现,然后被追杀啦。”

“追杀?!”

“对啊,追杀我的人可厉害了,”他瘪着嘴补充,“所以,好人,你能再收留我一段时间么?”

哈????

中込太尚没有从少年刚才那通奇妙故事里回过神来,就又被他的无理要求搞得措手不及。本来是出于好心想帮一帮这个看起来和比自己小上一些的人,却没想到竟是个无赖。

“这不可能。”

“诶——拜托啦,我实在是无家可归,你不是正好一个人住嘛。”

这是什么歪理,难不成我一个人住是为了等有一天让你住下来么?

中込太觉得额角突突地跳,语气也一下子差了起来:“我又不认识你,收留你一晚已经够意思了。再说,我只会和亲人恋人或者宠物一起住,别的人是没可能的。”

“那你就把我当做宠物好了。”

“哈?!”

“还是说你更愿意让我当恋人?无论哪个都可以,随你开心。借我住一段时间吧。等伤好了我会去想办法分担一部分房租的,总之拜托了!”

少年双手合十正坐在中込太面前,脸上是一副诚恳到不行的表情。

中込太看着他水汪汪亮晶晶的眼睛,只觉得刚刚喝下的啤酒在胃里翻滚,酒精流进血液,慢慢涌上了头顶。

 

果然还是因为喝醉了吧。

他在晨光中看着睡在一旁的单薄少年想。

昨晚自己到底为什么会答应让他暂时住下来呢,明明连名字都还不知道。

沉睡中的少年翻了个身,将脸埋进被褥中,避开了从窗帘缝隙中射进来的那一小块阳光。原先的衣服破了不好再穿,中込太给了他一件自己的旧衣服先对付着。这衣服显然是太大了些,睡觉时不安分的动作使少年的腰腹部全然袒露了出来。

这也瘦得过分了。

中込太看着他根根分明的肋骨和细得惊人的腰想。

毫无缘由的,他已经在内心将这个才认识一晚不到的少年判定为一个好人,现在竟然都已自顾自地开始操心他的健康问题。

究竟是什么让自己放下了警惕心呢。

难不成是因为他太瘦了看起来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中込太盯着少年沉思了片刻,默默在心里决定今晚要多带一些饭菜回来。他看了眼今天的课程安排,拎起包离开了房间。

 

“你回来啦——”

中込太刚打开房门还没有站稳,就被迎面扑来的少年抱了个满怀。少年看起来是彻底清洗过了,一头杂乱的头发蓬松又清爽,此时正在自己的脖颈旁蹭来蹭去。

还挺香的嘛,自家的香波的味道。

——不对。

“你干什么?!”中込太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了少年。他的脸又红了,这次可不能再责怪啤酒。

“欢迎你回来啊,”少年理所当然,“主人❤~”

“……主人?!”

“我是你的宠物嘛,昨晚说好的。”

“你还当真了啊?人怎么能当宠物。”中込太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眼前这人的思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那帮朋友们真是群正常人,非常好沟通。

“诶,可是你不是说你只会和亲人恋人和宠物住在一起么?还是说你想让我当你的恋人?”

少年带着玩味的表情再次凑近,结果被中込太顶住脑袋重新按了回去。

“你还是当宠物好了。”

“是,主人❤~”

“不要叫我主人……”他一阵脱力,松开了手里的力道向下握住了少年瘦骨嶙峋的肩膀,“说起来我们还没有交换名字,我叫中込太,你叫我大名也好,叫我斑比也好,总之不要叫我主人。”

“可是——”

“没有可是。”

“那好吧。”他微微低下了头,看起来还有些委屈。

看他那副耳朵尾巴一起垂了下去的样子,中込太竟有些感到愧疚,他举起了手,有些迟疑地重新放上面前人毛茸茸的头顶:“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主,斑比你给我起一个吧。”他一下气抬起头,重新恢复了精神。

“诶……”

“拜托了。”

又来了,那样水汪汪亮晶晶的眼神,就是它诱拐自己让他住下的!

可此时中込太尚未修炼出抵御的办法,坚持了两秒之后,再次投降了。

中込太从没养过宠物,也没给活物起过名字,又是个十足的野球少年,更是想不出什么好听旖旎寓意深远的名字,现在面对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全然不知道该从何取起。他在少年期待的目光下硬着头皮四处乱看,试图从自己乱七八糟的房间里找出点什么灵感。可惜出租屋内物品虽多且杂,但完全没有给中込太什么合适的主意。

啊啊,实在想不出来的话,干脆叫达也算了。

正当他准备放弃自我的时候,前一任物主留在墙上的海报撞入他的视线。

海报上的人是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少女偶像菊池桃子,中込太看了两眼,灵光一闪。

“你就叫momoko,啊不是,momo好了。”

“momo么……”少年重复了一遍,“好啊,momo。”

“诶,你接受了?”原本还以为少年会嫌弃这个名字太女气,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接受了。

“恩,很喜欢哦。”momo笑着说,他指了指自己,“momo。”然后又指了指中込太,“斑比。”

中込太看着他,也笑了起来,他今天里第三次将手按上了面前少年的脑袋:“恩,momo,以后请多指教了。”


tbc.


 
评论(16)
热度(353)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