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ess Game

一个奇怪的脑洞

◐ 3◑并不知道这是啥啦(。


樱井翔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块红色的俄罗斯方块,还是形状特别奇怪的那种。

他不能动,也不能说话,虽然不知道眼睛在哪里但是倒是可以清楚地看见周围的一切。

那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形状来着?

这谁知道啊,反正他就是知道了。

樱井翔现在被放在垂直的角落里,但因为他奇怪的形状,角落并没有和他完全贴合,而是缺了两个方块的位置。

看来自己永远不可能被完整地消除了。

不知道先消除上面部分的时候会不会感到疼啊。

樱井翔有一些郁闷,他想托腮,他想噘嘴,但是都做不到。

因为他现在只是一块非常规形状的俄罗斯方块而已嘛。

 

俄罗斯方块这个游戏到底怎样才能获得最终的胜利啊。

仔细一想难道不是非常没有意义么,让原本空旷的地方出现方块,但是最终目的却是让堆积起来的方块一起消失。

那从一开始就不要掉下来啊。

话又说回来,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掉一块能和我匹配的俄罗斯方块啊!

樱井翔在垂直的角落里无声地呐喊。他无奈又妒忌地看着自己头顶上得方块们成条成条的消失,但是自己这三排却怎么也没有任何动静。

太讨厌了,难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可以和我匹配的方块了。

那不就是个endless game了?

樱井翔在心中一边挖泥挖泥,一边噗噗地流着悲伤的眼泪。

要一直在这里出不去啦。T3T

 

不知道过了多久,樱井翔所在的那一排第八十三次完全裸露在最上端。

这次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奇迹产生吧。

非常规的那一块俄罗斯方块兴趣缺缺地想。

但是世事就是这么无常,当樱井翔开始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可能要被困在这个矩形的黑框里一辈子的时候,一块同样特立独行的紫色俄罗斯方块就这么突然地掉下了来。

这块方块的形状也是蛮扭曲的,原来俄罗斯方块还可以是这种形状嘛?

樱井翔的双眼重新开始放光,结果下一秒却发现这个方块他虽然形状特异但是和自己好像并不匹配啊。

不匹配就算了怎么还偏偏落在自己头上啊!

现在惨了,他们两块不匹配又非常规的俄罗斯方块堆在一起,中间有三个小方格的间隙,别的方块无法填补也无法和他们匹配。

这可怎么办,岂不是要一直这样呆在这里了。

还要连带着别的方块一起,感觉好糟糕啊。

樱井翔内心汹涌澎湃,可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没有嘴嘛。

那块新出现的紫色的方块同样缄默不语。

他也没有嘴嘛。

但是他一定也拥有独立的意志。

樱井翔就是这么相信着。

 

后来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樱井翔和紫色的方块搭在一起的时间已经比他一个人呆着的时间要长啦。

看来真的要永远一起呆在这里了。

樱井翔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就觉得那里不大对劲。

搭在他身上的那个紫色的方块形状突然就变了,两人之间原本空着三个小方格的间隙,就这样变成了两个。

然后变成了一个。

诶?还可以这样的?

他果然有自我意志。

樱井翔特别激动。

可是光让人家一个人变形多不好意思,自己也要试一试。

于是樱井翔费尽全力,想看将自己的形状也变一变。

没想到轻而易举地就成功了。

他们两块特立独行得方块如今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好像天生就该这样一样。

然后周围开始激烈地震荡。

啊,可以消失了么。

樱井翔满足地想。

然后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和直角间的那个小缺口还没有得到解决。

震荡越来越近,马上就要将他们卷入其中。

诶,等下,难道我要消失一半留一半?不要啊,那样会不会好痛!

接着,樱井翔就睁开了眼睛。

他依旧好好地躺在家里的床上,以一个三十代的男性人类的形象。

他的怀里是他交往多年的恋人,他的手搂着恋人的腰。

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

樱井翔想。

梦见什么来着?

记不清了。

他撇了撇嘴重新闭上眼睛,将怀里的恋人搂得更紧了一些。

 
评论(8)
热度(97)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