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ck You Out (中)

樱井翔多少是能感受到松本润最近的不对劲的。

自从自己接受了他的告白,这孩子高兴了得不像话,第二天几乎像向日葵追着太阳那样围着自己。本有些担心他的高兴表现的太过明显,怕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然而不想还不等自己提出忧虑,他便突然像转了性一样,再不粘着自己。甚至即使樱井想要表现出一些亲密,他也会全身僵硬,手脚都不知怎么摆放。

原本以为他是抱着和自己一样的想法为了避嫌才这么做,过了几天才发现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他和自己之间的距离竟然大到了一种闹别扭的地步,不,在关系转变之前,即使他们的确在闹别扭,也从来没有这么生疏过。这两天连二宫看自己的眼神都变得冷冰冰的,那个弟控肯定是看出了什么不对,以为自己欺负了他的弟弟,正想着怎么教训自己吧。

这可伤脑筋了啊。

樱井向来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无论是对工作还是对感情上都是如此,他相信自己可以用一种完善又稳妥的方案处理他们。然而松本却总是能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打破他的自信,让事情朝着意想不到的方法发展。

比如他的表白。

并不是说樱井不喜欢松本,他当然是喜欢的。只是他还没有想好到底该如何处理这段感情,如果接受之后又该用什么方式对待最为合适。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终究还没有成熟到能够完美处理世上最复杂的两件事——理智与感情。

樱井原本是希望等自己能够找到一个万全的平衡点后在与松本摊牌的,却不想这个总是跟在自己后面的孩子却在自己成人礼的那天拉住自己的衣袖红着脸对自己吼出了我喜欢你。

当时樱井的心就像被滴进了一滴蜜糖,泛起的涟漪都是带着清甜的,爱意与怜惜都从心底蔓入血液流向了四肢百骇。

于是他搂住了那个紧张到手臂线条都紧绷起来了的青年,将他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颈窝,笑着说:“我也是啊。”

 

又比如现在。

会从生田家里带出一个喝醉的松本这件事,樱井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这件事甚至让他有些想不通。

想喝酒为什么要找不能陪他对饮的生田呢?而且按照松本的个性是绝不会任由自己喝醉到这个程度的。而且又不是成年之后的第一次喝酒,不知天高地厚。

还是说有什么烦恼么。

啊,大概是了。只有这个才能解释现在出现的情况。

樱井看着倒在自己床上的松本陷入了沉思。

会是什么烦恼呢,他最近真的怪怪的。

想得出神,他伸出手挠了挠松本的脖子。

松本发出一声近似于小动物的呻吟,皱起眉头瘪了瘪嘴:“斗真……好烦……!”

樱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家伙还以为自己在斗真家么?自己刚刚可是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他带回家,听他这么一说心里都失落起来了啊。

然而失落的樱井先生头顶突然亮起了一个小灯泡,他想到怎么才能够知道松本心中的烦恼了。

樱井慢慢凑到了松本耳边,模仿着toma的声线小声说:“润,你到底在烦恼些什么啊?”

松本纤长的睫毛颤了两下,才不情愿地张开,他伸出手虚张声势地擂了面前的人一拳,嘴里发出不满的抱怨:“刚刚不是和你说了一堆?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啦!下次你有事不要来找我。”

看来还没有醉到什么都记不得的程度嘛。

樱井抓住那只纤细的手腕,大拇指在上面摩挲了两下,然后将它放在床上。他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已经抑制不住了:“哎呀,刚刚你没有交代清楚,颠来倒去的,谁知道你这个醉鬼在说什么?清醒了点没?理清思路再说一遍嘛。”

“谁,谁是醉鬼!”听起来明显底气不足。

刚刚才睁开的眼睛因为一些复杂的情绪重新闭了起来,因为之前室外冷风而变回白皙肤色的脸上重新弥漫上了红晕。樱井仔细地观察着身旁人的变化,心中有什么想法隐隐抬了头。

“我在烦恼恋情啦,恋情。”

“我想……我那个喜欢了很久最近才在一起的年长的恋人似乎是碍于情面才答应了我的表白……”

松本抬起双手捂住已经开始重新发红的脸,超小的声音从手心里挤了出来。

“而且……昨天我都那么主动了,他都没有做到最后……”

然后松本沉默了一会儿,捂着脸默默地在床上滚了一圈。

“不许说出去哦。”

他把头埋进干净的床单里说。

这样的他当然看不见此时坐在床边的樱井有些错愕的脸。

 

*** 

 

第二天早晨,松本是被刺眼的阳光唤醒的。

当他睁开双眼的一瞬间就被一阵剧烈而又尖锐的疼痛击中。就好像有三万个人用锥子在他的脑袋里凿地那么疼。窗帘的缝隙处正好对着他的眼睛,平时轻柔友善的清晨阳光此时则犹如近在咫尺爆炸开来的照明弹一样让人无法承受。

松本在他醒来的一瞬间感受到了世界末日的滋味。

捂着自己的脑袋发出不由自主的高声呻吟,松本在床上不情愿地打了一个滚,他想要站起来去把窗帘拉好,然后继续坠入睡眠,以逃避宿醉第二天的噩梦体验。

然后他就撞到个像人一样的东西。

想来大概是斗真。

于是松本带着些歉意地拍了拍手下的躯体,含糊不清地打着招呼:“早安啊斗真,昨天麻烦你了。”

“你也知道麻烦斗真了啊。”手下的躯体带着明显的笑意和些许的不爽。

松本的世界都熄灭了,连宿醉带来的尖锐头痛都在瞬间停滞。他保持着拍着樱井大腿的姿势僵直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哦?怎么不说话了?没有睡醒?你昨晚分明很精神嘛。”

声音逼近,带着不祥气息的热气打在自己的耳廓上,松本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怎么回事,难道自己昨晚不是在斗真家喝酒么?为什么现在自己是睡在翔桑的身边。天呐,仔细一看衣服都换过了,难道昨天吐了他一身?不不,衣服换过了身上也没有汗涔涔的感觉这代表……?

翔桑帮自己洗澡了吧。

砰。

埋在枕头里的脑袋上升腾起了一朵蘑菇云。

一只手伸上了他的头顶,带着温柔的力度拍了拍。

然后路线急转,揪住了他还在发烫的耳朵。

“你去斗真家喝酒?在人家还未成年的情况下?他要是没经受住诱惑怎么办。”

“……”

“还把自己喝成这样,要是我没有在那个时候打电话找你,你准备让斗真怎么照顾这样的你?”

“对不起……”

耳朵上的手加上了一些力度,将那颗埋在枕头里的脑袋拎了起来。樱井终于看见了那张混合着羞怯与愧疚的脸。

啊,果然在咬嘴唇啊。

真可爱啊。

樱井不合时宜地想。

不过不能姑息。于是虚张起十二分的气势,樱井吊起了眉毛:“明天要和斗真好好道歉。”

“是。”面前做错了事情的人态度无比诚恳。

樱井冷冷地盯着他看了十秒,表情终于缓和。他拍了一下松本的肩膀:“好了,去梳洗一下,把桌上的面包和解酒药吃掉再来卧室找我。”

樱井站起来,看着依旧坐在床上的松本,慢慢地说:“我们之间,也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

-tbc-

上的部分一下子字数太多了搞的中显得好短哦orz

就当过渡章吧

就要完结啦XD

 
评论(3)
热度(182)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