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ck You Out (上)

半现实向,不要深究

大概是看到一条四位哥哥对J的评价的微博开的脑洞吧

「岚のNo.1を当てまSHOW!」J的part。S『最会撒娇No.1』N『喝醉了不回家No.1』A『受虐狂No.1』O『容易紧张No.1』

实在是太犯规了wwwww

本来只想写个单纯的肉文怎么结果最后前置剧情这么多啦!

标题是友人想的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呢。

十九岁的生田斗真捧着乌龙茶,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这个一头乱毛的浓眉。他满脸潮红,连舌头都有些打结,却还在低声怒囊着些什么谁也听不懂的东西。

两个小时之前,当这个人敲开自家门说要什么联络感情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果决地把门关上!

到底是什么人才会提着一打啤酒来和自己未成年的好友联络感情啊?作为一个成年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呢?

生田恶狠狠地灌下一口乌龙茶,在心里愤愤不平。

不就是仗着比自己大一岁先成年了么,有什么了不起?再,再过不到一年,自己就也能喝酒了!到时候一定要把这个浓眉灌得连樱井翔是谁都不认识。

 
  

“斗真——!”趴在桌上的少年突然提高了声线,带着醉鬼特有的嘹亮的不耐。

正在心里默默计划坏事时突然被叫中了名字,生田差点将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乌龙茶喷出来。他咳嗽着转过身,看见了一个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涣散的人噘着嘴抱着双臂,直起了背端坐在茶几前,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生田心中忐忑,心想难道说自己刚刚不小心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不会吧,自己又不是已经醉了的那个。

心里的七上八下还没有处理完,就看见那个浓眉抬起头揉了揉自己已经足够乱的头发,露出了一个无比傻的笑容。

“ねえ,斗真,我和你说哦,我最近恋爱了哦~”

生田愣住了,他不知该做些什么反应。

这件事并不奇怪,毕竟大家都是血气方刚感情丰富荷尔蒙分泌旺盛的二十左右的男孩,谈个恋爱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但是这家伙未免藏得太好了吧?不说身边没有多出什么频频出现的女孩子,连本人也丝毫没有变化,自己也算是他的密友之一可是却完全没有察觉什么。这不敢相信的隐瞒技术,都可以去当间谍了吧?

所以听他这么一说,生田完全不知道是该擂上一拳说一句恭喜,还是掐着他的脖子怒吼你这家伙有情况竟敢现在才告诉我。

但既然选在这个微妙的时间点谈论这个话题,难道说这人遇见了什么烦恼么?

哇哦,所以说现在是传说中的酒后吐真言时间?

生田现在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他已经做好准备,来听面前这个醉鬼的恋爱烦恼了。

 
  

于是,在弥漫着散漫气息的客厅中,两个年轻人并不端正地坐在地板上,开始了一段恋爱烦恼的相谈。

现在的松本润,一双大眼包着一汪水,视线被粼粼的眼泪一折射,完全看不出他的焦点在哪里。

看起来真的是醉的厉害。

他向后一仰倒在沙发上,声音黏腻。

“斗真你知道吗,这个人年龄比我要大哦。”

生田笑眯眯地捧起有些凉了的乌龙茶,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念着自己的小九九:啊,还是年下呢。怎么说呢,非常符合这个人的人设呢,和他刚刚才演完的电视剧设定也很符合……等等,不会是加藤小姐吧!

不不不,冷静下来生田斗真,加藤小姐看起来并不是他的type啊,一定不是这样的。

还是说是仲间小姐!

 
  

“我啊,其实已经喜欢那个人很久了。从现在往前,往很前很前开始,就已经喜欢了。”

好的,加藤小姐和仲间小姐都pass。

诶,那还能有谁啊?难道说是邻居家的小姐姐之类的?

 
  

“我真的非常喜欢他呢,非常的。前段时间因为一些事情,终于在生日时候向他表白了他也答应了,我们还接吻了。当时真的非常非常开心,开心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那你都没有来和我分享你的开心松本润我们不要做朋友了。

等一下等一下,他?

……诶?????

可,可能是他已经醉到连话都不会说了吧哈哈,一定是这样的。

 
  

“但是当这些喜悦褪去之后,我开始变得越来越害怕……说害怕什么的,就是觉得非常不真实。担心,他是像喜欢我喜欢他那样的喜欢着我,所以才答应我的告白呢。还是因为只是不讨厌我而又不忍心伤害我,才答应我的表白呢。”原本雀跃的声音突然一下子变得低沉又平淡,反而令人意外地并不显得伤心。正在因为那个“他”而胡思乱想着的生田一下子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友人,却看见他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低下了头,过长的乱毛将表情完全遮住,生田什么也看不见。

即使是再天然的人也知道这个时候应该献出一个爱的抱抱,更何况是和松本润已经相知多年的生田斗真。

他凑到松本的身边,一把拦过那人的肩膀,将这个比自己大一岁的人的脑袋按进了自己的颈窝。

“要是第二种情况的话,我还更宁愿他拒绝我啊。”

松本本来就黏腻的声音因为醉酒的关系鼻音更重了,现在听起来就像是一块沾满了炼乳的年糕。

他甚至将脑袋在生田的颈窝里蹭了蹭。生田甚至地觉得他还瘪了瘪嘴。

什么啊,难道在撒娇么?

 
  

松本在生田的肩膀上靠了一会儿,然后吸了吸鼻子,用他的奶音继续说:“然后前天的挽上,我在他家留宿了。”

生田竖起了耳朵准备听他接下来的话。

然而这位先生却停在这里不说话了。

生田等了一会儿,没动静,又等了一会儿,终于没按耐住,他表露出一个十九岁少年应有的揶揄顶了顶肩膀问:“然后呢?你们……?”

“啊,我们做了。”

咚地一声,生田心中的小人比了一个巨大的大拇指。

真是一个行动派啊,松本润先生。

“但是没有做到最后。”

……诶?

“我们互相解决了之后就睡了,并没有做到最后。”

…………诶?

“所以我想,翔桑果然不是因为像我喜欢他一样的喜欢着我,才接受我的告白的吧。他果然还是觉得,男人和男人的话,是不能接受的吧。”

松本润说完这句话后又瘪了瘪嘴,然后拿起桌上没有喝完的啤酒接着灌了起来。

而生田斗真呢,他整个人呆愣地坐在原地,脑中好像正在经历一场时速300km/h的台风一样乱成一团。他心中的心中的小人迷茫的想要伸手从哪些飞速旋转的杂物中扯出一些什么捋一捋思路,却什么也抓不到,于是也只好愣愣地站在原地,瞪着一双眼睛。

客厅里散漫的气氛一下子消散了,好像有人将空气抽光了一样,陷入了凝固与沉默。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着什么啊。

好不容易让脑内的台风消停下来的生田斗真,看着重新趴回桌上的松本润一脸的不可置信。

虽然震惊于松本刚刚透露出来自己正在交往的对象是前辈樱井翔这件事,但是冷静下来想想这的确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恋人比自己年纪大这件事不用提了,喜欢了很久更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的。至于生日那天的表白……

现在一说,这家伙第二天的确一直围着樱井翔打转,虽说他原来也围着樱井翔没错啦但是距离微妙的不一样了。

天呐,所以说他已经和翔桑接过吻还,还互相帮助过了么!

这种感觉太怪异了,自己的好朋友和自己相当敬仰的前辈在交往的这种事情!

自己到底还要怎么样去正视翔桑!还能接受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的翔桑和松本润嘛!

不好,脑内的台风有重新开始复苏的征兆,生田崩溃地蹲了下来捂住了脑袋。

现在纠结的人已经完全变成我了啊!

而此刻,宣泄完了的松本正带着轻松的笑容趴在茶几上快要进入梦乡了。

 
  

打破生田纠结的,是不知道被放在身上哪个口袋里的松本的手机铃声。

意识已经完全不清醒了的松本只是在桌子上象征意义地挣扎了一下,看起来已经丧失了掏出手机的能力。

生田叹了一口气,认命般的将松本抱了起来,花了快一分钟,才从他松松垮垮口袋众多的衣服中翻出了那个不停响着的手机。

然后在他看见了上面的名字之后就差点把手机扔出去了。

上面写着翔桑。

诶,都这个时候了还叫桑么?

不不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到底该不该接这个电话。

生田英俊的五官皱成了一团,他实在是无法在刚刚得知樱井和松本的恋情之后还心平气和地和樱井讲电话。

好歹给他一两天的缓冲期啊?他甚至连20岁都没过到底为什么就要让他面对这样修罗的局面啊?

还,还是挂掉吧。

生田想着,按上了手机上绿色的话筒。

然后他就恨不得拎起自己的头把自己从窗户里扔出去了。

“喂?润?”

电话里响起了熟悉的声音,而生田却如同被掐住了喉咙一般一句话说不出来。他狠狠地盯住自己大腿上醉得一脸安详的松本润,就要将他的脸上盯出两个柚子这么大的洞了。

电话那头的人没有等来应有的反应似乎有些着急,于是他又叫了一声:“喂?润?你在么?”

这么沉默着不说话也不是办法啊,生田绝望地闭上了眼。他张了张嘴,从喉咙里挤出了一阵僵硬又沙哑的声音:“喂,翔桑么,我是生田。现在松润在我家呢,他喝醉了。”

 
  

如果有什么穿越时空的机器的话,生田是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穿越会两小时之前,阻止自己因大脑短路而按下绿色话筒的手的。

然而现在日本的科技水平还没发展到这个地步,真是太遗憾了。

于是尴尬而又不能展现出自己为什么尴尬的生田,只能坐在原地僵硬地等待樱井翔,僵硬地欢迎樱井翔,僵硬而又尴尬地站在远处看樱井翔和突然难缠起来的松本润扯皮。

这太考验演技了,生田甚至觉得在这两个小时内自己的演技得到了质的飞跃。

 
  

“不要!”突然难缠起来的松本润用毫无威慑力的奶音拒绝着樱井翔要带他回家的行动。

樱井则象征性的拽着松本的一条胳膊想要将他从地板上拽起来:“那你难道要睡在斗真家里嘛?斗真家只有一张床你睡地板第二天会全身疼哦。”

“不管,不想回家。”

樱井的最后一丝耐性都要被磨光了,他本来就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现在更是恨不得把这个一身酒气的包子扛在肩上带回家去。

然而这个念头在看着那个人鼓起的两颊之后,就会莫名其妙的烟消云散了。

他挫败地揉了揉脑袋,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为了劝松本润回家而不知所措。

樱井无可奈何,只能蹲下身子,伸出手指戳了戳松本的脸颊:“回家吧,斗真还要休息呢。”

“不要。”被戳的有些烦,松本一歪头咬住了樱井伸过来的手指。

樱井额头的井号跳了跳。

看来只好使出大招了。

“まっちやん,回家吧。”

松本总是对这个称呼无可奈何的,他慢慢地放开了樱井的手指,抬起水汪汪的眼睛看向旁边蹲着的人。

他几乎有些动摇了。

可是真的不想回家,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太寂寞了啊。

“哦,那就回我家吧。”樱井笑了,露出了仓鼠一样的门牙。

呀,之前生田不是说过么,喝醉的人总是容易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的。

松本依旧迷糊着,但终究是听懂了不用回只有自己的家里了。他有些兴奋的一下子站起来,却又因为站得太猛而一下倒进了沙发里。

樱井和生田看着他,笑出了声来。

 
  

“啊,真是不好意思啊斗真,这家伙麻烦你了。还真是不像话,竟然带啤酒来还没成年的人家里。”樱井架着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松本冲生田露齿一笑。

“没有的事情,我们也好久没有坐下来聊天了,也是机会难得嘛。”生田依旧不怎么能直视樱井的脸,只能露出一个僵硬的几乎称得上是面部体操的笑容。

完蛋了,翔桑不会看出来我知道些什么了吧。

“希望这家伙没有和你说什么有的没的才好。”

“啊完全没有!”

“今晚真是麻烦你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走好哦。”

完蛋了翔桑肯定猜到了!

生田抹掉额头上的冷汗,开始忧心起之后该如何和樱井相处。

说自己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他会相信嘛。

然后他就看见松本就着被架住的姿势及其顺手的将脑袋一下塞进了樱井的劲窝,还嫌不够似的用那一头乱毛蹭来蹭去。

何其熟悉的动作。

生田冷静站在玄关处,冷静地关上了门。

自己是真的什么都没看见,翔桑,你要相信我。

 
  

-tbc-

 

 
评论(3)
热度(291)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