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番 14 END

-01

-13

 

-14

人恐怕是天下最为贪得无厌的动物了。

是从来不知道见好就收的。

松本怒视着再次站在他房门口的樱井,却最终还是将他放进了屋来。

自那次并不太合拍的同床经历之后,樱井就迅速蹬鼻子上脸,稍有降温就拿客厅漏风的窗做借口,要求睡到卧室来。松本清楚他的心思,不愿陪玩这种心知肚明的装傻游戏,可那窗户又确实关不太牢,原本是想着平时也不长呆在客厅就随它去吧,没想到竟给今日种下了恶果。

人生真是容不得丝毫松懈。松本愤愤不平地往床边蹭了蹭。

可他仍旧没有找人来将漏风的窗户修好。

 

两人的作息重合得并不厉害,因此严格意义上的同床,一晚也没有多少小时。这日松本难得早早醒来,一睁开眼便看见樱井弓着腰在床边提裤子。

这场面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他翻了个身,把头避到另一边。刚清醒过来时的声音像发得过于蓬松的蛋糕,软得有些塌了下去:“是不是就快到圣诞节了?”

樱井一惊,小声地开口:“吵醒你了?”

松本从被子里露出了一点儿手,稍微摆动了一下:“没有。”

“嗯,明天是平安夜,店里会很忙?”

“对。所以今天就不用去打工了,权当养精蓄锐。”他埋在被子里狠狠伸了个懒腰。

“诶———那今天想吃鱼子丼,可以吗?”

“用哪家要排很久队的焦糖布丁来交换。”

“太好了!”

樱井穿好衣服离开卧室,轻声扣上了门,房里之留松本一人。他翻了个身伸长蜷了许久的四肢,将自己摆出了个嚣张的“大”字。

……嗯?刚刚的对话是不是让场面变得更奇怪了一些?

 

早上提到了圣诞节之后,樱井就一直觉得心神不宁。他在国文课上偷偷拿出手机,找出和母亲近几日的短信漫无目的地上下翻起来。

虽然一直没有回家,但短信交流还是有的,迄今为止,母亲也尚未起疑。也幸亏了这样,他才可以在松本那里长久地待下去,慢慢弄清事情的真相。

只可惜两月有余,调查依旧进展无几。

不愿回家虽有一部分是因为松本,但更多的还是调查没能得出成果。他是个普通的高中生,既无钱财也无人脉,靠远距离的朦胧一暼和“タクヤ”这个名字,就想在偌大的东京找到一个男人,实在是太难了。

可……就要到圣诞节了啊。

他盯着屏幕上母亲发来的问候的语句出神。

是不是也该回去一趟了呢。

 

直到放学,他也没有彻底决定下来要不要赶在圣诞节回家一趟。这并不是个难下的决定,也不意味着自此就要松本分别,只要继续让母亲相信自己还住在学校,之后也仍可以去松本那里继续住下来。

现在的日子是不会长久的,樱井从一早开始就明白这一点,但如今却是第一次生生将现实摆在眼前,即便这次不用做出选择,下一次或者下下一次,好日子总有终结的一天。

他还是退缩了。

先去买焦糖布丁吧,至少还有几个小时能用来犹豫。

将桌上的课本一起塞进书包,他拒绝了铃村的邀约,独自走出校门。

结果刚走出不远,便遇见了好像已经等候多时的母亲。

樱井瞠目结舌,呆立在原地,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母亲是从容的模样:“走吧。”她走上前,亲热地挽过樱井的手,好像他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过。

 

一路上樱井心乱如麻,屡次张嘴,最终都讪讪地闭上。时事就是这么巧,怕什么来什么,若是今天不想这么多,也许也不会遇上这样的情况了。

母亲没将他带回家,只是找了一家静谧的甜品店坐下,点了一份果茶后便将带来的纸袋放在膝上低头翻找起来。樱井迟疑着,不知何时才是开口好时机,他也没想好该想和母亲说些什么,甚至还存着那点不愿道歉的倔强。

“喏。”母亲将一个包装起的纸盒递给樱井,随后用手支起脸,似笑未笑地看着樱井。

樱井接过纸盒,想难道会是什么断绝亲子关系的证明?他忐忑地沿着边封拆开,掀开盒盖,里面装着一条手织的围巾。

配色有些似曾相识。

他展开围巾,将手覆在上面,蓬松柔软的质感陷进指缝,感觉抓住了一只尚且年幼的小太阳。樱井看着尾端那截熟悉的深绿色,心像被砸开了个口子,滚烫的愧疚止不住地向外流。

“妈,对不起。”他攥着围巾狠狠低下了头,眼眶酸得要滴下水来。

“没关系。”一只熟悉的手摸上了他的头,樱井难过得更加厉害,鼻子也皱起来。

吸了吸鼻子坐回椅子上,他垂着头喝了一大口饮料,正觉得不知该如何面对母亲,母亲便发话了。

“其实你也没有全错。”

樱井抬起头。

“你指责我的那些话……等你走了之后,我仔细想过了。出轨什么的是绝没有的,这样的心思我也丝毫没有动过。不过一直是一个人,总会想找个人陪着,时间久了,就有些麻痹了。也许已经默默的产生了逾矩的心情,只不过当时没有发现罢了。”

母亲抬起眼深深望向樱井,眼中竟也有愧疚泄出:“那天你和我吵,点醒了我不愿面对的东西,我才会那么生气。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人了,这样的情况今后也不会出现,请放心。”

“不,不,是我不对,我什么都没弄清就乱说一气伤害了你,我……”樱井说不出话了,伸手握住了母亲放在膝盖上的手,声音抖起来,“您辛苦了。真的非常抱歉。”

头被母亲搂进了怀里,他贴在冰冷的金属扣子,显得脸颊更加滚烫。头顶挨着母亲的下颚,觉得有水落在头上,樱井僵了一僵,随即抱住母亲的腰,将自己更深地埋进她的怀里。

 

会站在那种地方等着,想必是已经知道了自己不再住在宿舍的事情。但母亲并没有询问自己这些日子都住在哪里,只是将自己领回家,说也该和小修好好道个歉。

樱井在路上给松本发了一个邮件,说学校有事会稍微晚些回来,焦糖布丁今天可能没办法了,之后会补偿的。

随后收到了一个简单的「哦」字,不知是否是有些生气了。

哄小修花了不少功夫,这小家伙远比樱井想的要固执许多,记忆力也十分惊人。樱井原以为经历了这么久他已经大致忘光了,没想到细节记得远比自己清楚。

“坏人!”樱井向前一步,小修就向后一步退,到最后甚至演变成了房间里的追逐游戏,樱井追着跑了几圈,彻底没了脾气。

“真的对不起啦!别再生哥哥的气了!我已经向妈妈道过歉了!你要什么我都会买给你的!”

“哼!!!!”

 

小修虽然还是气鼓鼓的,最终好歹勉勉强强安抚了下来,樱井看了眼挂钟发现时间已临近晚饭,开始默默盘算该以什么借口暂且告别。他想将今天的事情回家和松本说了,等明天再回来一起过个平安夜。

可小朋友就是在这时候敏锐的很,樱井刚瞥了几次挂钟,小修立刻又跳了起来。

“你不许走!”

“诶,我没……喂别抢我手机!”

迟了,小朋友已经把他的手机从裤袋里掏出来,恶狠狠地攥在手里。

“不许走!”

“好吧好吧,我不走。”樱井败下阵来,将小朋友抱到膝盖上揉起脸蛋,母亲适时出现,探进个头叫他俩下楼吃饭。樱井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盼望着松本能够因为没有吃到焦糖布丁而拒绝做鱼子丼。

一顿饭吃得和和融融,包括口味不尽如人意的饭菜,一切都是久违的家的感受。樱井喝着过咸的味增汤就笑起来,将小修不想吃的红姜一起挑进了自己的碗里。

“今晚住在家里么?”母亲突然开口。

樱井的筷子停了一停。

“明天还要上课,可能有些不太……”

小修迅速把碗一跺:“不许走!”

“可哥哥明天还要上课呀。”

“诶,是么?”母亲不动声色地放下了碗,“我们家和你现在住的地方相比,哪个离学校更近一点儿?”

樱井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早晚得面对这个问题,好在母亲并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似乎只想警示他一下。小修拽着他的袖子不愿放开,扭捏了好久,才可怜巴巴地说想听哥哥讲睡前故事。事情发展成这样,樱井已没办法拒绝,只好扯出一个笑,拍着小修的脑袋答应了。

小朋友终于眉开眼笑,抱住了樱井的胳臂。

 

可手机还是不愿意还回来。

“我得发个邮件就还给你,真的。”

“不行,给你了你肯定就走了。”小朋友把手背在后面,一副誓与手机共存亡的决绝表情。

樱井被他的态度逼得有些急躁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怎么这么不相信我?”

“因为、因为你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家……这么长时间!我、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小修说着扯出了哭腔,眼看眼泪就要掉下来。心中的愧疚又像咬中了溃疡似的痛起来,樱井立刻噤了声,将哽咽的小朋友抱进怀里。

“对不起,是我的错,手机就留在你这里吧,我今晚不会走了。”

小修哼了一声,咬住了他肩膀上的衣服。

 

本想通过座机给松本打个电话,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记下他的电话号码。这下麻烦了,彻底断了联络,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就该在最初那个短信里写清楚自己遇见了什么事的。

时间已经接近9点,不知松本会不会有些担心了。

樱井坐在小修的旁边越发的心不在焉,时不时往他背带裤胸前的口袋里瞥上一眼。

看见小朋友打了个哈欠,他抓紧了机会:“困了?”

“……唔。”

“那就睡吧,想听那一本书,我来给你读。”

小修有些不太情愿,还是磨磨蹭蹭地从书架上挑了一本图画书,躺到床上后伸出一只手攥住了樱井的衣角:“读吧。”

结果故事还没有说完,小朋友就睡着了,他将半边脸埋进枕头里,手仍旧拉着樱井的衣角不愿松开。樱井悄悄拿过小朋友脱下的衣服,从里面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他凑到小修的脸庞,轻轻摸了摸他的耳朵:“对不起啦,明天给你带圣诞礼物回来。”

随后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间。

 

翻开手机,一下涌入十几条邮件,都是松本的,从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到问他有没有事情,语气越发焦急。最后一条邮件来自半小时前,樱井赶忙回复了一个自己在家里不用担心的邮件,但半晌也没有收到回复。

难不成他出去找自己了?

走到母亲的卧室门前,樱井将双手在裤缝上蹭了蹭,敲了敲门。

“进来吧。”

他走进房间里,带着一脸欲言又止。

反倒是母亲先说话了:“你需要回去,是么?”

“……嗯。没跟和我同住的人说清,刚刚手机又给小修拿走了,怕他着急,得回去说一声。”

母亲点了点头:“合情合理。”

“我明天会回来的,一起过平安夜。”

“好,我们在家里等你。”

樱井鞠了一躬,转身要走,走到门口时又犹豫着停下了脚步:“您……不担心我至今为止住在哪里么?”

母亲笑了:“你看这还比两个月前胖了一些,想必过得很好,那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你不是个没有分寸的孩子。”

樱井摸了摸脸,嘿嘿笑了两声:“谢谢。”

“去吧。”母亲向他挥手。

 

一路飞奔回松本的住处,樱井跑得几乎要将肺喘出来。

打开大门,屋里漆黑一片,一个人也没有,客厅的桌上放着用塑料膜封好了的食材,打开灯,发现是一份鱼子丼。樱井站在餐桌旁五味杂陈,翻出手机拨通了松本的电话。

卧室里传出了铃声。

担心成了真,他果然是出门去找自己,竟然连手机也没有带,走得实在匆忙。樱井无法联系到松本,担心他会在外面一直找下去。已是十二月的末尾,户外气温已近零下,风头如刀,松本又格外怕冷,若是生病了该如何是好。

他翻出好几张纸写上让松本若是回了家赶快给他打电话的字样,放在房间几处最显眼的角落,随后连鞋也没完全提上,就踉踉跄跄地又冲出门去。

 

户外果然很冷。

樱井缩着脖子边跑边张望,在心里默默后悔没将母亲织给他的围巾戴上。他对松本的去向半点头绪也无,只好先沿着住处到学校的方向跑了几个来回,询问过路边还开张的店主,仍旧一无所获。这下更是没了主意——这片区域倒也算不上太大,但要找到一个联络不上的人还是过于困难。

绕到常去的哪家居酒屋,樱井敲开了门,老板另一只脚还停在店里,他就抓着人家毫不顾忌音量:“老板,润くん来你这儿了嘛?”

“嗯?你俩玩什么把戏,他几十分钟前也来我这儿问了同样的问题。”

樱井的眼睛骤然亮起来:“那,那他有说还会去哪儿么?我们俩走失了,他又没带手机。”

“哈?这还能走失?你俩是五岁小孩儿么?”

“不是,那个,先不说这个了,他忘哪儿去了?”

老板给他指了个方向,再回过头,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要是润くん来了麻烦您转告一声让他回家等我啊——”

只有他的声音还留在原地。

老板摸了摸脑袋:“搞不懂他们年轻人呐。”

 

不知道又跑了多久,脸颊已经被风吹得失去了知觉,他伸手捂住有些麻木的脑袋,掏出手机来,仍旧什么也没有收到。

究竟去了哪里?能找的地方都已经找过了,别是出了什么事情。

脑中迅速划过许多冬夜失足落水第二天才被发现的社会新闻,樱井神经质地咬着嘴唇,指甲也已经被自己抠出血来。

如今想这些也无用处,还是先尽可能地多找几个地方,若是将松本的电话号码记下就好了,现在就不会是这样的状况。

街上的商店也渐渐关闭了,仅剩路灯与自动贩售机的灯光还茵茵的亮着。樱井买了一份小豆汤靠着贩售机蹲下,稍微捂了捂手,拉开易拉罐一口气灌进了嘴里。

身体多少恢复了一些温度,他站起身抖抖脚拍拍脸颊,准备继续找人。远处有匆忙的脚步声慢慢接近,听起来也是个奔跑着的人。除了自己,还会有什么人会在这样的寒夜快速奔跑呢,这样想着,樱井转身就要离开。

“樱井————!!”

他猛地一回头。

气喘吁吁的松本撑着膝盖站在他的身后。他汗淋淋的,头发都黏在了额角,羽绒服敞着怀,整个人腾腾地蒸出热气来。

“润くん!”

樱井赶忙上前,将他搀到贩售机边靠着,想给他将拉链拉上,手却被打掉了。又转过身手忙脚乱地要买饮料,却又不知道该买什么——热饮都带咖啡因,晚上喝好像不太好,小豆汤黏糊糊的,运动之后喝也不行。

最终也只买了一瓶矿泉水。

松本结果水,拧开就往下灌,水从嘴角流出沾湿了前襟也不在乎。一瓶水半喝半洒,很快就见了底,他呼吸终于慢慢平稳,樱井也松了一口气。

然后便被狠狠地扇了脑袋。

“你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好久!如果要晚回来不知道来条消息?怎么这么让人放心不下!”松本抡起空瓶就要打人。

樱井招架着毫无杀伤力的空瓶攻击边着急地将下午发生的事情解释给松本听。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现在你的号码我已经记住了,再也不会忘记了!”

松本拿那瓶子对着樱井的手臂敲了两下权当撒气,随后拉上还敞着的羽绒服,便安静了下来。

“……那么恭喜你,现在终于可以回家住了。”

“我……”

“我不用再照顾个白吃白喝的小子,打工的时间也可以正常了。”

他带着副轻松的表情拍了拍樱井的肩:“这不是很好嘛。”从贩售机上站直了身子,松本转身往住处走:“要把东西搬走的时候不用和我说了,把钥匙留在餐桌上。今晚要怎么说?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拉住了胳臂,狠狠推在贩售机上。

咚的一声响,即便隔着厚厚的冬衣,肩胛骨仍被撞得生疼。松本被疼出了火气,竖起眉毛抓紧了樱井的小臂,樱井不甘示弱,瞪着眼睛逼近,两人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鼻息。

“你真觉得这是件值得庆祝的好事?”

“当然,怎么,你不想和你妈和好?”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樱井越逼越近,最终还是松本率先败下阵来,他试图向后仰,可脑袋却被贩售机顶住了。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你真的对这件事感到高兴么?

“我……”

手臂上的力道突然卸了下来,樱井慢慢垂下了头,他将脑袋抵上了松本的肩膀,语气软得像一只在下雨天被遗弃的小狗。

他说:“松本さん,我喜欢你,不想和你就这样分离,我想之后也能见到你,和你睡在一张床上,讨论今晚明早吃的东西。我想和你在一起。”

松本僵在原地。

他不知该推开樱井还是就这样继续任由他靠下去。心脏似乎转了位置,砰砰的搏动是从樱井脑袋抵着的位置开始的,热力由此慢慢向全身扩散,蔓延至耳朵脸颊指尖头发,他被这股热力蒸烤得丧失了思维的能力,手倒是不受控制地放上了身前人的肩。

刚刚喝下的水都不见了,他重新变得格外的干渴。

沉默没有使樱井抬起头,不知这该算是固执的坚持还是逃避现实的胆怯。贩售机在他俩身后放出白色的光,照在樱井的头发上,黄色尤为显眼。松本看着他发根的黑色,想起今日发了多条信息却未得到回应时的坐立不安,以及方才看见这头金发时心中一瞬燃起的光。

力气慢慢回溯,他伸出双手握住樱井的肩膀,使了大力气,强硬地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了。

他看见樱井的彻底垮下来的表情。

然后松本伸出手捧住樱井的脸,将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在极近的距离里,他看见樱井的眼睛猛地睁大了,几乎连瞳孔都在一瞬间缩小。松本忍不住笑起来,他随即退开,重新像是没骨头一样靠上了贩售机。

樱井捂着嘴巴:“诶?诶??松本さん,所以,所以你同意了么?”

他没给一个答复,起身就往家的方向走,任凭樱井在后面大呼小叫。

那就试试吧。

他想。

也没什么不好的。

 

 

-尾声

松本是被热醒的。

家里的空调坏了,要等周一才能有人来修,此刻就只能靠一台风力不强的老式电扇勉强续命。冲凉毫无用处,只一会儿身上就重新黏起来,如果不是冰箱不够大,他早就躲进去了。

气温掠走了所有的困意,更何况此时身边还有一个体温这么高的活暖炉。松本看着睡得一脸餍足的樱井,气不打一处来。

他狠狠往身旁踹了一脚。

樱井“哎哟”了一声,翻了个身,没醒。

“也亏你睡得着。”松本翻身下床,从冰箱里翻出冰棍含在嘴里。头发是潮的,短袖黏在身上,他将过长的头发全部扒到脑后,蹲在冰箱前贪凉快。

“都最后一个暑假了还一天到晚往这里跑,怎么回事,他都不用上补习班的么。”松本含着冰棍嘟嘟囔囔地抱怨。

“我都挑没有补习班的时候来的嘛。”

松本回过头,看见樱井抱着臂靠在厨房的门上。他的头发也被汗湿成一绺一绺的贴在头上,狼狈的样子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

“你这样室温会升高的。”

“我知道。”松本讪讪地关上了门,咔嚓一声咬断了一截冰棍,“还是少来点吧,去图书馆也好和同学一起复习也好,有点备考生的自觉。”

“哎,可是我只有在润くん身边才能安得下心啊。”

眼见着樱井就要靠过来,松本往后猛退几步:“你别过来,太热了。”

但最终还是被抱住了。汗涔涔的皮肤贴在一起,滚热又滑溜溜的,触感好恶心。松本推了推,没推动,于是将剩下的半截冰棍往后一塞,塞进樱井嘴里,在他伸手去接的时候趁机挣脱开来。

“别说的这么好听了,你不过是想白吃我做的饭而已!”

不再去听身后传来的含糊的辩解,松本冲进浴室打开水龙头,将温度过高的脸颊埋进冰凉的水里。

太热了,我是不会做饭的。

他咕噜咕噜地吐着气泡想。

明天点份贵点的寿司当外卖吧。

 

 

fin.

 

感谢大家观看

 
评论(16)
热度(411)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