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番 12

-11

 

-12

若不是时间不允许,小舞恐怕会呆到第二天再走。樱井原以为他并不擅长和年纪小的人相处,不想只短短的几个小时,松本就已经将自己的妹妹降服。

这大概是在酒吧工作的必备技能吧。

他将小舞送到公交站台处,本想苦口婆心地嘱托一番,却说着说着自己先跑了神,思绪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我不会和妈说的,不用露出这样的表情吧。”小舞不满道,“这么不相信我的么?”

“不是。”他回过神,“……到宿舍后记得打来电话。”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回去把礼物给送了吧!”小姑娘将哥哥推出站台,迫不及待地开始挥手:“要加油哦!”

樱井皱起鼻子,冲她嫌弃地挥了挥手。

 

校服的西装裤不够宽松,礼盒被勉强塞进口袋,行走时棱角反复摩过大腿,一遍一遍张扬着自己的存在。樱井被硌得生疼,将盒子从口袋里掏出来攥在手心。

戒指个头很大,重量也不轻,刚刚放在口袋里时一直带着裤子向下坠,若不是皮带扣得紧,怕是要出洋相。此刻放在手心,沉重的感觉更加具体,原先在店里没有察觉,此刻却因此而犹豫起来。

会不会……不太合适?

他竟然直到这时才想起戒指的所附赠的特殊含义,一下停住脚步。

想来店员大概是误会了他所送对象的性别才没加阻止吧。

现在就送戒指,是不是太早了?

可也没时间更没钱去选个更加得体的礼物了。

礼盒此刻还沉甸甸地呆在手心,樱井站在原地红了脸。他在几个小时前才刚刚明白自己的心情,此刻竟就要送给对方一枚戒指。这个大到滑稽王冠原本的含义分明单纯的很,可在如今的樱井眼里却再也单纯不起来了。他有些尴尬,却又更为害羞,狠狠捏紧了盒子,棱角顶在掌心,钝痛从手掌蔓进大脑。

别想这么多了。

他给自己打气。

表现得轻松些,他什么也不会看出来的。

 

“松本さん!请收下我的礼物!”樱井鞠躬成一个直角,双手捧着礼盒直递到了松本面前。

他紧张地连称呼都恢复成了最初的模式。

松本没有说话也未取过礼盒,空气安静了一两秒,而樱井仿佛煎熬了一两年。他垂着头,无法看见对方的表情,脑中已经不受控制的开始预演一出“松本发现真相勃然大怒而自己心碎流落街头”的悲剧,汗水都要流出来。

头顶传来有些困惑的声音:“你……要干嘛?”

他回过神来,舌头却还钝着:“额,前段时间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这是那个,赔礼。”

“都过去多长时间了,你还放在心上?”松本听上去像是笑了。手里重量一轻,盒子被拿走。樱井眨眨眼直起身来,紧张地看向松本拆包装的手。

“啊、是个戒指啊。”松本反应平淡,没有一点惊讶的模样,取出戒指仔细打量,既看不出对饰品种类的态度,也看不出对巨大王冠的喜恶。

忐忑里掺上害怕,樱井捏紧了衣角:“喜欢么?”

“嗯,挺喜欢的,款式很有意思,就是平时不好戴了。”松本抬起了眼睛,“喂,你怎么一副失望的样子,难不成指望我拆开盒子大叫一声么。”

樱井如释重负:“啊,太好了,我,你喜欢就好,店员说不方便戴的话可以串起来当吊坠,总之你喜欢就太好了。”

“你没必要买这个礼物,事情早就过去了。”松本依旧盯着硕大的王冠,“有这个闲钱不如出去找间廉租房。”

松本拿着戒指在手上比划了一下,最终套上食指:“啊,杀伤力很强的样子啊。”他冲樱井挑了下眉。

最初买下时虽全然没动其他心思,可在意识到之后就很难不去多想了。那枚闪着金属光泽的王冠此刻正稳稳坐在松本的食指上,像个意味深长的的暗喻——他尚且隐秘的心意被递交且接纳了,以这样完全意外的方式。

樱井快速眨眼,抿着嘴将视线从他的手指上挪开。

他的脸颊烫了起来。

 

正值格外年轻的时节,偏又在骨脉里藏了难驯的野风,樱井丝毫没在性别上起任何纠缠,平顺甚至是有些兴奋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并非没有过恋爱的经历,可暗恋却还是头一遭。松本与樱井以往的交往对象差异过大,这回自己又身处一个前所未有的位置,他开始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虽是同居人,可比起同龄友人,他们之间相处的时间依旧不能算多,樱井攥紧了这些珍贵的时间,死死地关注着他。他对松本偶然飘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而紧张心跳,又因松本的转身和回头而放松又失落,如同置身于月球,太阳照过来时灼得人也要蒸腾挥发,可当太阳离去,却又是从骨头里结出冰霜。

完完全全地陷进去了。

再一次避过松本的视线,他将头狠狠低下去,抿熄了嘴角的笑意。

樱井自然不打算一直这样“暗恋”下去,年轻的感情总试图谋个结果,他日日谋划着究竟该在何种情况下坦白自己的心意,若念头能够打草稿,恐怕已经可以塞满几十个纸篓。

一日回家时遇上松本正开着音乐做饭。音乐声很大,樱井看向厨房,看见松本正握着锅铲左摇右摆,样子好笑得很,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所幸笑声被音乐声盖住,没有被发现。直至音乐结束,松本随着节奏转了个圈,才发现已经在厨房门口站了不知多久的樱井。

他立刻转回身,正儿八经地开始翻炒。樱井假装没看见他涨红的耳朵,咳了一声:“这是谁的歌?”

“披头士的,怎么,没有听过?”

“听过,可只听过几首,很喜欢?”

“是啊,很喜欢。”松本将刚刚那盘边跳边炒的炒饭端到樱井面前,“今晚有个party,会晚些回来,不用等我了。”

樱井看着他一身闪亮的打扮了然地点了点头。

原本连鞋都已经穿好,却又脱了下来,松本想起了什么赤着脚走回房间,再出来时,手上正带着樱井送的那枚戒指。

“今天的场合很适合戴。”他笑着冲着樱井摆了摆手指。

樱井的心脏猛烈跳动了一下,一口炒饭噎在嘴里,差点没出息地将自己呛死。

 

第二天去到学校,就连忙去找了音乐老师。

“披头士的曲子吉他谱的比较多哦,钢琴曲的可能会有些难找。我尽量帮你看看,要是找不着也别怪老师。”

“不会不会。”樱井连忙鞠了一躬。

“不过怎么想起找这个了?我以为你现在已经不再弹钢琴了。”

“有位朋友喜欢,想谈给他听听。”

“哦。”大概用的是“他”这个词,老师并没有多想,“关系真好啊。”

樱井笑了一下。

 

下午的时候音乐老师带着一份谱子来找他,说只找到了这一首。樱井谢过老师,一放学就钻进了琴房。许久不碰钢琴,已经有些生疏,他先按着谱子缓慢地哼了一小段,察觉到这并不是昨日松本听得那一首。

早知道该问个名字的。

他稍稍有些懊悔。

 

一周后,樱井将一盒磁带递给了松本:“我想请你听一听。”

“英语听力?”松本看着磁带上的标签瞪大了眼睛。

“不是的!是一首曲子,我没有别的磁带,就……。”樱井声音有些过大了,脸上露出了局促的表情。

“哦?你唱的?”

“不是,弹的,钢琴。”

“哦?好厉害。”

松本挑了挑眉。他回房提出了一个小巧的收音机,接过磁带放入其中,按下播放键。

樱井捏紧了拳头坐在一旁,连喉咙都收紧了。

开头是一段短暂的空白,几秒钟后响起了钢琴的乐声。松本光听了一个小节,便转过脸小声且兴奋地说:“是hey jude么?我好喜欢这首!”

随即半阖上眼睛,随着乐曲的旋律仰着头小声哼唱起来。

松本有漂亮的睫毛和挺巧的轮廓,可这些都不如他此刻露出的表情更令人心动。落日的光在他的脸颊上晃动,樱井看着他舒展快活的神色高兴得心底滚烫。他舍不得放开眼,连松本睫毛的一次最细微的颤动都不愿错过。

曲子不长,很快就放完了,松本睁开眼睛回过头,正好撞进樱井漆黑的瞳孔里。

这双眼中有沉醉的神色。

磁带还在往后放,收音机里传出沙沙的白噪声。只沉默了一小下,松本就说话了,他眨了眨眼:“弹得真好,不过怎么想起来录这个给我听?”

“因为你喜欢啊。”

听了这话,松本笑了:“嗯?就因为这个?”

“对。”

他笑得更开心了:“喂,你这家伙,该不会喜欢我吧。”

樱井一愣。

他张开了嘴,但最终什么辩白的话也没能说出口,原本的微笑停在脸上,和惊慌混成了滑稽的模样,被揭穿的慌张根本没办法掩饰。

松本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着他的表情,笑容逐渐也跟着消失了:“你……”

樱井再次张开了嘴,他想他预演了许多次的那些场景大概是用不上了。

“conversation 5: -Will you marry me? -Yes, I——”

樱井猛地站起用力拍停了收音机。

房间里仅能听见他略显粗重的呼吸声。

 

tbc.

-13

 
评论(13)
热度(193)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