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番 11

-10

 

-11

下课铃响起,国文老师意犹未尽地放下手中的粉笔离开教室,樱井立刻回过身趴在好友的课桌上,推倒了他好不容易搭好的原子笔塔。

“さくしょう,我要杀了你。”

“对不住对不住!”樱井帮他捡起落在地上的原子笔,手忙脚乱地想要摆出原先的精妙造型,只可惜手不太巧,越摆越乱,好友实在看不过眼,挥开了他的手。

“你别弄了,越弄我的杀意越盛,到底要干嘛,有事儿说事儿。”

“……如果我想给人道歉,应该送些什么礼物啊?”

铃村停下了手:“额,不用这么隆重吧,我并没有生气?对不起已经足够了。”

“谁在说你了!”

“切。和妹妹闹矛盾了?”

“不是,道歉的对象是男性。”

“那不是更简单了?妻夫木君的话,一本漫画他就会原谅你了。我家最近进了一些不错的漫画,员工价可以便宜……”

“不是啦!如果真的是这么简单的情况就好了。”樱井把头埋进了手臂。

“可你什么也不说我要怎么帮你?好歹大概解释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吧。”

藏在臂膀的脑袋转了转。

铃村叹了口气,伸手拍拍樱井的肩:“老师进来了。……总之不管怎么样,投其所好总是没错的。但要是按照你说的‘情况很复杂’,送错了东西会比不送后果严重得多。”

樱井从手臂中抬起头,脸彻底皱在了一起。

 

松本没有暗示过什么礼物,他简单又彻底地原谅了樱井。一切都和原先没有变化,连用前一晚饭菜做的便当都一如往日,他甚至表现的比原先更加亲切了一些。

可这样的普通和亲密却使樱井不安了起来。他急于表现自己的悔过之情,松本却只是一如往常的模样。愧疚无处发泄,几乎都要发酵成惊恐,他越发战战兢兢,却又害怕自己过分小心的举动会引来松本的不愉快。

樱井变得格外患得患失,他已经不想再令松本伤心或是生气了。

昨晚他差点打碎一块盘子,虽然及时止损,可还是磕出了一条裂痕。

这是松本很喜欢的盘子。

樱井道歉还没有说出口,松本就率先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了句没关系,连半点不快的神色也没有露出来。

他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觉得自己一定还没有真正得到松本的宽恕,如今的反常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

于是决定斥巨资买个礼物送给松本。

他又开始在铃村家的书店里打起短工。

如今钱攒到了一些,却又在选礼物上犯了难,问了一些同学和好友,都提不出什么有用的建议。松本爱买衣服和首饰,可惜樱井在这方面实在是没什么天赋,除此之外他全然没有头绪,又无法直接去问对方喜欢些什么。

陷入绝境了啊。

他叹了口气,将一本小说插进书架里。

放在裤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翻开翻盖,发现竟然收到了来自小舞的邮件。

她想约他明天见上一面。

如果是别的什么日子,樱井一定会推托拒绝,他还没做好准备去面对家里那些事情。

可今天却不太一样了。

女孩子在挑礼物上一向有些别样的心得。

樱井捏着手机迟疑了许久,他看着文字末尾的颜文字,最终将同意的邮件发了出去。

 

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小舞了。

樱井看着远处冲自己招手的少女竟有一阵恍惚。

小舞在学校参加了合唱社,住着校又常去别的城市参加比赛,回家的日子竟比正在高三的樱井还要少。樱井离家出走前已有一段日子没见,再加上这一个多月的时间,算下来兄妹二人已经近两个月没有见到彼此了。樱井伸出手拍了拍小舞的头顶:“你是不是长高了?”

“哪有!”少女的声音又甜又脆,像刚从树上摘下的苹果。她打掉头上樱井的手,一插腰,毫不留情地质问起来:“喂,你是不是从学校退宿了?”

樱井早一想到自己这个事务繁忙的妹妹不会没事儿来找自己叙旧,心里早做好了被发现的准备。

“你怎么发现的?”

“你倒是也不否认啊?”少女哼了一声,加快了步速,将樱井甩在了后面,“昨天本来想给你个惊喜去宿舍找你,结果舍友都说你早就退宿了。家也没有回……小修都和我说了。你这段时间都住在哪儿啊?总不会住在桥洞下面吧?!”

“我看着有这么落魄么?你别多想了。我有地方住。倒是你,不会和妈说了吧?”

“你要是不解释清楚,我今天就去和妈说!”

“好了好了好了”樱井追上前,一把抓住小舞的手臂,“你先帮我个忙,我再慢慢解释给你听。”

小舞眯起眼睛:“你可不要用谎话敷衍我,否则这事儿闹大了,最麻烦的人是你。”

樱井双手合十举在面前,语气十二万分的诚恳:“我哪敢骗你呢。”

 

被领到了一家颇为偏僻的小店里。店内装潢简洁,屋顶甚至保留了钢筋与管道,并未用天花板封住,樱井几乎没办法直视这些挂满了墙壁的饰品和衣服了——在店内特别设置的灯光的照射下,他们实在是闪亮得令人睁不开眼。

“这里肯定能找到你想买的东西了吧。”小舞得意洋洋,她不再理自己还呆愣着的哥哥,和相熟的店主谈笑着开始讨论挑选。

这家店确实风格多样,浮夸的也好娴静的也好,无论是杂志和班级女生身上常见的,亦或是自己想都无法想到的,在墙上都能找得到。琳琅满目的饰品和服饰让樱井彻底花了眼,选择太多也未必是件好事。

小舞正与店员相谈甚欢,现在上前打扰可能并不会得到什么好的建议,樱井愁眉苦脸地站在墙壁前面,决定使用最愚蠢的方法来选择礼物。

反正这上面的饰品都挺好看的,即便没办法选出最合松本心意的那一款,至少也不会引他讨厌吧。

樱井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伸出手对着那扇墙随便挥舞起来。

3、2、1。

他停下了手,睁开眼睛。

手指直愣愣的指着一个王冠,做的挺精致的,就是分量不小,看这个个头,大概是个吊坠的坠子吧。

他请来店员,将饰品取下,放在手中才发现,这竟然是个戒指。

“好大啊,这竟然是个戒指?”小舞凑上来,捻起巨大的王冠戒指仔细打量,“造型倒是很别致,做得也精细,就是大浮夸了吧,想不出什么样的人戴这样的戒指才不会觉得奇怪。”

“这是手作,店里只有一个。进货的时候也惊到我了,但是先前也没见过这种款式,觉得应该会有人喜欢吧。 ”店员笑眯眯地补充,“如果觉得戴在手上不方便,可以配一个链子当成项链,也很好看呢。”

樱井仔细打量着这枚夸张的戒指,眼前渐渐浮现出松本的相貌来。松本有极其漂亮的眼睛和过粗过黑的眉毛,配上过白的肤色,显得眉眼格外醒目,他鼻子挺拔嘴唇略厚,下巴相对中庭上庭则稍短了一些,并不是极为标致的长相,反倒浓烈鲜明。喜欢这样相貌的人一定会被他迷住,不喜欢的则完全接受不了。他平日爱戴叮叮当当的饰品和设计独特的衣服,这些单品被脱下单独放着的时候显得怪异无法理解,但穿在他身上竟然都挺相得益彰。

他也挺爱戴戒指的。

樱井想起那晚看见调酒时的松本,他手比脸更加白,葱白的手指握在银色的调酒壶上,是一副冰冷又疏远的美感。

自己说不定选到了一个格外好的礼物。

小舞看着他的表情,有些惊讶地戳了戳他的肩膀:“诶,哥你真的要买这个嘛?价格也不算便宜哦。”

“没关系,那人喜欢比较重要。”掏出了口袋里所有的钱,近日努力的成果一下子就被花光了,樱井没感到半点犹豫或是不舍,反倒比给自己花钱还要快乐满足。

他想着松本收到礼物时的表情就无法收敛自己的笑意。

小舞偏头看着他,心里狐疑越来越深,终于在踏出店门后,她问出了憋了许久的疑问:“这礼物到底是要送给谁的?”

樱井摸索着包装盒上的压花,想着松本笑起来的眼睛。他原以为自己只是为了不被扫地出门才这么着急想给松本买个礼物,如今才发现,他只是想让松本开心而已。

“是个好人,我现在就住在他的地方。”他顿了顿,“还是……还是我现在正喜欢着的人。”

“诶——————?!”

 

小舞猛吸一口面前的冰沙,然后一把捂住了后脑勺。

“冻到了!痛!”

“谁让你大冬天喝这种东西。”

“你一下子说这么多这么刺激的东西,还不准我喝冰的冷静一下?!”小舞咬牙切齿地抬起头,“你、你先别说话,再让我缓缓……”

“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说,怀疑妈出轨了一个年轻男人,但没有确切证据,想自己再调查一下弄清真相再回家。目前住在一个学化学的大学生家,并且喜欢上了那个大学生?!”

“轻声一点……”樱井拉高了领子避开因为小舞巨大声音而看来的视线,“嗯,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高三生都是这么厉害的么。”

“喂!”

“……如果事情真的和你所看见的一样,那是挺可疑的,可这个月我回家两趟,完全没有遇到你说的打电话的情况啊?你真的能够确定么?”

“说实话,不能。”他想起与松本的那次争吵,皱起了眉头,“所以我才想彻底调查清楚了再回家,如果真的是我弄错了,我会好好向妈道歉的。”

“你当然要好好道歉。”小舞将最后一点冰沙倒进嘴里,“还有和小修,他现在还在叫你坏人。”

樱井苦了脸,“倒是把他给忘了……你等下要回家么?能不能我买点什么帮忙带给他吧。”

“不要。这种事情自己来做才有诚意。下面是那个男大学生的问题,”她立刻换上了一副苦口婆心的表情“哥,你是认真的么?”

“是。”

见樱井半点犹豫也没有,小舞将劝阻的话咽回肚里,她明白自己兄长的性格,这样的情况下无论说什么,都是在做无用功。

停顿了一下,她继续开口:“那能带我去见他一面么?”

还没等樱井将反驳的话说出口,小舞便紧接着开口了:“以你的一面之词怎么能让人彻底放心呢?免费吃人家的喝人家的现在还喜欢上人家了,如果这件事放在我的身上,你能这么简单的就任其随意发展?何况——”她又一次眯起了眼睛,“现在是你有求于我吧,如果不愿意让我见他一面的话,我就把你现在的情况回家全都告诉妈。”

软硬兼施,连威胁都用上了。

樱井沉下脸,慢慢犹豫起来。

“哥——”小舞拖长了声音,“我只想去确认一下这人对你无害,别的什么都不会做的,我发誓!”

 

站在公寓楼下,樱井停住了脚步,他看着身边显然情绪高过了头的少女,迟缓的后悔起来。

今日松本应该是没有打工的,窗口昏黄的灯光也证实了此刻家里的确有人。樱井领着小舞一步三停地走在楼梯上,每跨出一步,懊悔的情绪就更加翻滚上一些。

“我迟早是要见到他的。”小舞在身后凉凉地说。

樱井被彻底打败了,他狠下心来一步踏到门前,认命似的将钥匙插进了锁眼。

“我回来了。”他哑着喉咙吼了一句。小舞从他的背后将头探进房门,环顾一圈,凑到了樱井耳边。

“还挺干净的嘛。”

樱井掐了一把她的手臂。

“好晚。”松本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还伴着油烟机和锅铲的动静。小舞捂住了嘴:“还会做饭。”

“闭嘴!”换上了期期艾艾的声音:“润くん……能不能出来一下?”

“等一下,就要好了,五分钟。”

樱井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好,然后转过身有些气急败坏地对小舞说:“你再说话,我就立刻把你关在门外。”

“润くん?”

“……别笑了。”

“你们看起来关系很好,那么他知道你……”

“女朋友?”

樱井猛地回过头,连脖子发出了一声咔响,他看见松本端着一份炖豆腐站在他们身后,面无表情地仿佛自己刚认识他的那一天。

“要一起吃饭么?”他扬了扬手里的碗。

“是妹妹!”樱井突然说了一声。小舞飞快地瞥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肩膀轻微地抖动起来。

松本的视线在两人中来回几下,终于绷不住,也笑起来。他把碗放在桌上:“我知道,你们俩长得太像了,应该没人认不出来吧。”

“常有人这么说。”小舞一步走上前,鞠了一躬:“您好,我叫樱井舞,感谢您这么多天里照顾我哥哥。”

“不用客气,鄙姓松本,叫我润くん就好。要留下来吃饭么?晚上一般会多做一些留给明天当便当的。”

“好啊,谢谢润、润哥。”

樱井看见松本稍愣一下,接着竟极为和善地笑起来,他拉开椅子招呼小舞坐下,将炖豆腐放在她的面前便去厨房里拿碗筷。

小舞背过身拢住嘴,小声冲着樱井说:“合格了!”甚至还比了个大拇指。

当然了。

樱井冲她得意地笑。

他将手伸进裤袋里捏紧了礼盒,心里的满足感像一块烤得正好的蛋糕,又膨又软,噗噗地向外冒出甜蜜的热气来。

 

tbc.

戒指(图是记不得什么时候存的了,如有问题请联系

 

-12

 
评论(5)
热度(168)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