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番 10

-09

 

-10

松本几乎要走在路上就睡过去。

他已经好几天没能睡个好觉,这两日又逞强着承接下一个朋友打工的代班,忙得几乎没什么时间坐下休息,眼窝乌青地像只熊猫。

拖着脚步挪上楼,他将脑袋抵在门上摸索着转开了锁。防盗门缓缓地打开,玄关处豁然是一坨看不清面目的黑影。

今、今清大叔?!

松本吓得差点叫出声,面前的黑影熟悉的坐姿使他情不自禁地开始回想那部电视剧的内容。

喉结狠狠滚动了一下,他一手扶住门框,一手慢慢取下肩上的背包挡在胸前,慢慢往前跨出一步。

室外的灯光因为动作漏进了一些,足以让松本看清了这位“今清大叔”的脸。他气不打一处来,额角的血管都开始跳,脚都已经抬起了,最终还是不甘心地放了下来。伸出手狠狠将那人扒拉到一旁,无视了响亮的碰撞声和痛呼,松本翻了个白眼蹬掉靴子就要往房里走。

“松……本さん?”

松本没有停下来。

“松本さん!请等一下!”

腿被抱住了。

他狠狠挣扎了两下,可箍在小腿上的手用了很大的力气,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将腿抽出来。

“松本さん对不起,我错怪你了,真的很抱歉。”

松本顿了顿,随即皱起眉毛,狠狠吸了一口气。

 

困难总是计划好了攒在一起袭来。松本违背了自己“不在高中生面前抽烟”的自我约束,他需要尼古丁来让自己变得清醒。

惹人生气的高中生还跪坐在客厅里,一副不得到原谅就不起来的壮烈模样。烦躁和疲惫缠在一起在身子里翻腾,松本按上眉头,恨不得将自己一键重启,去摆脱这些糟糕的情绪。

他确实愤怒过,或许还有伤心和失望,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将这些感情明白的宣泄出来,也不允许他去辩解真相。原是存着赌气的心思,却不曾想这些心情竟就这么在缓慢的拖延里逐渐变质。竭力克制自己,因此而变得格外疲惫,疲惫慢慢盖过了那些情绪本身,他整个人都变得消极而被动。刻意忽视樱井开始是因为生气,后来却是真的不想面对,他不愿再去考虑这件将他影响至此的事情,好像不去想就会自然而然地解决了一样。

松本甚至开始期盼樱井因为受不了自己而赌气这间房子。

误会就让他误会下去吧,他本也不缺乏这样的经历。一个高中生的想法不会对生活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反正也只是泛泛之交,如果就这样断了联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自己已经不再生气了。

松本想。

 

可当被箍住小腿的时候还是动摇了。

原本被强制压下的所有情绪开了个小口,发出如同高压锅放气似的声音尖叫着往外泄露,松本背对着樱井狠狠闭上了眼睛,手在口袋里握成拳。

“行了,说吧。”费了多大的劲才能依旧保持这幅面无表情的模样。高中生有无聊的自尊心难道大学生就没有么?大学生又究竟比高中生成熟到哪里去呢。

他将烟碾灭在灶台,甚至没去想上面必将留下的圆形焦痕。走到垃圾桶前他皱起了眉,灯光虽然昏暗,但也已经足够了。

“是我的错,我太冲动,还自以为是。妄下评论的时候自信满满的,发觉到自己可能有错误倒是却步了不敢承认。我、我、我什么都不懂!把事情想得都很简单,没有考虑过松本さん的感受,胡思乱想就算了还要把自己的胡思乱想怪罪到松本さん的身上。啊,还有,我……”

“行了。”松本已经走到了樱井面前。樱井愁眉苦脸又不敢抬头看他的模样有些滑稽,松本绷着脸,面上纹丝不动,心里高压锅却叫得更加厉害。

“你把什么胡思乱想怪到我头上了。”

“啊?”樱井错愕地抬头。

“哟。这不是敢看我么。”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更嘲讽一点。

“额……”樱井扭捏着,看起来竟然像有些害羞。他明明在说那么长一段道歉致辞的时候都没有半点害羞的。

松本想到这里,嘴角又垂下去——他在掩饰表情上不比一个高中生更纯熟。

“我以为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的专业在是什么,也不肯和我谈工作上的烦恼啊你的家庭啊,是、是因为讨厌我,不愿意和我做朋友……但是キミコさん和小栗さん说不是,他们说……”

“他们说什么。”

“额。”

“看来你去打扰了不少人。我小看了你的社交能力。”

正坐着的人头又垂了下去。

松本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反省的雕塑片刻,突然感到一阵久违的松弛。

像是跑完马拉松之后的长舒一口气,非常累,但又格外的轻松。

 

他拖出一把椅子坐在樱井身前,用脚尖戳了戳他的膝盖:“为什么睡在门口?”

“我怕你还是无视我,就想等你回来的时候把你堵在门口……结果不小心睡着了。”

樱井的头垂得更低,声音里也透出委屈。松本挑起了眉毛,他猜樱井从他的朋友那边不止得到了情报,大概还需到了什么策略。

他来了兴致,把声调又往上抬了几分:“那么,所以呢?”

“啊?”

“你刚刚说了那么多,所以呢,你怎么办。”

“啊、我……我会做家里所有的家务,直到我离开为止,还回去拜托同学请他们再让我去书店打零工来交房租,先前我就是这么攒到钱的工作不辛苦也不用占用很多时间,不会打扰学习。我也不会再对松本さん乱加揣测了,还有便当也……”

“你还是没懂啊。”松本好夸张地叹出一口气,脸上却彻底轻松了起来,他别过头避过樱井抬起的视线,心里终于把所有事情都梳理明白。

“你真的明白我们现在为什么会这样么?刚才你说的那一大串,有一两个可能确实是个原因,但主要的……嗯……”这还是松本第一次选择开诚布公,既不习惯,也很别扭。此刻他的脸颊开始微微发烫,可还是必须的强迫自己继续说下去,“总之,我们需要有话说话。”

“哈?”这回是真的惊讶了。

松本有些不受控地拼命折腾唇上的死皮,即便已经尝到了咸味仍旧无法停下:“你想知道我在酒吧做的是什么工作,直接问出口不就好了。有不愿意告诉你的事我会说明,但也不是什么事都是那样的……”说到最终还是脸红了,他扯粗了嗓子嚷嚷起来“快从地板上起来,低头说话脖子疼。”

扭过头才发现原先一直可怜兮兮垂着头跪在地上的人早已经大方地抬起了脸,表情也不再苦大仇深:“所以我得到原谅了么?”

“我没这么说。”

“那我……”

“但如果你再多跪一秒今晚就不要想起来了。”

樱井懂得见好就收,他立刻撑起身子试图站起来,接着立刻向后一倒,咚得坐在地上。

“腿、腿腿腿麻了,痛!”

松本翻了个白眼,想了想还是没把活该二字说出口,他大发慈悲地伸出手将高中生从地上拽起来架在自己肩上,放缓了脚步,慢慢走向沙发。

“松本さん。”樱井的脸离的很近,说话时脸颊能稍稍感受到气流的吹拂,松本不自觉的绷紧了腮,从鼻子里应了他一声。

“你究竟是什么专业的?”

“生物化学。”

“诶?不是日本文学啊。”

他被扔到了沙发上。

“已经很晚了,早点睡吧。”松本倚在墙边抿着嘴,过长的刘海挡住了一部分眼睛,他困极累极,实在想要躺下。

关上灯,客厅陷入黑暗,星夜的霜尘透过窗帘落在樱井的头上,他的头发显得更金了一些。

松本多看了一眼,垂下头,悄无声息地笑一下,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松本さん。”

他停住了脚步。

“之后,如果可以的话……能叫你润くん么?”

“…………………………随你的便。”

门被关上了,把那声不算小声的“太好了!”挡在了外面。

 

好像微妙的有些后悔了。

松本把头埋进枕头和被子的缝隙里,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应该做到这一步。

他不是没有朋友的人,但却从未与任何一个朋友说到这个程度。但这次的矛盾责任并不全在樱井身上,只有樱井一个人反省改正是不公平的。

也能大致猜到旬那家伙会说什么话了。那些话他也不少对自己说,只不过先前实在没觉得有哪里不好。

就……稍微试一下吧,变得坦率,反正后悔了还能改回来。

意识终于开始变得松软,松本放任自己被云一样的睡意包裹,慢慢坠入其中,享受近一周以来第一次彻底放松的睡眠。

 

tbc.

 

-11

 

 
评论(2)
热度(161)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