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番 09

-08

 

-09

大概是太疲倦了,醒来后觉得四肢像被碾过一样酸麻,昨晚睡下时已近天亮,此刻还没到中午,樱井只睡了一小会儿,头也沉得厉害。

可醒了便再也睡不着了。

盯着陌生的天花板看了许久,他强迫自己坐起身来。

这样的早晨还有些似曾相识。

自嘲地笑了笑,他捂着脑袋推开了门,屋里静悄悄的,屋主看来尚未醒来。

房子是完全陌生的,完全不知道每个房间的设置,樱井蹑手蹑脚地走在过道上,看见了一个似乎是厕所的门,轻声敲了敲,见没有反应,便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条缝。

然后立刻扣上了。

随后是一阵冲水的声音,老板夹着一沓报纸从门里走出来。

樱井眼观鼻鼻观心。

“醒了?”老板说。

樱井点点头。

“可以走了吧。不提供早饭。”

“谢谢您昨晚的照顾了!”他深深一个鞠躬。

“准备去道歉了?”

既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

啪。报纸打上了脑袋。

“笨蛋就算睡了一觉也还是笨蛋呐。”

 

大半天没有吃东西,胃里空得像个深潭,扔下点东西得好一会儿才能听见噗的水声,樱井从便利店里买了几个包子,热腾腾地捧在手上。

拿到手上却又失了胃口。

他叹出好长一口气,吹散了包子周围的白气。

眼里看见的未必就是事实,更何况他分明只看见了一点瞬间而已。樱井咬了一口已经变冷的肉包,凝成块的猪油在嘴里发出油腻的味道。

有点反胃。

他咧了咧嘴。

昨晚……我太冲动了吧。

将剩下的包子扔进垃圾桶,樱井神色严肃地走在路上。他虽已承认自己冲动,逐渐相信所见非真,心里却依然抱着怀疑,没办法释怀的道歉。即便还没长成为了面子死不悔改的成年人,也努力进行了自我反省,可目前的情势仍旧无法完全说服自己,且……

不知不觉,单元门已近在眼前了。樱井停下了脚步,原地转了两个圈,突然猛地蹲了下来。

果然还是,还是会很丢脸啊!

途中鼓起的勇气和坦诚一瞬间泄光了,想到打开门后即将看见的松本的表情,他退却了。

会被打吧。

虽然如果自己真的冤枉了他,被打一顿倒也是活该。

可即便自己开口问了,松本也是绝不会干脆地回答。

樱井想起老板娘昨晚说过的话,她说松本也是从家里跑出来的。

这人……向来什么也不愿意和自己说。

樱井又重新有些气闷起来。

 

事情终是要解决的。

蹲得腿都麻了,站起身的时候差点跌倒,樱井站在房门口扭捏着,昨天出门得太急,甚至没带钥匙。

在周末,松本向来是要睡到下午,看了眼时间,樱井更加却步,毕竟如果现在敲门的话,恐怕连全尸都没有了。

苦笑了一下,他开玩笑似的扭下了门把,却听见了咔哒一声,门打开了。

没有锁。

难不成是怕自己半夜回来……?

站在玄关处,樱井五味杂陈。他看着丝毫看不出吵架痕迹的整齐客厅,和松本房间紧紧关上的门,原本悄悄酝酿起的愧疚终于开始再次咕嘟咕嘟冒泡。

无论松本さん怎么说都不会再回嘴了,多严重都不会。

一定会将真相弄清的。

 

昨晚并没有休息好,樱井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睡得不熟,朦胧中仍能听见声音。似乎没过多久,开门声与脚步声响起,他强打精神睁开了点眼睛,在模糊困顿的视野中,看见松本走到了他的面前。

本想说点什么,但头太重了,像个锤子一样往下坠,张开嘴巴也只能发出点含糊的声音。模糊的影子在面前站了一会儿,又慢慢走近,樱井再要挣扎,却被个绵软的东西覆住了。

他更难过了,情急之下,伸手勾住了松本想要收回的手指。

视野终于慢慢清晰了起来,樱井终于看清了面前人的表情。

手被甩开。松本没有再回望过一眼,他拿走了茶几上的水杯,径直走回了房里。

樱井垂下了眼,缓缓将手塞回毯子。

他从手指开始感到了寒冷。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下去,松本没再和樱井说过话,甚至连表情也不愿给他。樱井两次拦住松本,却都被目不斜视地绕开。松本偶尔扫过的眼神像鸟,飞过樱井随意地落在某处,只是再不落在他肩上。

这样的状态让质疑更加没办法问出口了。

现在倒觉得不如被打一顿得好。

原本的愧疚和自责被这样的情势耗干了,他重新变得怒气冲冲。既然不想解决问题那就这么耗着吧,论冷漠自己也是不会输的。

不算太大的房子里骤然多了两座冰山,分明是个有暖气的冬季,去让人连血液都觉得冷。

松本不在家的时间又变多了,他似乎找到了新的打工。今晚也没有晚饭,樱井被迫出门觅食。周围的商业街他几乎已经逛遍了,想要找到家感兴趣却又没吃过的店变得困难,他百无聊赖地走在路上,经过一个转角,差点和走来的人撞上。

然后抬头一看,竟然又是那个熟悉的高个儿。

高个儿显然也认出了他,一言不发转过身就要原路返回,樱井连忙拉住他的袖子:“啊,请等一下,我想问你一些事情!”

“饶了我吧。”高个儿没有回头,拼命想要甩掉樱井黏在他袖子上的手,“上次帮你害的润くん到现在也不给我好脸色看,你们自己的家务事自己解决好不好,不要牵连无辜外人了!”

他也不给我好脸色看啊。

樱井更用力地拽住了高个儿,两只手都用上了:“至少听听我说话再做决定吧!除了你我不知道还可以拜托谁了,这次不是关于我是关于松本さん啊!你不觉得他最近很奇怪嘛!”

又纠缠许久,高个儿实在是没了办法:“啊啊好吧!有话快说,我就只给你五分钟。”

樱井一把按住他的肩膀:“我听说松本さん在酒吧里好像遇见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你知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看他很苦恼的样子,但是什么也问不出来。”

“……”高个儿挑着眉将樱井的手掸下去,表情慢慢变得正经了一些:“他最近是有些不太对劲,这两天还更严重了,这个大家都有察觉。但润くん不是爱把心事和大家分享的类型,我也什么都没听他提起过。唉,他这家伙,就是这点特别没意思,什么也不肯说。”

高个儿看着樱井失落的表情,也跟着也皱起了眉:“怎么?你从哪里听说了什么了?是发生什么了么?”

“……我只是听说他和同事起了争执,还遇上了难缠的顾客。”

高个儿若有所思:“难缠的顾客……如果说的是安田小姐那也不用担心什么了。同事的话——”

“为什么?”樱井猛地凑上前,将高个儿吓得向后退了一点。

“因为这样的顾客不少见啊?只不过她执着了那么一点还特别有钱而已,但最后都是会放弃的,润くん很难搞,光靠钱和脸没什么用。”看樱井还是那副忧心忡忡的模样,高个儿大手一挥,揉上了他的脑袋,“放心啦,你表哥长得这么帅有女人来追不是很正常?这没什么大不了。你倒是很关心他嘛,那就别再干像前几天那样的事情了。”

樱井歪头躲掉了头上的手:“……同事的事情,能麻烦你帮我打听一下么?我没办法进到酒吧里。”

“可以啊。”倒是相当干脆地答应了,樱井有些吃惊。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好歹也是润くん的朋友,不想看他在这么苦恼下去。话说,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否则怎么通知你,诶,你有手机么?”

樱井连忙翻出了手机。

“这不是有吗,那润くん怎么会没有你的电话号码。”

他这才发觉自己原来还没有和松本交换过电话号码。

“呃……我们家没有这个习惯。”

“啊是么。”高个儿——该称为小栗さん了——竟然就这么信了,“那你们家还蛮奇怪的,你还对他用敬语呢。”

他合上了手机翻盖,拍了拍樱井的肩膀:“行了,我会尽量帮你问的,高中生还是多操心点儿自己的事情,别想太多了。”他抬手看了眼手表,立刻大叫一声:“完了,说好只和你说五分钟的,竟然过了这么久,优ちゃん又要生气了。”

随后飞快地消失在了街角。

 

得知了松本并非刻意针对自己,不过是性格如此,樱井深深松了一口气,他一瞬之间竟感到了如释重负,仿佛所有的矛盾和问题都已经迎刃而解。

只可惜即便他忘记了冲突从何而起,事情也不会就此解决,强压下那些不合时宜又过度发酵的愉快,他还有别的事情值得去操心。

所以……果然是误会了吧。

回忆着那晚对松本说的话,樱井把脑袋往墙上一砸,吓走了一个路过的小孩。

老板和松本さん说的话都对,我不过是个幼稚的小鬼无可救药的蠢货而已。这下该怎么道歉才好,松本さん已经连看都不愿看我一眼了吧。

分明是个在这种情况下仍旧会帮我盖被子的人……

樱井生而为人十八年,自诩是一个正直善良的好青年,如今却对恩人房东判下如此大的一桩冤假错案。比起愧疚,他更痛恨自己,从未有过的负罪感像水泥似的兜头而下,慢慢凝结,他几乎要因此呼吸不畅。樱井并非不理解酒吧的环境,小栗和老板说的道理也都能明白,可还是在看到那一幕的时候会慌张得失了最基本的判断力,分明一直敬重松本,却对他进行了相当下流的揣测。

他下意识地将自己的反常归罪于母亲引起的草木皆兵,没能发现被层层瓦砾掩盖之下的一点儿冒头的绿苗。

 

幸亏松本仍在打工,使得樱井不用尚在极激动时就立刻直面自己的愧疚。他晚饭也没吃就回到家里,在客厅里一边踱步一边组织道歉时的遣词。

原是觉得外边人声喧闹没办法静心还决定回家的,可真回到这里才发觉原来这不是个好主意。他与松本在这间房里朝夕相处一个多月,随眼瞥去就能看见勾连回忆的物件,越呆越觉得压抑,闭上眼又感到心慌。时钟一点一点儿往前走,房门不知还有多久就将被打开,压迫感愈发强了。

他甚至在纸上列出了好些句子,可总也觉得不够诚恳,试了许多次,纸都揉了好几团,终于觉得挫败,放下笔,精疲力尽地往沙发上一躺。

手情不自禁地伸到先前藏烟的沙发缝里,稍一摸索,摸到了那个纸盒。

樱井掏出烟盒,看着上面反光的商标抿住了嘴。那股从气管向上泛出的灼烧与干痒好像又回来了,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挠了挠喉咙。

瞧了一会儿,他果断地将整个烟盒揉成了一团。残余的香烟折断扭曲发出沙沙的声音,有细碎的烟草碾进指缝。

它不会带来什么帮助的。

不能再像个小鬼似的试图借助别的事物去逃避了。

 

好不容易来了灵感,正握着笔写得顺手,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来,樱井吓了一跳,纸上画出一条很长的黑杠。

显示屏上一闪一闪地,提示“小栗さん来电”。

他连忙接起来。

“已经问到咯,我很厉害吧!”小栗的声音很大,听起来极兴奋,环境吵吵嚷嚷,大概还在酒吧里。

“厉害!”樱井捧场,“所以究竟——”

还没说完就被小栗情绪很高地打断了:“我在之前那个熟食店等你,快点来吧。”

“电话里不……”被挂掉了。

樱井苦恼地看着写了一半的稿纸又抬眼看了看挂钟,虽然现在时间还不算太晚,可万一……

可本就是麻烦别人的事情,不好再多做什么要求,只能在路程上减些时间了。樱井将桌上的东西一起收拾干净,披上外套,直奔下楼。

一路狂奔到熟食店,小栗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樱井踉跄着俯下身撑住膝盖,几乎要将肺也喘出来。

小栗大概是喝了酒,情绪高得吓人,他丝毫不顾樱井的疲态,一掌拍在了他的背上。

“高中生!你来啦!”

樱井差点被拍到地上。

“酒吧这种地方藏不住事情的,何况还是发生在同事之间,稍微问问就知道啦,特别容易。是很简单的事情,店里有位服务生和一位有钱的女顾客交往了,他已经向店长递了辞呈,这两天就要不干了。他家里拮据,现在却辞了工作,那女人又有钱,别人会说什么你也能想到。”

“那、那是松本さん他……”樱井好不容易把气喘运,忙不迭地开始追问。

“你别急啊。有些事情就是很巧,那女人原本是打算追润くん——和你说过吧,润くん特别吸这种人——但润くん没有答应,后来才找上那个服务生,那服务生原先又和润くん还关系不错。他做了这样的选择本来就有些心虚,递了辞呈之后变得特别暴躁,多看他一眼都会吵起来。加上女友原先瞄准的是润くん,就对润くん更加忌惮了吧。”

“然后呢?”

“呃……之后的事情倒是有不少说法了,有人说润くん挑衅了他,也有人说润くん只不过和他搭了句话,总而言之他俩在更衣室起了口角,后来一发不可收拾,还动了手。是老板调停的,两人都扣了点钱。不过根据我对润くん了解,挑衅是不太可能,多半是想劝他吧……这家伙,恐怕是没看出那人的心思,还把他当朋友呢。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明明在酒吧这种地方呆了这么久,处理人情世故还光靠热血……他刚来这地方的时候还会和顾客吵架,也亏得老板脾气好,否则早被开除了。”

“不过着是上周的事情了,即使是润くん也不会消沉这么长时间……”

樱井靠在墙上垂着头,没有说话。

小栗自上而下打量着他,慢慢勾着嘴角笑起来。

“怎么,难道……你俩吵架了?”

“我……”

“唉,所以说青春期的小鬼最麻烦了,你还是这样颜色的头发,想必是个麻烦里的麻烦吧?”

你这家伙完全没立场来说我吧?!青春期的时候绝对比我再麻烦个一百倍!

考虑到他刚帮了自己一个大忙,樱井将反驳的话默默咽回了肚里。

“话说,你要怎么报答我?”小栗带着那脸讨人厌的坏笑凑到樱井面前。

樱井将手伸进口袋准备摸出钱包:“请你吃饭?”

“哪能叫高中生请吃饭呢,这太没意思了。这样吧,你叫我一声旬哥好了。”

“哈?!”樱井叫了出来。

小栗抱着手臂:“怎么?你想赖账?”

“……”

“这不比请客吃饭要容易很多?”

才没有呢!

他别过头:“……@¥%”

“啊?”小栗伸过耳朵。

樱井转过头瞪着他的耳朵,扯起嗓子:“……旬哥!!!!!”

小栗捂着耳朵倒退了三步:“果然是个最麻烦的小鬼!”

 

又一路跑回住处。

樱井岔气了,捂着腰靠着墙,哆哆嗦嗦地将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心里祈祷着松本千万不要提前回家。

上帝大概是听见了。

家里仍旧空无一人。

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樱井又觉得隐隐焦急起来,他如今终于消除所有疑虑,一心只想向松本道歉了。

多等的每一秒都变成了煎熬。

但这些相比起自己对松本造成的伤害而言大概根本不值一提。

临走前小栗叫住了他:“润くん虽然看起来脾气不好,但认识这么久,也没见过几次他真的生气,高中生的自尊心可能是天下最泛滥的东西之一,你要是哪里惹到了他还是早点道歉的好。”

他早就准备这么做了。

 

tbc.

 

-10

 
评论(4)
热度(175)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