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番 07

-06


-07

深冬渐至,天黑得越发早了,粗粗算来住进这里也即将一个月,时间流逝得竟如此悄无声息。

松本今晚也有打工,樱井早早完成了作业,实在是太闲,于是良心发现,决定来收拾房间。

他俩呆在家里的时间都不算太多,两个学生,没有太多闲杂物件,不过都是不爱收拾的男孩子,有随手乱放的习惯,进出频繁的客厅最是遭殃,生生被摆出了公用空间的凌乱感来。

樱井拾起松本摊了一茶几的戒指项链,将长满衣服的椅背清理干净,才发现原来椅子上还堆了一小叠书。

拿起一看,三岛由纪夫和松本清张夹着两本周刊jump。

倒也没有太过在意,合着衣服一起抱进房间里。他不知道松本归类衣服的方式,怕随便摆放反而给人添麻烦,就暂且随手叠起一同放在了床上。书倒是明确多了,桌子两边一边摆着像是高中生规定阅读目录似的名家著作,另一边则整齐地堆着各种漫画,中间分界似的摆了个熊叼鱼的木雕。三类画风不一致的东西规规整整地摆在同一张桌子上,看着有种南辕北辙的诙谐感。

阅读喜好跨越也太大了。樱井粗粗地略过松本的书目想。

本以为大学生不会再看这些名著,却在松本这里看见了这么多,还全都是买的不是图书馆借的,好少见,难不成是专业需要?

这才想起来自己连松本的专业都不知道。

皱了皱鼻子,举起三岛由纪夫想插回那堆名著里,却从书页中滑下了一张纸片。樱井从地上捡一看,是一个两层的硬纸片,能按照纸片上的折痕立成个扁扁的立方体。

“啊,是火柴盒的包装吧。”纸片上写着假名,拼出来发觉是松本之前和他提过的打工的酒吧名字,包装的反面写了地址,离住处其实不远。

据说工资也不少,真是个不错的工作了。

想把包装盒夹回书里的时候才察觉完全不知道是从哪页掉出来的。这包装盒毫无疑问是被用来当书签了,那自己不是彻底打乱了他的看书进程……

希望松本さん最近不要翻这本书!

他将包装盒往书中随便一夹,心虚地将这本三岛由纪夫藏在了书堆的最里面。

 

半夜睡得正熟时突然听见一声巨响,樱井翻身坐起来,吓得被子全都掉在地上。

有寒风吹进来。

大门开着,昏黄的楼道灯投进了一些,松本提着背包站在门口正在脱鞋。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他扣上大门,整个人都藏在了黑暗里。

“没,没关系。”樱井捡起地上的被子,往门口多看了几眼,有些犹豫地开口:“你还好吧?遇上什么事了么?”

“没有。”松本脱完了鞋子,将包放在餐桌上,快步就要往房里走。

樱井冲着他的背影喊:“我今天收拾了一下客厅,你的衣服都放在床上了!”

“谢谢。”随后就是关门的声音,咔哒一声,这回很轻。

樱井坐在沙发上没有动作。

他不是个睡得很沉的人,以往住在宿舍时,常被半夜起夜的舍友们弄醒,但住在这里近一个月内,他一次也没能察觉到松本的夜归。因为这个,还曾在心里开玩笑,好奇自己的房东是不是属猫。

而今天却有这么大的动静……

嗓音听起来也单薄又生硬,怎么看也是遇见不开心的事情了吧。

可他不愿意说,自己也一点办法没有。

大概还是被当成了个小孩子。

樱井想起松本那个尚且成迷的专业。

或者一个单纯的房客而已。

 

平素就有些七情上脸,此时更是遮也遮不住,第二天的松本依旧是一眼既知的心情不佳。猜想他没有任何和自己说的意愿,樱井不再自讨没趣,他离得远远地,自觉地空出了块供人自愈的空间。

还是在打工的地方遇上什么烦恼吧。樱井看着锅里剩下的醒酒汤想,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在厨房里发现这东西了。松本房间的门虚掩着,他还没起床。

不可能不担心,却又因为时间拖得越久越不知该如何开口,他兀自懊恼起自己先前自以为是的体贴,想着若是一开始就坚持问下去说不定会好上很多。

 

“究竟要怎么才能让一个心情不好的人和说出真心话啊。”樱井将脑袋一下砸进满桌的习题册里,咚地一声,好几个同学往这里看过来。

铃村椅背向后一靠回过身:“一个人如果打定心思不说一件事,那么无论什么方法都很难让他开口了。”

樱井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铃村。

“昨天看的电视剧里说的。”铃村摸了摸后脑勺,“但还挺有道理的,所以你要真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比起问他还不如自己去发现啊。”

竟然真的有几分道理。

今天是松本打工的日子,樱井原本也做了一番计划。他打算着放学了之后去趟生鲜超市,买点简易牛排或是速食咖喱这类自己也能够操作的东西,在松本下班前给他做好夜宵,如此,说不定可以趁他看到夜宵感动之际,问出点什么来。

但现在看来,显然铃村的建议更靠谱。先不说松本会不会因为一顿夜宵就感动到吐真言,樱井能否独立地做出一顿好吃的夜宵还得画上一个问号。近一个月下来的如今,他仍会不小心把煎蛋煎糊或者煎碎,酱油和盐的比例也常有失调。比起把菜随便塞进锅里也能炖得好吃的松本,樱井大概是遗传了母亲,实实在在的没有料理天赋。

还是亲自去看一看更靠谱些。

樱井抹了发胶,胡乱抓了抓自己的黄头发。他有一阵子没有打理了,发根已经冒出了一截黑色来。

是不是该补染了?

他对着镜子扒拉着发根,却忘记手上正满是发胶,等反应过来时,头顶的头发已经固定成了一个相当诡异的形状。

“糟糕!”他捂着脑袋一声大叫。

 

最终只好放弃了对发型的补救。樱井翻出顶花样最是叛逆的鸭舌帽,借了松本的首饰和外套,将五官摆出最欠扁的样子,就朝”电气石”出发了。

却毫不意外地被拦在了门口。

“身份证。”保安冲樱井摊开了手。

樱井将帽檐往上抬了抬,虚张声势地露出自己金黄的头发:“今天忘带了,就通融一下吧。”

“身份证。”语调都没变一变。

“我看起来就这么像未成年嘛!”

保安点点头:“太像了。所以,身份证。”

樱井垂头丧气地离开了队伍。

竟然管得这么严……

他猫着腰围着酒吧绕了一圈,还没走到后门口,就看见了两个黑衣保镖守在垃圾桶旁。这下是彻底没了办法,只好先去旁边的熟食店坐一会儿,期盼着夜深了之后,守备会稍微松懈一点。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只可惜樱井并不知道。

他在熟食店里一直坐到了午夜,然而保镖人数不仅不减,甚至还增加了一位。队伍越排越长,能混进去的希望更加渺茫,樱井抹了把脸,怀疑起自己的决定。

今晚这些耗费的时间到底算是什么啊。这个时间来看,生鲜超市肯定也已经关门,想重新改用夜宵战略也变得不再可能。

实在是太蠢了,一开始就不该听铃村的话的。

他喝掉和杯中剩余的咖啡,拎起外套离开熟食店。不想一走出门就撞到了一个人,那人比他高出不少,樱井后退了两步,帽子都掉了,才将将稳住身子。

那高个不知为何,看起来竟有几分眼熟。

“不好意思,对不起。”本捡起帽子想重新戴上,却突然被抓住了手腕,那高个的脸猛得凑近,樱井本能地皱起了脸。

预想中的拳头没有砸上他的颧骨,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脸前响起。

“你,是表弟啊。”

“诶?”樱井微微睁开眼,发现那似乎面善的高个正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

“……啊!”他看见了高个儿铲青的两鬓,终于想起了这人是谁,“松本さん的朋友!”

 

又坐回了刚刚离开的熟食店。

“来找你表哥?”

剧烈地点头。

“成年了么?”

头猛地停住了。伸手挠了挠鼻子,樱井生硬地嘿嘿了两声。

“麻烦了啊,没成年是没办法进这种店的。”

对面坐着的人扒着头发抬起头来,樱井立刻坐得端正,露出了自己最为乖巧的表情:“我就是想看看他工作的环境,什么也不会喝的,我发誓。”

“真的?”那人抬了下眉毛,好像瞥了眼樱井的头发。樱井立刻将帽檐往下扣了扣,盖住自己金黄的发梢。

“好吧。不过事先说明了,要是你惹出了什么事儿可千万不要说是我带你进去的。”

樱井就差赌咒发誓在胸前划十字了。

 

真是个和自己预想中完全不同的地方。

本以为就和电视里播出的一样,酒吧都是那种放着钢琴曲大家坐在吧台上安静喝酒的地方,没想到原来还有这么喧闹的。灯光打得细碎魔幻,地板上被不同的光斑划成好多凌乱的区域,音乐也是电子类的舞曲,客人大都是年轻人,跳舞的聊天的,各式各样的人,神色皆是快活又放松。

“这儿不算热闹了,等成年之后让你哥带你去club看看,那地方才叫闹呢。”高个儿在他耳边拉高了声音大喊,“你在这儿站着,我去和你哥说一声。记住,千万别喝别人给的东西啊。”

高个儿拍了拍他的肩膀,兀自离开了。

樱井压根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他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耳朵彻底被音量过高的音乐给震懵了,此刻听什么都像隔着层保鲜膜。他记得松本说过自己干得是酒保的活,于是顺着人潮往吧台的方向挤,只可惜人太多了,他又没经验,于是始终被堵在最外层,没办法靠近吧台。

但他已经能看见松本了。

松本穿着黑色的西装夹克,腰被箍出细细的一圈,有些长的头发被发胶固定成偏背头的发型,偏白的肤色在酒吧的灯光照射下,几乎是发着光的。

他垂着眼帘握着酒杯,即使是远远看过去,也比吧台里别的酒保要耀眼许多。

看着这样的松本,樱井兴奋起来,他隔着人潮高举起手挥舞:

“松本さん——”

叫喊的声音融进了乐曲中,没人能听见。

又喊了几声,才认识到声音在这样的环境里着实用处不大,樱井开始侧了身子往人群中挤。他的个子不高,劣势在此刻显现出来,他人的脑袋很快将档挡了个严实,樱井只能通过时隐时现的缝隙去确认松本的方位。人群拥堵,连伸出一只手都困难,更不用说插个人进去,他被挤得气喘吁吁,却也并没有往前前进多少。

再抬头一看的时候,情况却有些变了。刚刚那个独自调酒的松本此刻身边却多了个人,是个挺艳丽的女人,衣着稍显暴露,年纪看起来三十上下,真是青春与成熟交接散发着别样美丽的年纪。

她将手勾上了松本的臂膀,裸露的前胸挤上他的大臂。

松本似乎看了她一眼,没有拒绝。

樱井再次什么也看不到了。他突然剧烈地急躁起来,甚至抓住了身边人的肩膀往上跳了一下,旁人被他按得“嘿”了一声,可他一点也不在乎。

他看见那女人亲密地贴着松本,轻轻抬着头,凑近了他的的耳朵好像说话,这回松本的手上什么也没拿,只是躬身偏头,嘴角好像有笑。

好熟悉的场景。

他愣住了。

一下子失了力气,很快被向前涌动人潮挤了出去,踉跄了两下才在原地站住,樱井一把撑住了墙。

刚刚的画面还停留在视网膜上,和他脑中的某段记忆慢慢重合。樱井用掌根狠狠按住了眼眶,痛感有些迟钝的从眉弓一路蔓延至脑后,随后张开成网,将整个脑袋覆住了。

那个漂亮女人的手上好像带了好多首饰,两只手都亮闪闪的,他根本没有办法看清她的无名指上有否戴着戒指。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尖利的电子音乐终于冲破了耳朵上的那层保鲜膜,针似的无孔不入地钻进耳朵,震动使他站不稳。

不想再留在这里了。

走到门边,本想再看一眼吧台的方向,却被胆怯止住,逃跑似的离开了。

他没有看见在听完姗姗来迟高个儿耳语后,松本惊讶的表情。

tbc.

-08

日本好像没有身份证,不知道他们具体是怎么避免未成年人进酒吧夜店的,希望大家就,无视这个bug吧

 
评论(4)
热度(136)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