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番 06

-05

 

-06

松本待在家里的时间变得多了起来,他们能有更多的机会去与彼此相处。可房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热闹一些,安静仍支配着大多数的时间。

除去在图书馆时,樱井鲜少同相识的人一言不发的同处,这样的情况通常被称之为冷场。年轻人大都有些惧怕沉默,话少意味着不合群和不有趣,即便是说没有营养的废话,或是发出毫无用处的笑声,与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便不能保持沉默。仿佛一旦闭上了嘴,自己的某种特性就会被全盘否定似的。

可与松本就全然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与樱井的同学朋友们不同,松本话不太多,身上也没有高中生那份奋力想要表现自己的躁动劲,反而是冷淡又疏离,自顾自的松弛。与他相处时,沉默不再意味着尴尬的,而仅是一种普通的状态,樱井不用再绷着一根弦,随时预备着去附和谁的梗,他终于可以自如地选择说话与否。

樱井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

 

松本做菜的手艺也越来越好了。有一天樱井放学回家,甚至看见松本在边看一个奇怪的料理节目边认真做笔记。

“你在看什么东西。”樱井有些傻眼。

松本戴着眼镜看也没看他一眼:“昨天店里的熟客推荐的,说是非常有意思的料理节目,可以学到不少好玩儿的新菜式。”他用原子笔敲了敲本子,“我记了几条,待会儿可以试试。”

看着屏幕里将锅铲当成麦克风几乎要说起漫才的两个肌肉男,樱井面有难色的歪了歪头:“嗯……这个嘛……”

“不愿意的话到时候做好了你别吃就是了。”

“没有不乐意!”樱井立刻狗腿起来,“毕竟松本さん把东西随便炖一锅也很好吃。”他这两天正在得寸进尺地麻烦松本用晚餐材料做第二天的便当,此刻是万万不能得罪了人家的。

结果话音刚落,电视就灭了。不只是电视,大大小小的灯,原本运作着的空调全都在一瞬停止了运行,房间里霎时陷入一片漆黑。

“怎么了?停电了?我们没交电费么?”樱井四处摸索着想往松本身边凑,说话的声音都变大了。

“啊,忘记了!”松本一拍大腿,“楼道里贴了告示,说今天电路维护,要停电一晚,会在五点之前恢复电力。”

“诶————”

啪地一声合上笔记本,松本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没办法了,过两天再试新菜式吧,今天只能出去吃了。”

 

价位适中的西餐厅,有别具一格的室内布置和态度热情得恰到好处的店员,位置不算特别醒目,却依旧顾客不少,看来起来在年轻人中声望不小。

店内播放着舒缓悦耳的歌曲,一位女中音正在喃喃低语,房内光线昏暗,每个餐桌上都放着一盏复古的台灯,发出的亮光仅能照亮对坐着的彼此,顾客们仿佛置身在仅属于他们的私密空间里。

还有一小支新鲜的玫瑰似明似暗地靠在台灯的阴影里,气氛十足的浪漫。

而樱井却全然没有在乎这些,他大刀阔斧地对付着面前的牛扒,动作极大,吃得极快。

松本不忍目睹地捂住了小半张脸:“干嘛吃成这样。”

“唔?”樱井这才抬起头,发现松本刚吃了一点点,“反而是你吧,为什么吃这么慢,牛排冷了就不好吃了啊。”他站起身捏起了被松本挑出盘里的柠檬,自顾自地将它挤了上去:“这个浇上柠檬汁会更好吃哦。”

“喂!”松本小小地惊呼了一声,“要是变得很难吃这顿就你付钱。”

“好啊,反正不会难吃的!”

往对面翻去一个白眼,松本小心的切下一块挤过柠檬汁的牛排塞进嘴里,嚼了几下,睫毛扇了扇。

“好吃吧。”樱井信心满满的模样。

“真的。”松本吃惊不小,“这家店我常来,但从没有这么试过,可恶,好不服气。”

樱井哼哼笑了两声,低下头继续切牛排。

“对了,”松本补充道,“你还是吃慢一些,我们要在这里多呆一会儿,家里没电空调没办法用,太冷了。”

“啊。”樱井张开了嘴。

 

让他吃得慢太难了。

樱井从小接受的是“食不言”的教育,又对吃饭有着常人没有的仪式感,因此在用餐途中除去吃饭本身之外什么也不会想,总是吃得又快又干净,还常因为这一良好习惯被调笑应该进自卫队。不想人生原来也是有需要慢慢吃饭的时候,这下反而有些束手无策了。

于是他停下了手,托着腮,开始凝视松本。

松本只被盯了三秒就开始全身发毛:“你都吃完了?”

“没啊。”

“那怎么不吃了?”

“你让我慢慢吃的啊。”

“……”举起水杯喝了一口柠檬水,生生压住了自己翻白眼的冲动,“你只会全速前进和停止么,减速会不会。”

“今天之前都没试过,可能比较难。”

“……那你试试一边说话一边吃,来和我聊天。”

“……”这丝毫不比减速要容易啊!

先前盛赞过的“沉默氛围”在此刻也变成了障碍,他看着对面人低垂的睫毛与微微鼓起的腮帮,脑子里半句话也没有。

憋了半天:“你打工的酒店名字叫什么?”

惨了,会不会越界了,看起来他不像是那种愿意与房客分享私人生活的人。

松本却连叉子也没有停下:“电气石。是不是很蠢。”

“没有没有。”樱井呆了一下,随即又高兴了起来,他想松本其实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说不定还是自己的胆子太小了。

于是乘胜追击,又问了一个:“你家是不是就在东京?”

松本抬起眼睛:“你又为什么离家出走啊。”

被毫不留情地反将一军。

 

尽管他们用尽了全力,但也不过是从六点半吃到了九点,面对服务生接二连三投来的驱赶的眼神,松本和樱井还是没能与之抗衡,付了钱离开了餐厅。

“啊好冷。”一走上街,樱井恨不得把整颗脑袋都缩进领子里,他瞥了眼内搭是高领毛衣一脸怡然自得的松本润,皱了皱鼻子抬起腿冲着家的方向开始飞奔。

“喂,你没钥匙啊。”松本冲着樱井的背影喊。

背影跑远了。

 

回到家门口,果然看见一个白团子在不停地原地跺脚。

“你回来的太慢了!”白团子从衣服领口里伸出了脸,“我跑出了一身汗,现在背上都要结冰晶了。”

“我提醒你你没钥匙了。”松本嘴上反驳他,手上却把门开得飞快。锁一打开,将像赶小狗似的将樱井往屋里推:“热水器里应该还有热水,你快去冲个澡,要是觉得水要冷了就赶紧出来,要是生病了没人照顾你!”

好在都是男孩子,储水器里那些热水足够洗一个结结实实的热水澡了,樱井腾着一身白气走出来,发现凳子上堆着好厚的毛衣和羽绒服。

松本把自己裹得像个熊,坐在好几根白蜡烛里,手上拿着一本书。

“先穿我的厚衣服吧。”熊说。

“你这样看起来好像是要做法了。这么暗看书,也不怕瞎。”

“那怎么办,没电,什么也干不了。”

樱井穿好了衣服走到他旁边,挪开两根蜡烛,将自己也收进了法阵里面。

“现代人好失败。”他往松本的方向挤了挤,突然大喊一声:“啊!好无聊啊!”

松本手一抖,书差点让烛焰燎着,他忍无可忍,用书脊敲上了樱井的脑袋。

 

实在无聊,也不能为了一个晚上赔上一双眼睛,两个瑟瑟发抖的人最终决定早点上床,毕竟哪里也不会有被子里暖和。

窗外的枝丫被大风吹得嗖嗖作响,时不时打在玻璃窗上,像蛰伏的兽的爪。整片住宅区都是一片漆黑,此刻反倒显得星星格外亮。冬天的夜空又深又凉,像是块巨大的海底沉冰,冰上有好些裂缝,漏出不少光来。

松本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转身冲正费力往沙发上铺被子的樱井说:“今晚来床上睡吧。”

“啊?”樱井举着枕头停住了。

“想睡沙发也随你。”

他这才反应过来,一下子抱起被子,欢天喜地地跟着松本钻进了房里。

刚爬上床就被指着鼻子威胁了:“知道你睡着之后声音很大,今晚给我忍耐一下,否则……”

“一定努力!”

本就一片漆黑,也就不存在关灯这样的事情。浓度过高的黑暗模糊了五官,大家都变成一支影子,没有表情,仅剩轮廓。面对影子似乎会刺激人的倾诉欲,樱井突然特别想要说话,他翻了两次身,最终将脸转向床沿,嘴巴藏在被子里,闷闷地开口。

“我和我妈吵了一架,我怀疑她出轨,把她惹哭了,弟弟也说我是坏人。我……我其实不是想指责她,甚至没想说出来的,可是最终还是没忍住。我觉得对不起她,可又没办法不生气,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件事,只好先和她说回学校住。”

说完便开始后悔了。家丑不可外扬,自己也糟糕透顶,不该把这样的理由随便说出口的,害怕松本从此会用别的眼光看自己。要是得到了安慰该如何回复,要是被劝回家和妈妈道歉又该怎么拒绝,睡前说这样沉重的话题对方也很为难吧,实在是不该说的。

都是停电的错。

“我的老家确实在东京。”背后传来了松本的声音。樱井后背一僵,随即才反应过来他竟然是在回答自己吃饭时的问题。

他反倒有些不知该怎么回应了。

好在松本似乎也没打算等他的回应。

“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就这样微妙的安心了下来。他转过身面朝天花板,余光往旁边瞥了瞥,看见了一个后脑勺。

松本さん的头发真是挺长的,床不算太大,睡觉的时候会不会压到啊。

那样肯定会被从梦中打醒吧,要注意一点。

他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终于闭上了眼睛。

 

朦胧中听见了“滴”的一声。

樱井翻了个身,模糊的视线里看见空调似乎闪了一下。

来电了!

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原本想翻身起来找空调遥控器,却感受到后背处正贴着一团热源。樱井往旁边挪了挪,热源又很快贴了上来,他尽量轻巧地扭过身向身后看,看见了一个毛茸茸的发顶。

松本好像将整张脸都埋在了他的背上。

樱井僵在原地不敢动了。

是怕冷么,如果这个时候离开他会不会醒过来啊?

他在床头柜上摸了一通,没能摸到遥控器,于是将盖在松本身上的被子又向上拉了点盖住了眼睛,随即打开了台灯。遥控器倒是找到了,不过习惯黑暗太久的眼睛猛地一下遇见强光,樱井觉得自己可能瞎了一两秒,他努力让自己的身体不要离开松本的取暖范围太远,伸长了手臂将床头柜角落的遥控器拿在手里,看也没看一眼,直接按了ON,然后心满意足地缩回了被子。

这下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还稍稍往松本身边靠了靠。

他感到手臂旁的那颗脑袋轻轻的蹭了蹭。

 

松本是被热醒的。

他梦见自己被一块巨大的烤年糕盖住了,动弹不得也呼吸不畅,就在快要被压死的时候拼尽全部的力气翻了个身,终于从年糕的身下逃了出来。

然后他就醒了,发现自己把身上盖着的所有被子都打掉了。

空调正在嗡嗡运作,房间里暖和的不行。

大概是半夜来电的吧。别是按照启动设置从最高温度直接开始运行了,昨晚可是特意盖了两条厚被子啊,难怪会被热醒。

他揉了揉睡得有些僵硬的脑袋,想着今天上午没有早课,决定去厨房拿杯水再来继续睡觉,脚踩上地板的时候突然想起昨晚好像不是一个人睡的,可此刻床上却确实只剩自己一个人没错了。

嗯?还有个人呢?

走到床另一边,发现那个不见了的人这时候正赤裸着上身趴在地板上睡得香甜,被子和裱花的奶油似的在背上堆成了一堆,头发乱七八糟,整个人惨不忍睹。

上衣不知道为何被扔在了离床相当远的地板上。

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松本直径走进客厅翻出手机,回来对着樱井连拍了好几张。

太变态了。

松本看着屏幕里像素不高的照片,表情明明嫌弃得要死,眼底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tbc.

 

-07

 
评论(3)
热度(189)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