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番 05

-04

 

-05

松本也算的上是经验丰富,因此在感受到头疼的那一刻,便明白自己昨晚肯定又玩儿得有些过了。

但和先前那些宿醉的早上不同,不再是置身沙发或是地毯,也没再穿着前一天那些硬邦邦的皮衣牛仔衫还被项链戒指硌出淤痕,他此刻躺在绵软的床铺里,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

一条内裤?!

松本猛地翻身坐起来,起得太猛,头疼的一阵眼前发白。

啊,是樱井吧……肯定是他。

那还真是麻烦他了。

穿好居家服,踩着还有些虚浮地脚步挪到客厅,果然看见樱井正盘腿坐在地上,面前摊开着好几本课本。

“今天不上学?”嗓子好像还黏在一起,发声的时候牵扯着发疼。

樱井猛地抬起头:“诶你醒啦,今天是周末嘛。”

松本点了点头,随即又捂住脑门,“咳,你,会做醒酒汤么?”

“不会……”

“……”他摆了摆手。

松本扶着脑袋慢吞吞地往洗手间挪,身后传来了个有些不安好心的声音:“松本さん,昨晚醉的可是相当厉害哦。”

“啊,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没有的事!松本さん一点儿也不闹,特别好安置,除了一直在哭之外别的都很好!”

“哦是么……什么?!”

松本从门里蹿出来,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我昨晚怎么了?”

“一直在哭。”

“你胡说!”松本恶狠狠地瞪着似笑非笑的樱井,视线几乎要在他脸上射出两个柚子大的洞来。

樱井巍然不动。

松本有些迟疑地伸手摸了摸脸,脸颊是干的,眼头也没有丝毫酸涩的感觉,他放下心,刚准备继续驳斥,却被樱井抢白了。

“我当然会帮你洗脸啊,怎么可能让你哭得乱七八糟就这么睡了。”

松本的脸慢慢涨红了,他开始动摇,“你给我闭嘴!”声音扯高了不少,全是气急败坏的味道。

“一直在说想家啊,叫爸爸妈妈,诶——松本さん意外是个恋家的人呢。”樱井还得寸进尺地学了两嗓子,直至松本真的要向他冲过来了,才一溜烟地躲到了沙发另一头。

松本被气得半天说不出话,看着樱井从沙发扶手上露出的圆溜溜的眼睛,酝酿了半天,最终也只是徒劳地挥了挥手:“你给我等着!”

他冲回洗手间,泄愤似的开始刷牙,力度太大了,牙根一酸,吐出的泡沫都带了血丝。啧了一声,打开水龙头,流水哗哗冲走了泡沫,他从镜中看见了自己的脸。

眼睛丝毫红肿也没有。

“樱井!”水没有关,拖鞋也掉了一只,“樱井!你给我过来!今晚不许睡沙发!给我睡地板!!!”

 

昨晚的事情松本确实记得不甚清楚,记忆在酒吧里就断了——他喝多了之后记性不太好,万幸酒品不太差,目前还没做出过什么不可挽回的举动。

如今会被樱井这么嘲笑,说到底都要怪他那群狐朋狗友,尤其是小栗!

他这两天正在向老板申请减少一些工时,理由是即将学期末,要开始好好准备考试和复习。

老板好像有些将信将疑:“离学期末还有一阵吧,这么早开始准备?润ちゃん今年好认真啊。”

“嗯,今年课业难。”他挠了挠脸,不知为何,好像有一丝心虚。

好在店里不缺人,松本也几乎不怎么休息,老板不再详细打听便同意了他的要求,顺嘴还把这件事和熟客们说了。

小栗当晚就开始借题发挥。

“诶——润くん要是当班的时间少了不就不能一直喝到打折的酒了。”他没骨头似的赖在吧台上,嘴里哼哼唧唧。

松本转开身子,背对着他。

“润くん好无情啊!你不在的时候我们要多寂寞!学习比我都重要嘛!”

“……”越来越多的顾客往这儿看,熙攘的人群也默契地给他们让出了一方小空间,松本发誓他看见了老板不怀好意的坏笑,他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能忽视小栗的哭天抢地,将一瓶开了盖的啤酒敲在他的面前,泡沫溢了一桌。

“别嚎了!”把酒瓶往小栗面前又推了推,“今晚我请你行了吧。”

“好啊好啊。”立刻恢复成一张眉开眼笑的脸,“润くん也要一起来哦。老板,账都从他工资里扣哦。”

他全然不管松本的反抗,直接环住脖子将他从吧台里拽了出来。早已在旁边虎视眈眈的几个人见状立刻扑了上来,松本哪里还有挣扎的余地,只得和他们一起闹了起来。

 

会被他唬住一定是早上没彻底清醒的缘故。

松本边回忆边戳着那个依旧很丑的鸡蛋,盘子被筷子划出刺耳的尖叫。

自己是怎么也不可能说出想家想爸妈这样的话的。

……至少不会说出想爸爸这样的话。

“不吃了。”他把盘子一甩,叮铃哐啷一阵响,“去洗碗。”

“是。”正低头正坐着的樱井麻利地爬起来端着盘子冲向水池。

然后又退回来了几步:“啊……对了,松本さん,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你……”

“哈?!”

“还是过会儿再说吧!”脑袋迅速缩了回去。

 

下午,松本在房里看书,正看到有些厌烦的时候,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干嘛。”依旧没有好脾气。

一个精美的盒子被举到了面前:“同学推荐的近期最热门甜点铺的黄桃蛋挞,好难排队的。”讨好的脸从盒子后面露了出来,“松本さん,对不起啦。”

松本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喜欢黄桃。”

“诶——!”

可还是把盒子提走了。

这大概已经算是得到原谅了吧。没去揭穿松本心口不一的行为,樱井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地走进了卧室。他看着松本居家服背后的暗纹没注意前人的动作,一下撞上前面人的背。

“干嘛还跟着我?”

“啊,不是还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来着嘛。”

“说吧。”他坐在床沿上打开了包装盒,不愧是近期大热的甜品铺,即便是因为碰撞稍稍损坏了一些形状,但依旧保持着精致的样子。

松本捧起蛋挞,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

樱井看见他的眼睛亮了一下。

“怎么样?”

“还行吧。”他皱起了眉,做出格外苛刻的样子,“比一般的黄桃好吃一点,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

现在大概是彻底没问题了。樱井看着捧起了第二个蛋挞的松本笑眯眯地想。

“所以呢?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事情?”

“啊!是这样,额……松本さん,请你不要对我接下来说的内容感到生气,我是为你好的!”

松本被他煞有其事的模样震慑住了,停下了咀嚼。

“就是……你打工的时间太久了要注意身体啊钱虽然很重要但是没有健康重要还是适当的增加一点休息的时间吧!”

他憋了一口气一个标点没加飞快地说完,随即皱起来扭过头有些不敢看松本接下来的反应。

“啊,就这个啊,谢谢你了。”

“诶!你不生气么!”

“我怎么在你心里就这么容易生气啊?这有什么好气的。”松本把放在腿上的盒子递给了樱井。樱井本以为他是想让自己扔掉,拿在手里才发现,原来还剩下一个蛋挞。

“那,那你会采纳我的意见么?啊好吃!”他捏着蛋挞睁圆了眼睛,“推荐的还真靠谱啊。”

“嗯……其实我已经有和老板说过这件事了,最近学校有些事要忙,会稍微少打一些工的。”

“可是你不能仅仅是因为要忙学习而减少打工啊,这不是依旧得不到休息?你得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体。”

“你好烦啊。”松本被樱井浓度过高的关切弄得有些不适应,“小小年纪怎么想事情和妈妈一样。话说你不会是一个人呆在家里觉得寂寞或者害怕,才想让我多点时间休息,留在家里陪你的吧?”

“哈?!”

“啊,脸红了,”松本慢慢凑上来,鼻子贴着他的耳廓,“莫非是我说中了?”

“你这家伙!我明明是关心你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啊!”樱井一下子站起来,拎着包装盒一脸气急败坏,“那随你便吧,睡几个小时都随便你。”

 

没有想到,樱井的脾气远比松本来的要大上许多,直至晚上松本离家去打工前,他都仍旧保持着那副气哼哼的模样。

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松本翻了个白眼,但却和往常一样给他留了一份晚饭。

不过只是碗素面。

一到店里,就见老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松本被盯得头皮有些发麻,撑着胆子上前询问:“老板,有什么事么?”

“知道你们昨晚喝了多少么?”

松本心里警铃大作,脸上的笑都要挂不住:“多少?”

“你前半个月的工资就别领了。”

“啊?!”

“这还是打了折之后的。”老板温柔地补了一句,“对了,新排班表给你。”

松本无话可说了。他看了眼自己到新年前的新排班,想起前两天才在杂志上看上的最新款的项链,心里将小栗和樱井彻底暴打一遍。

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再说把工时加回去了。都怪那个小鬼,不然也不会……诶?

松本倒酒的手停了一下。

竟然迁怒起了樱井。决定减工时和他又有什么关系,明明是今年的教授实在是太难搞了。

但如果他不在的话,教授再难搞自己也不会这么早开始调整时间吧。

他突然想起了昨晚向老板说明情况时那丝莫名其妙的心虚。

手一抖,水加多了。他啧了一声,将整杯酒倒掉,重新开始制作。

 

今天回家的时间比以往要早一些,打开门的时候,看见了樱井有些惊讶的脸。

“拿着。”松本将新的排班表拍在了茶几上。樱井那期纸看了看,表情即刻松弛了下来。

“满意了没?你有空还是多关心自己吧,今天作业做完了吗?”

“早做完了。诶你可别期末之后又开始压榨自己啊,寒假之后一个人打三份工什么的……又不缺钱,是真的会死的。”

松本翻了个白眼:“那时候的事那个时候再说,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少爷,要真的这么操心放假了欢迎你来监督啊。”

说完这句后两人都沉默了。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卧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只留樱井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电视机里喧闹的节目在脸上留下五颜六色的色块,音质不好的音响里传来的罐头笑声格外刺耳。

樱井突然扯着喉咙嚷起来:“喂,松本さん,我今天到底能不能睡沙发啊?”

“不能!给我睡地板!”即便是隔着门,声音依旧也中气十足的。

他瘪瘪嘴,老大不情愿地将原本摊在沙发上的被褥拉到地板上。

卧室的门开了条缝,伸出小半个脑袋:“……橱子里还有一床被子,记得垫在下面。”

樱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tbc.

 

-06

 
评论(3)
热度(166)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