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番 04

-03

 

-04

“太夸张了吧!这不是几乎没有休息日嘛!”樱井拿着松本递给他的表格大呼小叫,随即被拍了一下脑袋。

“吵死了。不打工哪来的钱租这种程度的房子。”

“果然还是让我付一点房租吧,否则松本さん也太辛苦了!”

眼看前几日的画面又要重演,松本眼疾手快地伸手按住了樱井的脸。

“既然这么有钱就自己出去找房子住。”

手下的那张脸委屈兮兮地将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其实也不只是钱的问题。

酒吧里的打工时薪很高,再加上客人们给的小费,虽说在衣服和饰品上有些不必要的追求,但一周四次仍旧足以支付日常生活。只是那么多的空闲时间也没有什么用,不过是一个人呆着,不如去工作,有钱有酒还有朋友。

 

因为打工的缘故,樱井与松本其实并不太常见面。初住在一起的时候还有些顾忌,松本会勉强自己,努力在樱井离家之前起床,如今彻底松懈了下来,就再也没有这些讲究可言了。除去有早课必须早起的周一,连续几日根本见不到面的情况也常有出现,多半是回家的时候另一个已经睡了,起床的时候另一个还没起来。

因为日程的缘故对话也不太多,必要的交流大半通过便签来解决,疏远的距离虽然有些寂寞,但是反倒缓解了与陌生人成为室友而带来的不可避免的紧张。在几乎不侵犯彼此私人空间的情况下,他们慢慢习惯起这样的生活。每天早上樱井会顺便给松本也做一份早饭,都是简单的吐司夹午餐肉,有空的时候会加上一个煎得丑丑的鸡蛋。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晚上回家的时候也能够看到松本留给他的晚饭,原先只是外卖或是简单的汤面,近日来菜色竟然在慢慢变得丰富,看来也是私下做了一番努力。

这不是对夸他做菜有天赋很受用嘛!

樱井嚼着秋刀鱼心满意足。

不过也不知究竟是自己算错了时间还是工作上出了变动,这才刚到月中,松本さん似乎已经把他本月的休假时间给用完了。

难不成接下来半个月要全程无休么?再怎么缺钱和短眠也不能这么折腾自己。

樱井盘算着得和他谈一次,虽说大概是听不进去的,但也不能就这么放任他。

吃完晚饭想起家里的厕纸即将用完了,准备散步的时候顺便去楼下便利店买一些,却在收拾碗筷的时候发现一打还未拆封的厕纸已经放在柜子里。顺势检查了一遍家里其他的日用品,才发觉原本少下去一半的洗衣粉已被填满,牙膏也买了两条屯着,连洗洁精都多买了一瓶。

樱井捂住了脸。

怎么已经出来住了却还被人这么照顾着,明明只要在便签上说一声就好的事情,贴心得过了头。

自己还是被太过娇惯了吧。

猛然间再次被生硬地揭穿了自己幼稚的本质,他重新想起了那天与母亲吵架的光景,那种无能又挫败的感情又回来了。

毫无生气的房子突然就变得难以忍耐,他在房子里来来回回走动,拖鞋在地上啪嗒啪嗒的。路过松本卧室门口时往里看了一眼,看见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烟盒。

他停下了。

樱井并没在松本的身上闻见过烟味,这是他第一次察觉原来那个男人是有在吸烟的

未经同意进别人房间显然不符合樱井的处事道德,可被烟盒勾起的一点儿小心思就像时挠不着的痒一样缠着人不放,他又来回走了几圈,焦灼不减,最终咬了咬牙套上了件松本的外套跑下楼去。

还在饭点,烟酒店的老板嘴边沾着米饭招呼他买烟。他把头狠狠的低下来,用久没修剪的长刘海盖住了大半的眼睛。不怎么认识香烟的牌子,随手指了一个就买了,还买了最便宜的打火机,付了钱后迅速的放回衣袋里,快步跑回家。

回到家之后第一件事是打开抽油烟机。拆开香烟的包装想要拿烟,却发现香烟插得太密,根根紧贴在一起,他指甲太短,竟然没办法抽一根出来。又狼狈地折腾好久,弄皱了不少根烟卷,才将将抽出一根完好的。

把姜黄的滤嘴要在牙齿间,手滑了两下才点燃打火机,火苗蹿得比预想的要高,樱井猛眨了两下眼皮,终于要将火苗移到香烟末端。

没想到竟然点不着。

烟卷浅浅撩着了一半,冒出一缕青烟,往里吸气却不见烟头再燃起来。樱井觉得奇怪,又试了一次,竟然还是不行。

难不成买到假的了?

怎么会有这么不顺。

他生起气来,牙根咬死,滤嘴上留下深刻的痕迹,深深地吸气一边又试了一次。这次倒是成了,烟头终于亮起红色的火光,一股浓烟毫无预警地被吸进肺里,味道比想象的要呛太多,他觉得头晕,一时有些站不稳,本能地伸手扶住了墙。

香烟还被咬在牙间,青烟往上飘,熏进眼睛里,被辣出了眼泪。

实在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他边挣扎地眨着眼边夹出烟,把还剩大半的烟卷就按熄在了灶台上。

不舒服的感觉又盘旋了一会儿才肯离去,樱井关掉轰轰作响的油烟机,将自己砸进沙发里。

明明烟酒都碰了,可竟然觉得自己更加幼稚和可笑了。

成熟不是能靠沾染这些东西来作为佐证的。

怎么还顿悟出了这种好像班主任班会结语词一样的感悟。

蠢死了。

 

尼古丁可能真的有提神的功能,樱井这晚再次失眠了,在沙发上翻来覆去好几下之后,他又偷偷把手伸到了沙发垫下,捏住了自己已经藏起来的烟盒。

要不……再试一次?

呛着的感觉不好受,那股烟熏火燎的滋味儿好像还郁在喉咙口,况且抽烟对身体不好,万一真的上了瘾,除了伤身还得费钱,自己现在也没多少钱。

但,买都买了,浪费也是费钱啊。

他捏紧了烟盒下了决心,把手从沙发垫下抽出来翻身坐起,还没来得及披上外套,就听见门外一阵平平砰砰的喧闹声响起来。

夜里安静,一点动静都格外清晰。这是几个嘈杂的人,杂乱的脚步声与喧闹的说话声,顺着楼梯慢慢往上延。明明已经超过两点了,还这么大动静,隔着门都能听得见,太扰民了吧。

樱井刚在心里抱怨,却听那些脚步声竟停在家门口了。

他心里一惊。难道是……?!不对,小偷万不会这么招人耳目。

还没想明白,就又听见他们说话了,这次清晰了许多,连对话内容都听得分明。

“啊,终于到了!喂,下来了,别赖在我身上了,到你家了。”

?谁家?醉汉走错门了?

“这家伙醉的不成样子,旬,所以让你直接带他回你家不就好了。”

“那他会生气的。他从来不肯去别人家过夜,也不让别人来自己家,我都到他家门口好几次了,可一次都没进到房里过。”

“诶?难不成金屋藏娇了?”

“那不如趁机把他钥匙搜出来看看房子里有没有什么小女朋友?”

“还是别闹了,等润醒了你们就完了。”

门内的樱井愣住了。

醉汉是松本さん?

他犹豫着该不该开门将松本迎进来。一来是不清楚松本愿不愿意将自己与他同住的事情被朋友们知道,还是觉得经过了刚刚那样的语境自己若是此刻出现,身份好像就会变成他们嘴里的那个“小女朋友”。

才不是什么女朋友。

高中生不合时宜的胜负心跑了出来。

论长相,那也是松本さん才该是“女朋友”。

外面的闹剧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声音越发大了,他好像还听见邻居骂人的声音,在这样不管下去事态恐怕会一发不可收拾。樱井决定在心里默数十秒,要是十秒之后松本さん还不恢复神智,那,那就只能开门接人了。

10,9,8……

奇迹当然不会出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莫说十秒,半小时人也未必会醒。樱井将头发揉成鸡窝的模样,咬了咬牙,哐一声打开了门。

外面的人瞬间就噤声了。

樱井看见有个人颤颤巍巍伸出了手指:“啊,女朋友。”

呸!

他装出一副才睡醒的模样耷拉着眼皮:“诶,你们?诶?表哥?”

“表哥?”

樱井伸手指了指趴在个子最高人身上的松本:“你们不是来送我表哥回家的?他是不是喝多了?”

“啊,啊是。”这群人才回了神,高个摘下背上的松本像是移交什么贵重物件儿似的放进樱井怀里,“你表哥喝多了,稍微注意一点,不好意思我们太吵了。”

“没事没事,是我们麻烦你了,不好意思啊。”

他瞥见刚刚伸手的人一脸失望的表情,想笑,狠狠忍住了。

 

tbc.

 

05

没有存货,写到哪儿发到哪儿

 
评论(4)
热度(163)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