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

大家好,我来打脸了,欢迎大家嘲笑
……真是太低估了这个CP了,我竟然是还有话要说的。



房间里烟雾缭绕的。

早上刚下了一场不利落的雨,云尚未散去。空气潮而凝滞,蝉高声叫嚷,树叶固在枝头,几乎没有风。

不大的出租屋里所有的窗户大开着,可烟雾丝毫没有散去,全结在房内,空气混浊,气味刺鼻。

樱井和松本一人占着屋子的一角,面前各摊开着许多书籍纸张,都正为工作苦恼不已的样子。

房间中间的烟灰缸已经满了。

樱井的论文卡了有一段日子,有一处要点无论如何无法攻克,他跑了好几天的图书馆,可找到的数据资料依旧不足以支撑他的论点。明明结论已在眼前却无法找到到达的路径,他烦躁地将面前的课本合上,砰地一声响,灰尘飞起了好些。

隔壁松本的状况不比他好到哪里去。

他头一次出演这样一个还算的上重要的角色,这是模特向演员转型的第一步,要是开篇不顺,想要再做努力可就困难了。剧集本身的剧情就有些繁琐,角色设定身世沉重性格矛盾,他花了大量的时间研读剧本,可还是没办法精准的把握这个人物的心理。

樱井将大部头砸起来的时候,松本刚巧抓住了一丝灵感。可惜“砰”得一声,灵感就扇扇翅膀,又飞远了。

松本皱起眉,伸手揉乱了早就没了形的头发。

拿出烟盒,发现里面只剩下寥寥几根,松本抽出一根咬进嘴里,盘算着等到太阳下山的时候去售货机买上几盒。

“少抽一点吧,你抽得太多了。”手腕却被捏住了。他抬起头才发觉樱井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眼眶乌青,神色疲倦又浮躁。

松本挣开了他的手,偏过头瞧了眼放在樱井身后不远处的那本厚重的书:“你抽得不比我少。”

他的语气不太友善,字里行间的情绪牵得樱井也皱起了眉:“我这是为你好。”

“哈?”松本的声音大了一些,“在为别人好之前先把自己照顾好吧,我也是在为你好。”

樱井彻底被他激起了火气,他向后退了一步,在两人间拉开一点距离,抱起臂,眼神冷了下去:“麻烦你不要把工作不顺带来的坏情绪发泄在别人身上。”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一直盯着松本的眼睛。樱井现在的的情绪也不好,把话说得重了些,按照松本的脾气,紧接着挥上一拳也不无可能。

松本在他的声音中沉默地回看着他。樱井说完后他抿了抿嘴,突然蹲下身去伸长了手臂,将放在屋中央的烟灰缸拉过来,然后猛地扣了在地上。

烟头被困在地板与烟灰缸中挤成一团,不少烟灰撒出来,散了一地。

他没去管满地的烟灰,就这么盘腿坐下拿起了烟灰缸。烟头太多装得太满,好几根挤在容器里里落不下来,松本抖了抖,抖出更多烟灰。一些飘进了眼睛,激得他红了眼角。

“你看。”他拾起一根伸长了手臂,“看见牙印了么?这是你抽的。”他龇着嘴巴点了点下牙,“你可没整过牙。”接着就不再理睬樱井,认真地将那些烟头划分起归属来。

刚才稍稍升起的一点点愧疚之情已经完全不见,樱井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狼藉中的松本,嘴角扯出了一个近乎冷笑:“不可理喻。”

接着就拉开大门冲出去。

门合上时带出了一阵风,又把烟灰扬起不少。松本捂着口鼻咳嗽了两声,将手中那支牙印稍微有些乱的烟头攥得紧紧。

 

雨突然就落下来了。樱井毫无准备,跑进便利店时早已被淋了透湿。

便利店里还有几个他这样的人,都是被夏季的骤雨弄得猝不及防。他看见一位上班族边掸着身上的雨水边夹着手机打电话:“来接我一下吧,就在楼下的便利店了。好啦没听你的话带伞是我不对,知道啦知道啦……”

樱井往旁边站了站,离这位上班族远了一点。

趁便捷雨伞还有剩余,樱井赶快抢了一把,反正也不会有人来接,还是自己解决问题的好。

可接下来要往哪里去呢?

他去付款的脚步犹豫了一下。

收银台是香烟的销售柜,樱井握着伞转了个弯凑上前去打量,便利店里的品种不太齐全,但最常见的几种也都有。

他和松本一直抽一样的烟。

倒不是因为口味一致,只是这样比较省事又省钱。樱井其实偏好万宝路,可松本却更喜欢七星,他说七星的味道稍微淡一些不会太影响声带,而樱井则会笑他都已经沉迷尼古丁了,却还想着养生。

“这是职业需要。”松本会在这时候冲他翻白眼。

他站在柜前看着一个个小盒子出神,最终又挑出两盒七星,连着快捷雨伞一起付了钱。

 

站在公寓楼下的时候连鞋也湿透了,泥巴沾在裤管上,浑身上下都是水气。

已经走到这里也没有什么犹豫了,樱井捏着揣在口袋里的两盒七星,走进了公寓的大门。

打开房门时屋里暗得很,雨云遮住了太阳,屋里也没开灯。他凭着窗户中射进的浅淡的光看见松本仍保持着那个姿势坐在原地,面前放着两堆烟头,烟灰却不见了。

扫帚还靠在墙边。

樱井带上了门,咔哒一声轻响。他走到松本面前蹲下,将两盒七星递到他的面前。

水顺着发梢衣角往下滴落,一会儿就滴出一片不小的水迹。松本没接他的烟也没有看他,他站了起来走进洗手间,抱出大浴巾,一股脑全扔在了樱井的头上。

樱井的整颗脑袋都被浴巾盖住了,房间本来就黑,这下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听见松本的脚步声向他走来,拖鞋趿拉在脚上,吧嗒吧嗒的:“我数过了,还是你抽得多。”

他猜松本此刻一定正伸手指着那两堆烟头,他说话时喜欢做动作,即使知道自己根本看不见也改不掉这个习惯。

吧嗒吧嗒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视野没有被浴巾盖住的部分出现了一双白皙的脚,松本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的脑袋被连着浴巾一起抓住了,松本用可能会扯痛头皮的力道开始帮他擦头发,声音也咬牙切齿的:“你抽了半包,而我比你少两根,还让我少抽些,你更应该少抽点吧。”樱井跟着他的动作摇头晃脑,擦了一会儿,就揽住了面前人的腰。

“那我们都少抽一点。”

松本停也没停:“……好。”

头上的动作稍微变轻了一些,樱井摇晃着脑袋在浴巾后闭上了眼睛,他的另一只手拂上了松本的脊背,顺着他凸起的脊柱一点一点抚摸:“你会演好这个角色的。”

松本终于将他头上的浴巾扯了下来。窗外雨声渐小,光线稍微亮堂了一些,他看见了松本青白的脸色与起了些皮的嘴唇。

“那当然。”他咬着嘴唇上的死皮,仍旧没有看向樱井“等拿到这次的片酬,我们就可以换一个大一些的出租屋了,到时候你可以去别的房间学习,随便怎么扔书都没事——”

在松本将自己的嘴巴咬破之前,樱井堵住了他的嘴。

蝉又开始叫了。


Fin.

 
评论(28)
热度(299)
© 胶囊|Powered by LOFTER